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723
scp1723.jpg

SCP-1723

项目编号:SCP-172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723被放置在一个改造成法拉第笼的人形收容隔间内,屏蔽任何进入的无线电广播。SCP-1723的年事已高并患有多种疾病,由于可能发生医疗紧急事故,一名医生随时待命为SCP-1723服务。SCP-1723在任何时候都被限制在其隔间中。

描述:SCP-1723是一名乌兹别克斯坦血统的女性,约有94岁。身高1.4米,有灰色的头发,39.2公斤重。SCP-1723有能力接受任何经过其自身周围半径300米的无线电波的内容,似乎SCP-1723的脊椎和脑部可以像无线电接收机那样工作。SCP-1723“听见”的无线电广播内容以空洞的声音形式表现出来。项目可以截取任何频段在88Mhz和245Mhz的无线电信号广播。所有广播可以即时被截听。项目可以截听任何播送内容,无论信号如何加密。SCP-1723可以明白以乌兹别克语,英语,俄语,法语,德语和莫尔斯明码发送的信息。

SCP-1723在1996年回收于一个俄罗斯联邦的精神病院中,她患有早老性痴呆症和人格分裂症并在那里接受治疗。在一名潜伏在当地军队的特工报告说有一个病人可以听见手机传输信号之后,SCP-1723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当特工赶去调查SCP-1723时,项目开始重复播送到特工装备的无线电上的加密情报。SCP-1723被收容,并编级为Safe。

SCP-1723患有多种疾病,包括关节炎,早老性痴呆症,白内障,且左耳听力不佳,只有右耳能稍微听见一些。应注意听力不佳没有影响到项目“听见”无线电广播的能力。另外,SCP-1723还曾在过去遭受过多处骨折和轻微脑损伤,并没有得到适当的治疗。SCP-1723的人格分裂以个性模仿的方式表现出来,其人格包含有多名冷战政治家和军事人物,包括[数据删除]。

对项目的颅骨进行磁共振成像显示在其大脑额叶上有多个小型的“死区”。这些似乎是与SCP-1723的无线电能力有关的,因为这些地方在项目接受无线电波时候“发亮”。

附录:在捕获SCP-1723之前的调查中,在项目的牢房中发现了一本小记事簿。似乎是在项目被GRU(苏军总参谋部情报总部)捕获期间用作日记本。日记中只有很少的部分是清晰的,并只有很少一点是有用的。

……不知道我已经被捉了多久。我的名字是█████ █████████,我已经在这个设施被关了差不多三个星期。我在告诉地区长官关于声音的事,自从那个金属塔被造起来后我就一直能听见,然后我就被关在这里。我很饿,很害怕,而且我不知道他们会对我什么。如果你读到这个,请帮助我。请告诉我母亲我还活着。

……他们告诉我应该为被训练成一个外勤特工而感到荣幸。他们说他们将让我进行“口令训练”。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不过至少我不用去死了。无论他们给我准备什么程序我都会执行的,这样我就能回村子去了。

我认为我正在失去理智。那些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而糊涂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害怕如果我不能工作他们会杀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必须试着停止犯糊涂,要恢复过来。为了我的母亲。

我不知道我这样多久了。它在撕碎我,啃咬我意志的每个角落。它想要我退回去,那些声音。那些声音从各处传来。我没有办法安全无事的走过一个金属塔了。没有人明白我正在经历的。他们不会让我回家

从这里开始,只有胡言乱语了。唯一清晰的是一个备忘,很明显是由GRU的“P”部门的特工写的。

此时,计划S33被取消了。项目S33无法再转录任何无线电信号,并无法再执行其自身的基本生理机能。有一个美国组织联系我们,愿意花一大笔钱从我们手里买下她。在此期间,我们把她放在一间精神病院。被指派给计划S33的人员将被重新指派。有关S33的文件,例如这本日记,将和项目一起送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