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73-J

項目編號:SCP-173-J

項目等級:Euclid12

特殊收容措施:項目SCP-173-J被收容在做為主要活動場所的容器中。由於SCP-173-J基本上無害,被允許在Facility17中自由移動。Site的主管預計這個政策不會帶來不良後果。

更新:由於災難性的、並未被預料到的後果,新的收容措施已經被建立。參閱文檔Incident Log 8/17/92

描述:項目於19923年被收容在Facility17。來源未知。項目由水泥、鋼筋、Krylon牌的噴漆畫組成,呈現出一個對稱的、由水溶性顏料繪成的貓臉。SCP-173-J是一隻動物且極其調皮。項目在被目光直視的情況下無法移動。項目被報告會在一個近到令人不舒服的距離下進行互動。部分人員報告說聽到了一種低沉的、喘氣般的抽鼻子聲,這些情況被假設是人員自行的想像、模因影響或是其他原因(譯著:應該是貓的呼嚕聲)。
SCP-173-J的主要動機似乎是尋找目標;比方說,若是SCP-173-J遇上了一個正在進行電腦作業或閱讀文件的研究員,而這個研究員眨了眼,這作雕像會站到目標面前並企圖獲得此研究人員的注意。假設SCP-173-J在一個有窗戶的房子裡,牠有時會抓住研究人員的頭並把他轉向面對窗戶。這被視為是SCP-173-J想出去外面玩的熱切懇求。已建立的收容措施對於此類情況的應對措施是友善地拍拍SCP-173-J並說:「自己玩玩去,你這個小壞壞。」("Run along now, you little scamp.")

記錄顯示SCP-173-J的行動實在太快以致於牠的目標根本來不及回應;當牠達到最大速度時,有能力每秒完成三個惡作劇。

1992年7月20日時,SCP-173-J呈現正戴著寬邊帽的狀態。項目進入了「過節模式」("fiesta state"),經由聲音分析,牠產生了一對響板並不斷快速地拍擊,並在未被占據的房間裡跟走廊上奔跑。這個以帽子為主而產生的次要現象(secondary phenomenon)來源未知,但是Site的主管堅決認為用其他任何方式阻止或調查此事件將是一種──引用官方的說法──「干預那些超越我們理解範圍的力量」──的行為。Facility17的員工在官方報告中指出此現象是「樂趣大雜燴(loads of fun)」並且它「像是聖誕節、五月五日節(譯著:墨西哥慶祝打敗法國殖民軍的節日)、免費焦鹽脆餅日同時在自助餐廳裡舉行一樣」。任何企圖讓SCP-173-J進入節日模式的員工會被指派去負責廁所馬桶的值班工作。

員工報告從容器內傳出刮石頭的聲音,當時容器內部沒有其他人,SCP-173-J也不在影像監控之下。自主撰稿的刮石聲的報告指出SCP-173-J正在練習跟牠的夥伴跳舞。這被認為是正常的,並且其他行為模式的改變必須呈報給值班中的HMCL 監管。

在SCP-173-J住處地板上厚厚的棕色物質是[數據刪除]品牌的巧克力布丁,最初的來源未知。這種物質沒有表現出任何危險特性,並且可以被自由收集。更新:參見 INCIDENT LOG 8/14/92

Incident Log 8/14/92:

助理研究員Bramwell被指派為SCP-173-J檢查身體上的變化。研究員Murphy與Nichols用一個雙向手持式通訊器和他聯繫。以下是觀察中的逐字報告。

Bramwell: 大夥?這地板真的…真的很滑。

Murphy: 我知道,老兄。

Nichols: 不意外,這裡全是布丁。

Bramwell: 不,我是說我不確定我能去到雕像那邊。這些東西有幾英吋深。

Nichols: 你是說「有幾公分深」。

Murphy: 這可能會被記錄下來,至少試著保持專業好嗎。

Bramwell: [咒罵]! [撞擊聲] 它在我的眼睛裡—喔,[咒罵]!

Murphy: 你聽到他剛剛說的了嗎? 注意你的用詞!研究員先生。

Bramwell: 牠站在我的面前,牠只是在等待…我想。

Nichols: 聽起來牠準備好來一場布丁格鬥(wrassle)了 [原文如此]。沒問題,我很確定你可以處理的。

Bramwell: 喔天阿,我才一個眨眼牠就朝著我靠過來了— [低沉的驚叫]

Nichols: 別擔心用詞的事了。那應該會在逐字稿裡被拿掉。

Bramwell: 牠在我上面!我現在看不見,而且牠正在破壞我的 [不知所云]

Murphy: 只是個小問題,老兄,你可以修好它!等等,他們可以拿掉嗎?

Nichols: 當然,那叫做篡輯(redact)。

Bramwell: 我沒辦法! 牠一定重達[帶有水聲的咳嗽] 四百磅!

Nichols: 漂亮的臨床上的語氣!你知道怎麼說了!

Murphy: 篡輯,是吧? [咒罵],這真荒謬。 [咯咯笑] 我說 [咒罵]。說真的,我怎麼沒聽過這個字?

Nichols: 他們才剛剛造出這個字。這實在是令人振奮!因為顯然它讓文件更加有趣和懸疑,如果你省略那些可怕或銀穢的字眼。

Bramwell: 我正在失去意識!

Murphy: 那真是太好了。 可能有孩子會讀到這個。

Nichols: Sweep the leg!

Incident Log 8/17/92:

隨著助理研究員Bramwell的身體康復,證實了儲存容器需要徹底的清潔以便訪問。當高壓淋浴噴頭和大型排水閥被安裝在房間裡,SCP-173-J被小心地監控著。在8/17日發生了以下的事件。

02:00:40: SCP-173-J房裡的蓮蓬頭被啟動了。布丁從地板上被沖走。

02:01:34: Murphy研究員記錄顯示SCP-173-J臉上的水溶性顏料也被噴頭給沖掉了。

02:05:18: 淋浴被關閉。

02:20:04: 對SCP-173-J的影像監控停止並變得延遲。房間內部變得安靜。

02:28:11: HMCL監管被呼叫了。

02:31:46: HMCL監管到達了,評估了情況之後聳聳肩。

02:31:52: HMCL監管 被開除了。

02:33:07: 研究員Murphy和 Nichols被任命調查這起事故。

02:33:51: 這兩名研究員進入了房間,研究員Nichols的記錄顯示安裝在SCP-173-J房間內部的雙向通訊器呈現略略的暗紅色。Nichols研究員對塗料進行了採樣並且極其驚訝的表示這嘗起來一點也不像布丁。

02:34:01:從背景音傳來了微弱的鈴聲4。研究員Murphy表示:「我想我收到了一封簡訊。」

02:34:12: 研究員Nichols發出呻吟。研究員Murphy被注意到收到了疑似是Kelly寄出的簡訊,她先前被猜測和她的男朋友Mark分手。Murphy研究員表示他亟欲知道她的分手措施是否已經實現了,如果是這樣,他是否能及時搶下這個女孩。

02:34:19: 研究員Nichols宣稱他將會藉由一次只閉一隻眼跟SCP-173-J保持目視接觸。 [這從來不管用]

02:34:26:音頻裡傳來「啪」的一聲。

02:34:28:音頻裡傳來第二聲「啪」。

[餘下數據全數刪除]

由於這起事件,SCP-173-J的容器預計將被完全修正。新的措施將會規定SCP-173-J被持續鎖在收容區域內,區域將會以人力清潔。任何關於SCP-173-J的文件應該被修改的提議都將被拒絕。因為SCP-173-J,不論當前組織採行什麼樣的方針,都代表了基金會永恆不變的傳統根基。

在這個修正命令生效之前,Site的主管要求基金會高層刪除SCP-173-J,因為牠已經有了新的性質,是如同基金會高層一般的──引用自主管的申請書:「帥呆了、夢幻而且怪誕」。然而,這個請求被拒絕了;all Senior Staff were too busy chatting with, seducing, wielding, playing practical jokes with, or riding to victory various SCP objects. Site的主管表名這項失敗是「基金會的安全性與誠信的大災難,但的確如他們所想的那般滑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