SCP-1692
6527.jpg

未经证实的SCP-1692-1相片,摄于18██

项目编号: SCP-1692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692收容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中部一面积2.77平方千米的沼泽地处,场地周围须以铁丝网围住。边界每五百米须设一哨岗,并时常以假扮为公园警卫的安保人员巡逻。在有平民突破收容的情况下,须以所有非致命手段全力寻回人员。

描述: SCP-1692-1指位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St.Landry Parish的一成分不明的实体。SCP-1629-1最常见的形态是一个全身沾满污泥的少女,但也观察到以部分哺乳动物和/或最后出现于收容地区距离█米内的失踪人士。

SCP-1629-2指位于收容地区正中心的一个填满了泥水的地坑。至2014年为止,在SCP-1692-2内已发现31具人类尸骸以及24具动物尸骸。十四具尸骸以确认为于191█年与195█年之间失踪的当地人士。有时新的尸骸会从坑中出现,但持续的监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进入过地坑。

当有人孤身进入受影响区域时,SCP-1692-1会出现得更频繁,似乎会试图带领或引诱人士跟随他们。该人士最后会消失,且其所有踪迹(包括脚印,掉下的物件和服装)都会消失。
在数日至数周内,一个SCP-1692-3个体会出现在区域内并在可能的情况下试图离开。记录过的SCP-1692-3个体与失踪的人士面貌极其相似,但有畸形或遭到过肢解,包括:

  • 四肢缺失(没有被切割的痕迹)
  • 器官缺失(包括被完全开膛)
  • 脑水肿
  • 失忆症,通常附带有人格解体(活着的个体没有对近期事件的印象,形容自己的经历为“如梦一般”或“真假难辨”)

在记录过的个体中,84%有生理上的不一致,如血型不同,器官老化,头发或眼睛颜色不同,流利使用个体之前不会的语言,以及个体与受影响之前不符的部分感知退化和/或进步。另外,54%的个体身上有活体解剖留下的刀痕与缝线。

除了两个特别案例之外,所有SCP-1692-3个体都由于这些变化而在被发现后很快死去。

历史: SCP-1692于1938年第一次为基金会注意。数名儿童在██████湖附近失踪数日后被找回,其中两人失去了部分手指和脚趾,一人多生了手指,还有三人有了不同颜色的眼睛和头发。在勘察现场时,█名当地警官也失了踪,只找回一名神志不清的白人警官,声称自己是一名叫██████ ████的黑人男性。

在场的基金会人员之后发现了一具新近腐烂的小孩尸骸,其腿部和下颚以上的头部缺失,切口处有皮肤长出。遗骸的外貌和衣装都符合二十五年前失踪并在数月后被完好无损地寻回的一名为Bobby Dunbar的人。由于遗体发现后开始腐烂,被送入低温储存室。

与已成人的Bobby Dunbar的访问没有发掘到关于尸骸的信息。他在之前的一次访问中提到记忆中“车上的另一个男孩”,但无法提供更多信息。基金会在调查之下发现Dunbar一家找回他时,男孩为一叫William Cantwell Walters的人抚养。他(Cantwell)声称男孩是Charles B. Anderson,他雇佣的一女人之子,并为了男孩的抚养权起诉了Dunbar一家。由于相貌符合,且男孩称Dunbar夫人为母亲,法院将男孩判给了Dunbar一家。

该自称是Bobby Dunbar的男子于1966年善终。于2004年作的DNA鉴定发现“Bobby Dunbar”实际上与Dunbar一家没有关系。基金会发现的尸骸的DNA已由于水解脱氨效应而遭到严重损坏。

由于该地区持续有事件发生,1939年基金会封锁了影响的地区,并数次在发现新的SCP-1692-3个体后扩展了收容地区。基金会发现了一名失去了左眼,且左边下颚有缝线的年轻女人。从她的阐述中首次发现了关于SCP-1692-1和-2的信息。从SCP-1692-2中发现了两具尸骸,其中一具与该年轻女性相貌极其相似。该女性强烈否认尸骸与她有任何关系。尸骸缺失了部分左边头部,包括其左眼眶。

该女性在站点住了一段时间后被清除记忆并在秘密监控下释放。她的余生中都再无异事。多年后的DNA鉴定发现她的DNA与家人的不符,而发现的尸骸已无法确认身份。

在可以对SCP-1692进行录像监控后,SCP-1692-1目击事件和发现的人体尸骸都大幅减少。因此,SCP-1692-2中开始出现动物尸骸,其DNA同样有水解脱氨的迹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