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73-FR

项目编号: SCP-173-FR

威胁等级: 白 o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173-FR的硬件拷贝(目前为5个)必须存放在203号保险箱(为此项目而设计)内;2份现有的数字拷贝,则存储于USB记忆棒上,目前分别存储于Site-Kybian上。 禁止在基金会的数据库中存在SCP-173-FR。只有在现有副本的介质磨损和经4级工作人员批准后才能创建新的SCP-173-FR复制品。

任何涉及SCP-173-FR的实验必须得到至少1名3级人员的批准,并且必须记录所产生的影响(见附录)。

描述: SCP-173-FR是一首作者的身份仍然未知的歌曲,但假设作者来自法国的██████部门。

当项目被发现时,SCP-173-FR书写于一张A5纸上,有明显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痕迹。 SCP-173-FR使用拉丁字母书写的,但字母的布局与任何已知语言不对应。最初假设其是一种编码语言,但是Site-Kybian的语言部门在分析后表示词语组成很复杂,而且更像是一种语言本身,可能由SCP-173-FR的作者创作时发明。

经过多次实验,已经确认SCP-173-FR极其急于记忆,100%的SCP-173-FR阅读者在一次阅读便可以完全将其记住。读者称,项目似乎“非常好听”并且他们“非常想唱歌”。SCP-173-FR的模因效应的假设被提出,之后被认为是真实的,但是模因效应相当弱(仅仅阻止唱歌就足以阻止模因的传播),SCP-173-FR的这种异常效应目前不被视为威胁。演唱SCP-173-FR者也将以统一曲调演唱的。这被认为包含在SCP-173-FR的模因效果中,是正常现象。

歌唱SCP-173-FR时产生的影响是不可预测的,虽然目前只发生了积极影响,但所涉及的影响范围相对较小,在实验期间未超出基金会的范围。只有在直接演唱SCP-173-FR,录制歌曲或使用合成声音才不会触发任何异常效果。

SCP-173-FR与其效果之间的关系似乎是通过其中五角星来确定的,这些五角星围城一个圆,内有[数据删除]字样。这些标记的形状和大小是可变的(见附录)。
虽然最初以物理形式存在,但SCP-173-FR在其他2个数字媒体(目前已存档)和计算机媒体上被转录的情况下,只有在直接接触的情况下才能生效(当通过相关项目副本的照片阅读SCP-173-FR时,异常效应不会起效)。

附录: 这是与SCP-173-FR相关的实验清单,其后果使得有可能更多地了解影响SCP-173-FR的因素:

实验 173-03:

时间: 17/11/20151;21:37
实验对象: D-3921
持续时间: 47秒
影响: 位于美国的Site-██上的一些SCP的活动显着减少了大约8小时。没有发现任何反应。
结论: SCP-173-FR 可以影响其余SCP项目

实验 173-05 :

时间: 27/01/2016,11:49
实验对象: D-1815
持续时间: 47秒
影响: Site-Kubian上的所有电池均已充满点。 SCP-173-FR留下一个直径为45厘米的冷却熔铁坑。
结论: SCP-173-FR产生的效果的性质显然不依赖于歌唱持续时间。

实验 173-08 :

时间: 27/02/2016 ; 11:49
实验对象: D-4920
持续时间: 1分34秒
影响: Site-█████的所有病人均已康复,SCP-173-FR在地板上留下了玻璃印记。
结论: 异常效应与歌曲的时间-日期之间似乎没有联系。

实验 173-13 :

时间: 03/05/2016 ; 18:23
实验对象: D-0732
持续时间: 1分59秒
影响:█████博士心脏骤停死亡,其被发现是基金会敌对利益集团的渗透成员。此人27岁,尸检标示其身体健康。标记于其的腹部被发现,其直径为17厘米,并有不明原因的烧伤。
结论: SCP-173-FR的范围不取决于歌唱持续时间。

实验结果: 基金会仍未解明到改变SCP-173-FR效果的因素,但一些实验和后者使用的D级文件已经反驳了一些假说。██████博士推测,D级生存状况将是SCP-173-FR产生的积极效应的来源,然而,仍然无法证实这一假设。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