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745
204980-mi_24v_soviet.jpg

已知最早的SCP-1745图像,由传统相机拍摄。

项目编号:SCP-174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1745被收容在Zone-457内。任何情况下电子设备都不得带入SCP-1745周围1公里范围内。一个阵列20个无线电广播单位环绕Zone457的中心摆出一个半径10公里的圆。在任何情况下,应由离SCP-1745最远的单位进行广播而其他单位则应保持沉默。应一直保持对SCP-1745的远距离和卫星观测。若SCP-1745造成了任何突破应马上实行应急-Gorynych-A。

描述:SCP-1745是一架无形的苏联直升机。特别是其型号与Mil Mi-24D(NATO代号“雌鹿”)一致,尽管它似乎是完全无形的,可以穿过任何物理障碍而不对双方造成任何可见的影响。由于其缺乏质量,其能见度的理由仍旧不明。另外,SCP-1745发出和无异常同型直升机一样的噪音,尽管无法发现确切的声源。飞机的外观在能见条件下显示出多种不同,从显示出严重损伤(尽管这不会影响其飞行或操作)到原本外观。

an07.jpg

GRU-P 立即被击落的飞机。

SCP-1745的存在会导致其周围半径约300米内的电路马上损坏。确切的损坏原因未知,尽管基本上都显示出严重过热的迹象。因此,对SCP-1745进行近距离电子观测,记录,和测试基本上都是不可能的。

SCP-1745似乎会被人工无线电信号吸引。它是如何判明无线电是否人工和它是如何解密/理解该信号的内容仍未查明。尽管SCP-1745的该特性使得当前收容协议得以实施,其仍旧显示出一种明确的危险:由于其会被人类文明吸引的趋向,其无法摧毁和无法触摸的性质,以及其对电子设备的不良效应,SCP-1745的一次突破(收容)的潜在结果可能是一次RK级技术崩溃。

SCP-1745是在一系列潜在的收容失效事件后由俄国通信员[已编辑]在1994年转入基金会监控下的。之前由GRU部门P研发的收容协议被基金会工作人员所采用,所有可得到的有关1994年之前SCP-1745历史的文件也在此次移交中获得。当前,据信SCP-1745是源于一架由GPU-P特工所驾驶的Mil Mi-24D直升机,其于1979年在[已编辑]上空被击落。由于当时[已编辑]与苏联之间的公开敌对,无法确信该攻击是特别针对GRU-P的。尽管事故中的飞机乘员没有幸存者,一系列文件回收于残骸中一个钛合金箱子内。下列是该文件的一些摘录(从俄语转录):

日志██/██/1979:项目今天被送来了。很不寻常的矿物构成:硅,镁,铁……陨石坑的撞击轨迹仍旧在分析中。根据录音记录,撞击一定发生在0523时,所以我们应该对它的来源得到一些模糊的想法。无论如何,一整套完整的测试没有发现任何与项目直接有关的异常,我们将移动去主储存仓。

日志██/██/1979:我们不知道人们在瞎扯什么。我今晨醒来被告之萤火虫在区域内丢失了。我听到的头两个想法是“关我毛事?”和“这里怎么会有萤火虫?”我下令对区域进行完全搜索,实验室,宿舍,餐厅,什么都没。每个人似乎都确信它在这里。过于确信以至于他们似乎没注意到我们装备都损坏了。三台计算机烧坏电路,而没人能告诉我怎么发生的。先是平平无奇的小行星而现在又是这个,再继续下去指挥部绝对会让我们放弃的。我诅咒那些把这群傻瓜指派到这个区来的家伙。

现在我们的一个电子显微镜也坏了,我擦!

日志██/██/1979:好吧。也许我欠他们一个道歉,不过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我们在通信中心发现了它。确实它就是一个漂浮的光球,它似乎没有任何重量,不过测试是不可能的。当我们试着碰触它,它就狂怒了,而附近的一个灯具就会烧坏。我们无法接受让它摧毁整个通信室的代价,所以我让每个人暂时呆在外面。真是一团糟。

日志██/██/1979:这解释了我们的装备是如何损坏的;它只有在危险中才会发狂(或者说,它认为自己危险时)。若我们在它附近轻巧和小心的移动,那就没问题,它甚至会显得友好并在我们的工作人员周围徘徊并碰触他们(自然我们对它碰过的人员进行了各种测试,不过没有任何不良反应的迹象)。它的“身体”,我是这么认为的,是温暖的,45摄氏度;工作人员仍把它叫做萤火虫。我们仍不知道为啥它想要呆在通信室。它是为小行星而来的么……?我们无法得知不过这确实太过巧合。也许这场混乱并非毫无价值。

日志██/██/1979:新发现。它会被无线电信号吸引,这就是为什么它不会离开我们的通信室。它似乎只会被人工无线电信号吸引,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试图找出这个东西可能的用途,不过还没什么进展。指挥部对损坏的装备不太高兴,不过萤火虫的发现至少让他们保持了兴趣。如果我们没找出它的用途这兴趣也不会保持太久。

我希望他们不会下销毁命令。

日志██/██/1979:寻找用途的努力徒劳无功。这阻碍某种程度上来自工作人员对它的溺爱,这不可避免的造成了注意力分散。这对每个人都产生了影响。我在工作中迟到,然后在桌子上睡着。它开始在我睡觉时轻推我,然后我醒来。我又拖了至少一个小时,只是坐在它的光亮和温暖中,不工作,只是坐着。它看起来在靠着我休息……它睡着了么?我觉得它像个孩子。也许它听取人类的无线电信号只是因为它知道这是有意义的。我没有确切证据证明此事,它只是在昨晚我起床时来找我。我认为它只是喜欢听某人读书。

日志██/██/1979:我们今天收到了指挥部的命令来带走萤火虫。没人希望它被带走,我也很难责怪他们,它是周围唯一能让我们高兴的东西了。我之后有很多事情要想。我们来这里的理由,我加入这个部门的理由……我不能记得为什么了。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为什么”,但是不是为什么。萤火虫,它似乎对这些事毫不关心,或许它不懂关心。这一定很好。我只是觉得……事情应该更简单。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弄得这么复杂?为什么每个事情都要有那么多等级?等级有什么意义?

我们在这里干嘛?

飞机运输的异常物品没有从残骸中回收到,据信被摧毁了。文件中提到的研究区被未知势力摧毁。GRU-P作业员回收到的地外物品不知所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