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744
medish.jpg
未损伤的SCP-1744-1个体,收容中

项目编号:SCP-174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1744活动区域现已被封锁,并限制进入。区域内的安全体系应保持全天24小时运作。未经授权试图接近SCP-1744的个体将遭到驱逐。

SCP-1744-1的个体出现时应立即向Site-39相关人员报告;SCP-1744-1的个体应被回收,并保存于一个装备有高敏录音麦克风的录像监视实验间中。SCP-1744-1个体所发生的任何物理外表上的变化应被记录在案

SCP-1744-1个体仅限3级权限人员接触。SCP-1744-1的失效个体残骸应被储存于Site-39的标准储物间中。

描述:SCP-1744是一个浅塘,距离Site-39约██米。据测量SCP-1744宽约10米,最深处约为4米。其水平面无视风力作用保持相对的平静,且仅有物理接触发生时才会出现波动现象。对其中水样的化学分析显示除略微偏高的盐度以外(相较于纯水),无其它异常。

SCP-1744会周期性生成Sinum perspectivum(宝宝的月亮耳朵)1海贝,被统称为SCP-1744-1。SCP-1744-1的个体将会自SCP-1744水面出现并漂浮于其上,且最初出现时没有任何损伤迹象。一定数量的SCP-1744-1的个体随着时间会出现逐渐风化的迹象,通常持续直到个体破碎。极少情况下,SCP-1744-1的个体会分解成细小的沙粒而非碎块。

记录显示,在Site-39建成7个月后,涉及SCP-████的事件██-███发生,SCP-1744随之首次出现。尽管推断该对象的产生为该事件的产物,但研究员尚未确定两起事件中的确切联系。SCP-1744-1的生成原因与来源尚未确定;SCP-1744-1的首例个体在SCP-1744首次出现三小时后被回收。

当一个SCP-1744-1的个体被破坏时(无论是因为时间还是物理原因),一个清晰的声音将自SCP-1744-1的残骸中发射出。现已发现数个不同的声音,但没有任何一个声音被记录到出现了复数次数。

SCP-1744-1个体的部分记录日志:

个体发现:03/25/1981
记录时间:10/12/1984(个体于收容过程中自然损毁)
声音:女性,推断为年轻成人。
录音副本:“状况正在逐渐恶化,这是无可否认的。我考虑到了所有,殚精竭虑,但此刻,前路无望。”

个体发现:05/12/1989
记录时间:08/24/1995(个体因实验要求被破坏)
声音:男性,推断为年长成人。
录音副本:“每次,我都在日复一日加重的疼痛中醒来。这很疼,我这样告诉他们,但是他们坚持说我还很健壮,还能做到更多。人们说,他们需要我,但这不是我所要的。我想我已过了无欲无求的年纪了。”

个体发现:12/14/2000
记录时间:01/03/2001(个体于收容过程中自然损毁)
声音:性别不明,推断为一个孩童。
录音副本:“我希望父亲母亲能够明白这都是他们的错。他们不停告诉我要努力要成功。但也许我根本就不想。或许我想要的是快乐。也许我是想要他们注意到我。”

个体发现:05/20/2002
记录时间:05/20/2003(个体于收容过程中自然损毁)
声音:女性,推断为青年。
录音副本:“那一天又到了。我不知道是否有人会知道真相,因为没人对我口出责备。我是那个粗心的人。我是那个满脑袋全是天真的人。那很有趣,而我们也会在事后会哈哈大笑。大家都以为我只是想念我的朋友们了,但实际上我却是如此地自私,我只为自己着想。”

个体发现:04/18/2013
记录时间:04/24/2013(个体因实验要求被破坏)
声音:男性,推断为中年成人
记录副本:“过了如此之久,我终于能够安然入睡。研究进展顺利。我迫不及待想要再一次地见到自己的家人,双胞胎们肯定已经长大了。”

附录1744-1:近来Site-39周边城市的自杀数据与基金会对于SCP-1744-1个体的实验显示出了一致的联系。但是,该损失现被认定为在可接受范围内,在SCP-1744-1的作用范围确定前,关于SCP-1744-1的实验将按计划继续进行。见附录1744-2。

附录1744-2:鉴于研究员E███ S█████的动机不明的自杀以H█████ L██博士的失踪,SCP-1744-1的破坏不再列入实验进程之中。在此之后一旦SCP-1744-1个体出现,Site-39的所有员工都应接受一次强制性心理评估。

当部分SCP-1744-1的个体被手持放置于耳边时被观察到能间歇性地释放出声音。在此状态下由SCP-1744-1所发出的声音据观测是扭曲失真的,如同以水为介质传播。但是,个体的损坏程度越高,所传出的声音越清晰。

截取自H█████ L██博士的日志:

07/15/2009:一起新的SCP-1744-1被报告。我前往进行观察。这是近几周来所出现的第一个。

11/24/2010:工作繁忙,而且压力很大,我没有多少时间可供写作,近期的人生会走向何方(或如何终结)。我不停地聆听贝壳,每星期得到一次授权,不过并没有听到什么值得关注的东西。我感觉那低语很耳熟,难言其妙。

09/19/2011:现在已经暂停聆听贝壳以防它对我的心理造成干涉。但是,那声音更清晰了,一定是我认识的某人,也许是家人。我最好再检查一番。

04/10/2013:我认出那声音来了,最终认出来了。那是我。而就在今天,贝壳的表面出现了一道明显的裂纹。

04/25/2013:昨天他们找到了E███的尸体,就在我弄碎了那枚贝壳,里面传出他的声音后的几小时。我不知道。他之前看起来没什么事。那寥寥几块我们能联系上确切对象的贝壳,它们对应的人总会是在设施外面。

我接到了一个电话。事情发生了。她没能成功。今晚,我将做出抉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