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780
AO-Watch.jpg

已回收项目AO-1780-3

项目编号:SCP-178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780被收容于Site 17的高价值异常物品存储柜0097号中。仅对由项目HMCL负责人(当前为Iliza Schrader博士)批准的4级以上人员开放。对SCP-1780的实验和所有的人员分配将被无限期推迟。下面的程序将被归档且仅用于紧急目的。

对SCP-1780-1的探索只可由D级人员或机器探索车进行。SCP-1780-1的入口在其活动期间必须有至少3名3级安保人员全天看守。在SCP-1780-1中发现的异常物品将按照E级协议收容,直至特殊收容措施被实施或者在合适的情况下遣送会低价值异常物品储存室。SCP-1780-1中发现的无异常物品将被送往低价值物品储存室或依照项目HMCL负责人的意见予以销毁。一名Site-17安保部的3级成员必须在基金会人员或机器在SCP-1780-1内部时用手保持其SCP-1780-1大门打开。

一旦任何数量、任何类型的SCP-1780-2出现,SCP-1780-1的入口将被封闭且SCP-1780将被立即摧毁。批准动用致命武力收容SCP-1780-2。在过去的探索中发现的SCP-1780-2个体将按照标准人形收容协议(HCP-1)收容。

一份SCP-1780-3的硬拷贝被储存在高价值异常文档储存库0053号中。SCP-1780-3必须随时被一个塑料套裹住反面。未经批准阅读其反面的人员将被立即处决。任何更多的完整SCP-1780-3拷贝一经发现将被焚毁。

描述:SCP-1780是一个塑料办公名牌,符合基金会在1993年到2003年间使用的样式。该物品对损伤和正常磨损没有特殊的抵抗力,且其状况显示在19██发现它时它已被埋藏了数十年。牌上铭文为 “████████ █████,哲学博士/负责人:时间异常部”和一个基金会标志。基金会人员数据库中没有人符合该名字,也没有任何关于时间异常部门的记录。

SCP-1780不会主动启动,除非将其放入一堆大小合适的名牌堆里。一旦启动,SCP-1780会在3米内最近的门后显现出一个持续性的时空异常,分类为SCP-1780-1。透过窗户或玻璃门对SCP-1780-1出现瞬间的高速摄影回放显示这一效应的出现无限接近于瞬间发生。这一变化的发生机制当前未知。出现在门后的这一空间可从其他入口或墙上的破口进入;但是被SCP-1780占用的门在其启动期间无法被破坏,也不能从其内侧以任何方式被打开。

SCP-1780-1看起来是位于Site-17的Euclid项目试验翼█████层的CB-████办公室。1根据随后的观察,SCP-1780-1显现出不同程度的废弃和破败,但总是包含下列物品:

  • 于1995年Site-17修缮时购进的基金会办公家具
  • 数个白色写字板,写有不同长度的文本和数学等式(参见[信息安保删除])
  • 一把雷明顿 model 870 12型散弹枪,装满子弹。
  • 一本牛津未删减英语词典,出版信息显示其印刷日期是在2███。
  • 3本Time Life出版的《大时代的人:世界文化史》,其中只有一本与当前历史相符。
  • 至少一个SCP-1780个体和一个铝制名牌架。

对回收到的额外SCP-17802的测试显示多个SCP-1780-1个体可以同时显现。而两个个体是否可能重叠在一起当前没有查明。GPS跟踪和[已编辑]显示所有的个体都占用着同样的物理位置,但分别处在不同的未知时间段中。以隐藏的计时装置、视频或音频监控、无人机器等方式企图查明此种时间替换性质的实验至今没有结果。所有成功取回的计时装置都显示其已经在SCP-1780-1中放置了超过一百万年的时间,无法实现实验目的。其他在入口关闭后还留在SCP-1780-1中的物品或人员在其下一次出现时将不再存在,且被认为无法被找回。但是只要其入口打开,SCP-1780-1就会始终与我们的世界线保持正常的时间联系。参见附录1780-1以获取值得注意的回收物品和文档的列表。

大约十分之一的SCP-1780-1个体中会包含有数个人形实体,分类为SCP-1780-2。这些实体外貌行为多变,但都宣称是基金会雇员。迄今所有SCP-1780-2个体都宣称自己属于下列之一:

  • Site-17安保部成员,被分配到SCP-1780上。这些个体与现存的Site-17人员相一致。
  • 被分配到未知的基金会特别研究小组“RCT-Δt”的外勤特工或研究员,该小组专门负责处理时间异常。个体态度不可预知,且可能会对Site-17人员带有敌意。这一“收容小组”的成员已知会在被收容时自尽。
  • ████████ █████博士。这一实体(SCP-1780-2a)明确地拒绝透露其来历、目的和性质,且迄今为止成功躲开了所有的抓捕尝试。该实体做出的行为与基金会的敌对人形实体收容对策十分相似。

在这██名SCP-1780-2个体中,██人已被成功处决、收容或是出现了上述情况。参见附录1780-2以获取值得注意的SCP-1780-2显现相关事故。除针对SCP-1780的实验外SCP-1780-2a不会出现,对其更多的收容尝试被视为不必要的风险。

SCP-1780-3是一份偶尔会在SCP-1780-1中被找到的文件,印有约1998年的基金会信头,似乎是由SCP-1780-2a书写。特工B████的意外暴露和随后的D级人员测试显示该文件有一种局限于其背面的异常效应,且只在完整阅读并理解其内容后显现。SCP-1780-3的主要内容是一份来自未知基金会特殊研究小组‘RCT-Δt’的欢迎信和指南。当被从头阅读时,SCP-1780-3的背面据称会详尽地描述一种控制时间流向速率的“快子流”[信息安保删除] “T”玻色子的性质。

所有阅读过该文档背面文字的摘要(剔除敏感段落)的人员都报告称这些段落都是由无法辨认的数学表达式和专业术语组成。这些人将不会受到该物品的效果影响。3而迄今为止,所有阅读过SCP-1780-3全文的人都会瞬间消失,甚至就在被观察的过程中。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至今未知(参见附录1780-3以获取更多信息)。

4级人员可查看文档1780-WL,一份SCP-1780-3非异常部分的抄录。

附录1780-1:回收到的物件

这些物品是从SCP-1780-1启动期间从中回收,且被认为有回收研究的价值。

  • 一把未辨识的半自动手枪,装有9毫米鲁格尔子弹。4
  • 3只自动表,带有基金会标志,总是指向准确时间。
  • 2具人类尸体,看起来死于饥饿。尸体穿着未辨识的防弹衣,上面标有类似基金会安保人员的标志。5
  • 数个陶片和仪式剑,标有一种未知的如尼符文语。仪式剑被发现无法被磨钝或折断。
  • 各种出版于1900年到████年的期刊杂志,其中内容无一与当前历史相符
  • █████个SCP项目,包括[数据删除]

附录1780-2:值得注意的事故记录

事故1780-01:08/01/1990
Michael Hadley中士在SCP-1780-1中调查一把未知枪械,突然入口意外关闭。 SCP-1780-1在被打开时处于另一不同状态,并含有一个SCP-1780-2个体。该个体立即投降,自称为Gregory Thompson下士,并在被要求时提供了一份无效但完全相符的安保证书。实体被送去拘留以待调查。收容措施被替换为要求采取措施防止SCP-1780-1意外被隔离。

事故1780-02:24/05/1990
SCP-1780-2a首次出现。该实体要求人员立即撤出,并开始向随行研究人员开火,试图迫使其提前关闭SCP-1780-1。事故后没有在试验间里找到任何射弹,可以确信SCP-1780-2a其实是在向研究员放空枪。收容措施被修改为要求一名武装安保人员随时在实验间守卫。

事故1780-07:04/04/1997
6名完全一样且符合SCP-1780-2a描述的SCP-1780-2出现在SCP-1780-1中。实体表现出困惑,拒绝服从随行安保人员命令,并随即开火打伤了3名研究员。SCP-1780-1被成功封锁。收容措施被修改为要求至少3名安保人员守卫。

事故1780-09:06/12/2003
5个SCP-1780-2个体一出现就开始寻找掩护并试图与安保人员交谈。个体自称为RCT-Δt成员并请求进入Site 17,警告即将发生的SCP-███收容突破。SCP-1780-2全体均能提供有效地安保证书,其中一份被发现与当前就在随行安保中的███████ ██████中士相符。SCP-1780-2个体放下武器并被安保人员逮捕。所有个体都在收容过程中自尽,原因不明。██████中士被施以程序[已编辑],被施以C级记忆删除后回到岗位。SCP-███并未突破收容,也没有未经授权的进入发生。

事故1780-12:13/06/2006
Gregory Thompson下士在尝试回收一损毁无人机器人时违反协议。用以撑开SCP-1780-1入口的木楔被移开导致入口关闭。SCP-1780-1再次打开时处于另一不同状态,包含有一名SCP-1780-2个体。该个体立即投降,自称为Michael Hadley中士(被认为已在08/01/1990失踪),并在被要求时提供了一份有效的安保证书。对过去SCP-1780-2遭遇事件的行政复核发现Thompson下士被收容在Site-17。此二人将因暴露于SCP-1780而被无限期收容以避免SCP项目发生交互。

附录1780-3:对特工B████的采访记录

前言:特工B████在22/04/1992意外暴露于SCP-1780-3,并在消失后被推定为死亡。于14/08/2006,一个SCP-1780-2个体出现在SCP-1780-1中并自称为特工B████,且在被要求时提供了一份有效的安保证书。值得一提的是特工B████的外表与14年前并无差别。对他的采访由Iliza Schrader博士进行,Donald Cohen军士长旁听。

Schrader博士:欢迎回来,████。很抱歉我们不能在更友好一点的场合见面,听说你—

特工B████:抱歉,能别这样么?

Schrader博士:…那好吧。从你自己看,你离开了多久了?

特工B████:三年,21天,8小时,54分钟……差不多吧。

Schrader博士:真是太明确了。你确定?

特工B████:是的,我确定。

Schrader博士:你就没有稍微估计一下,或者……?

特工B████:没有。[对象有节奏的敲打桌子。每一拍恰好间隔一秒。房间内没有计时器。]我数了。

Schrader博士:原谅我,但是这真的难以置信。你没有漏数?一点没有?

特工B████:[对象停止敲桌] 我有说了是“差不多”,对吧?在我的工作线上……瞧,这就是我回来的原因,明白?

Schrader博士:对自己的能力做出含糊的声明来拖延时间可不是很—

特工B████:打住。给我打住。我知道你为自己受过的教育自豪,而且你大概也是位聪明的女士。但是听着:你在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Schrader博士:你怎么会这么说?

特工B████:这么说吧,假设地,基金会知道有个异常事件会在从现在开始一个月以后发生然后会消灭……我不知道,就算是一百万条人命吧。依你看来,我们是否应该去找到阻止它的办法来解救这些人呢?

Schrader博士:当然应该。不然是谁?

特工B████:对,我同意。我搞不明白的是,如果这件事是将在一个月之前发生,为什么答案就会引发争议。

Schrader博士:但如果这已经发生了,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们不可能知道一件事除非我们已经经历了结果。以其他任何的方式来找寻答案都会导致异常,这与基金会宪章和基本协议相悖。此外,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努力反而促使了这件事的发生,或者我们并没有被告知这件事,特别是由一个—

特工B████:好的!好的….那让我们这么来:假设地,我知道一个异常事件会在刚好31天后发生[对象沉默四秒]……从现在开始算起。我知道这会夺取百万人的生命。我知道这件事是因为我来自未来,在那里这件事已经发生了。我还知道基金会如果愿意就能阻止它。那么让我们来看看,假设地是这样,你会怎么做呢?

Schrader博士:我不会相信你:你是个异常。没有证据告诉我你在说实话,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企图以谎言操控基金会。

特工B████:当然….这样也好。

Schrader博士:怎么了?

特工B████:我们只是在说假设地,因为你还是不明白你在给自己找麻烦。不过我不会担心这个。幸好这由不得你。

记录结束

在这次采访后特工B████被送往永久收容室以防止SCP交互。在接下来的90天里没有他描述规模的异常事件发生。

附录1780-4:回收到的记录

下列手写记录被回收于SCP-1780-1中,被认为是由SCP-1780-2a写下。利用类似字条与SCP-1780-2a进行联系的尝试没有结果。物品以回收顺序排列。

140 @ 1300 于20██/██/██,在036线上。就要重写001到198!

循环这份字条。

不客气,但是这是最后的警告。

错误警报!无视下一张字条!

假警报。请无视前一张字条。

未知线发出敌意;至少有2个@1953。
做好准备。循环字条。

平行基金会(们):
请别再拿走我的欢迎信了。
申请印刷越来越困难。
我还有至少20人要等着到达。

对不起……你会做一样的事。

特工█████和███████ @2301,请回复。
我们还在吃甜甜圈?!

平行基金会(们):
填写你们摄像器材的表格是对我的时间和你们资源的浪费。
你们不可能回收它们。别试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