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787-JP
blue-rose.jpg

即将枯萎的SCP-1787-JP-1

项目编号:SCP-1787-JP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787-JP被收容在Site-8141的一间安装粉尘吸尘装置的标准人型收容室。在收容室的墙面和天花板上必须安装有保持反射性的镜子,以消除SCP-1787-JP的死角。由SCP-1787-JP生成的SCP-1787-JP-1除了用于研究以外,令SCP-1787-JP视认后,根据焚烧处理标准处理之。SCP-1787-JP-1的全息标本保存在Site-8102的标本库内。其性质上禁止SCP-1787-JP进入Site-8102的标本库周围。

描述:SCP-1787-JP是原属日本国内相关组织“日本生类创研”的研究员藤崎██。其性别为女,收容时年龄为39岁。根据目前已判明的经历和智能测试的结果,推测SCP-1787-JP应是该团体中负责植物学、主要为花卉园艺学的人员。SCP-1787-JP的身体特征未见异常,不过,基金会进行的精神鉴定的结果表明SCP-1787-JP的EQ1大幅度低于平均值。
SCP-1787-JP的视野外、以其为中心半径5.4m的范围内,会出现、生长与豆科野葛属(Pueraria lobate)相似的外观特征的植物,该植物被指定为SCP-1787-JP-1。SCP-1787-JP-1多数情况下地上部与地下根部都是贫弱的,特别是在地上部,尽管根部软弱其却表现出强烈的徒长趋势,且每个个体都具有大而鲜艳的蓝色花冠。该花冠与一般的野葛不同,它的形状有与蔷薇科蔷薇属的园艺品种相似的外观特征。同时,SCP-1787-JP-1从花朵中放出被形容为「象薰衣草一样」的独特芳香。所有的SCP-1787-JP-1个体都具有相同的基因系统,其表示SCP-1787-JP-1接近豆科野葛属的植物。由于具备自身不相容性,SCP-1787-JP-1不会长出同种的种子。
SCP-1787-JP-1的生长速度快于一般植物,发芽15秒左右就会开花。此外,SCP-1787-JP-1在SCP-1787-JP的周围3m以外出现的情况下,其不会因后述的特性而枯死。对于这种异常性SCP-1787-JP无法进行任何控制,而其结果就是SCP-1787-JP的背后经常出现SCP-1787-JP-1。SCP-1787-JP-1开花时不会急剧增长,开花后其与普通的异常性植物表现出同样的性质。但如果SCP-1787-JP-1被SCP-1787-JP视认,以及进入SCP-1787-JP周围3m以内,其会从表面排出体内的水而迅速2枯萎。枯萎的SCP-1787-JP-1非常脆弱,若放置在空气中会在十几秒左右完全风化。

附录1:20██:年██月██日,对SCP-1787-JP进行了以阐明其起源和进一步的性质为目的的采访。以下是文字的采访记录。

采访记录1787-JP - 日期20██年██月██日

采访对象:SCP-1787-JP

采访者:胜山研究员

(开始录音)

胜山研究员:采访开始。藤崎3女士,你的异常性是怎么被发现的呢?

SCP-1787-JP:我女儿的葬礼过后两三天吧。我早上醒来后发现这个植物覆盖了从天花板到墙壁的所有地方。哎呀,我吓了一跳,还说了“我做过这样的实验吗?”。

胜山研究员:藤崎女士的异常性与你的工作单位,日本生类创研有什么关系呢?能想起什么有关的实验吗?

SCP-1787-JP:那个,我想多少会有。在我身后生长的植物和我以前研究的植物很相似。因为没有详细地观察不能断定。不过,我想是以在试验基础上提高光合作用效率的植物中产生特殊的过氧化物酶体的被改良了的野葛。但是我没有给它像这样的特定个体的盲点突然发生的性质,并且首先花是不同的。只能在一瞬间看到,开的是玫瑰,对吧?还有薰衣草的香味。但我没有改造过我研究的植物。

胜山研究员:那么藤崎女士的异常性,不是您自己故意得来的。

SCP-1787-JP:是的。虽然我喜欢植物,但是这样做对工作的影响太大了。实际上我就是因为这个被你们找到的。

胜山研究员:原来如此。那么,藤崎女士认为什么是异常性契机呢?精神上的变化,或者是什么变化吗?

SCP-1787-JP:是啊。这段时间里最能考虑到的还是我女儿的死。

胜山研究员:您女儿就是去世的杏啊。听说她是自杀的,如果不会觉得痛苦的话,请告诉我杏的事。

SCP-1787-JP:没关系。女儿是我和研究生时代的朋友之间的孩子。我怀孕是在25岁的时候,那时我在现在的工作单位工作。本来我不想和别人结婚,我不想生孩子,因为我太忙了不能这样做。研究正忙着呢……都没时间去住院。一边用药抑制痛苦什么的一边推进着研究,不过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足月了。然后出生的就是女儿杏。

胜山研究员:原来如此。藤崎女士确实好像没结婚啊。作为杏的父亲的您的朋友对您有了孩子这件事没有接近过您吗?

SCP-1787-JP:没什么。或者说,我和他只是睡过一次。为什么会和他有这样的关系,现在我想不起来,老实说也没怎么在意。而且,我没有时间对他说“我们有孩子了,你负责任吧”。

胜山研究员:这样啊。可以先问一下对方的名字吗?

SCP-1787-JP:我记得好像是叫做安藤……安藤广繁吧4

胜山研究员:非常感谢。回到刚才的话题,听说杏是因为在学校被欺负而自杀的,关于这件事,你有没有听说过?

SCP-1787-JP:没有。听到我女儿死了,我很惊讶。听说发生了那样的事。那之后警察问了我很多事情,好像倒了大霉。但具体做了什么我不太关心。只是,因为后来发现了遗书,与其说是她忽然就希望死去,不如说是从原来就一直想死去。

胜山研究员:是吗?您没有注意到杏自杀的征兆吗?

SCP-1787-JP:没有。我完全没和女儿说过话。而且,假如注意到了多少也会关心一下。但是因为实际上没做所以引起了那么大的骚动。当地的报社不断地来采访,警察的审讯也真的麻烦。

胜山研究员:对于失去女儿这件事,您有什么想法吗?

SCP-1787-JP:当然有啊。我对此很震惊,因为我对她做了各种各样的处理,但是现在都毫无意义了。

胜山研究员:啊,不对,我想问的是“您对女儿的死感觉如何?”而不是那种事。不是利益和不利那一方面,是有关感情的部分。

SCP-1787-JP:我不是说了“对此很震惊”吗?充满感情的想法是指什么?啊,我失去了我的女儿,但是不像世间一般的失去亲人的家庭那样会感觉到“悲伤”之类的东西。是那种意思的问题吗?

胜山研究员:嗯嗯。

SCP-1787-JP:啊,是这样的。我对我女儿几乎不感兴趣。因此失去了她我也不会感到悲伤,不过如果花瓶里的花枯萎了的时候我是会相当伤心的。刚才我说了关于女儿的成长吧?我女儿出生后,因为自己照顾不过来想要把她带到公司做实验材料,但是被拒绝了。他们说“我们使用的实验动物是进行了基因构成的高度同一化,而且只在既定条件下生长的动物。杂种个体是不需要的”之类的,因为太正式了什么也不能说。所以我无法摆脱我的女儿或者拿她去做实验,就必须得照顾她了。

胜山研究员:原来如此。藤崎女士刚才说过“对女儿做了各种各样的处理”,请问采取了怎样的措施呢?

SCP-1787-JP:那个,比如说让我认识的同事来给她的喉咙做了手术。虽然说我不是人体工程学专业的,但我记得是换了声带:她想要大声喊的话声带就会漏气。多亏了这一点,我没有听到烦人的哭声。后来因为她会饿所以又改造了,在她体内附着了植物,以光合作用能供给能源——啊,这也就是“我为女儿种的植物”。那些植物是强化过的,可以为她生产有机物,因此我也不会有准备饭菜的麻烦,真的很感谢过去的自己。

胜山研究员:植物能光合作用但是它们不需要运动,所以应该是可以提供能量吧。但是即使它们被强化过,能够给人这样到处移动的生物供给能量吗?

SCP-1787-JP:能,所以我就极力劝她动起来,不要整天躺在阳台上浪费能源。嘛啊,似乎她发育得也不好,身高和体重好象比同年龄的孩子低。啊,这样想来,女儿被欺负的原因也好像明白了。没法大声喊出来的矮个同学,不是最棒的靶子吗?

胜山研究员:你对自己的女儿不抱有像爱情一样的东西吗?

SCP-1787-JP:完全没有。我觉得我的那种感情好像很淡薄,我对女儿没感到特别的价值。既不能当实验体,也不能丢弃,只是浪费能源的非生产性的生物,我反而讨厌她了。但是因为考虑到面子还是做了最低限度的事情哦?自从女儿开始上学后,我从我购买食物的钱里面划出了一笔,为她准备了工具和衣服。

胜山研究员:是吗……藤崎女士认为女儿和自己的异常性有什么关联吗?

SCP-1787-JP:就像刚才说的,在我身后生长的植物,和我为女儿种的植物很像。虽然有一些差异……譬如说它和我为女儿种的那种并不一样。或者说,我为女儿种的植物是为了抑制花芽形成而特别改良的。如果有开花的养分,它可以张开叶子,将茎伸长,把养分向主体输送。第二个是气味,我给女儿种的植物都是无味的,理由和刚才一样,是为了防止额外的能量使用。

胜山研究员:您认为这些差异有任何原因或理由吗?

SCP-1787-JP:怎么说呢……就是家里总有蓝玫瑰和薰衣草的香味。

胜山研究员:请您详细说一下。

SCP-1787-JP:好的。首先是花,那朵花与我喜欢的一种花很相似。它是我创造的,那花也是美丽的颜色。普通的蓝色玫瑰因为无法合成足量的翠雀花素5,所以到最后总是戏剧性的变得不再是蓝色。不过这一种花则是竭尽全力地达到了理想的蓝。深的或者浅的,美丽的蓝色……连我自己都被它迷恋上了。因为它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所以说我切了一枝插在我桌子上的花瓶里。我周围的花和那个很像,但是因为只能看见一瞬间所以说无法判断……然后是气味,我很喜欢薰衣草的气味,在洗澡的时候会用薰衣草精油,还有就是阳台的除臭剂也是薰衣草香味的程度吧?

胜山研究员:这样啊。藤崎女士说只能在一瞬间看到因你的异常性而产生的植物,那么其理由有哪些呢?

SCP-1787-JP:我想?大概是被讨厌了吧。或者,如果这个植物是女儿转生的话,大概是因为她还活着的时候我对她说了“好碍事,不要进入我视线里来”吧。

胜山研究员:转生,是吗?为什么这么想?

SCP-1787-JP:不,我不能很有逻辑地解释,但是我周围生长的植物类似于我为女儿种植的植物,它们的行为也和她非常相似。当我接近时,它就会像逃跑一样枯萎,不会进入我的视线。

胜山研究员:……这样啊。最后,您女儿的遗书里好像没有关于您虐待她的文字。在警方进行的讯问笔录中也没有你对杏实施虐待的内容,恐怕杏没有向别人坦白你的虐待。那有什么理由呢?

SCP-1787-JP:我完全不明白。从警察那里得知遗书的存在还是第一次,但是她没有写如何恨我,真是意外。甚至连“谢谢你养育我”这样的感谢的话都说了。也许她其实并不恨我。

胜山研究员:这样啊。那么采访到此结束。

SCP-1787-JP:啊,等一下。我有点小要求。

胜山研究员:是什么事?

SCP-1787-JP:这个植物,这个植物的数据分析能给我看一看吗?

胜山研究员:那是为什么呢?有什么担心的事吗?

SCP-1787-JP:说是担心……其实不一样。只是单纯的“在意”。我周围的植物,是至今为止从未见过的未知植物。如果有不知道的事的话,人不是都想要去探索明白吗?请告诉我:那个植物的基因是豆科,还是玫瑰科?三片复叶的叶子类似于野葛,还有其他特征吗?线粒体和色素体的DNA是什么样?花的色素是哪一种?CDK6的活性如何?我给女儿种植的植物插入了促进MMC7向SLGC8分化的编程基因群,那个有作用吗?LFY基因9的抑制有效吗?我为女儿种的植物是LFY、FD的双重变异体10,不过又是怎样长出花芽的呢?

胜山研究员:现在没有进行那些具体的研究。请您冷静一点。

SCP-1787-JP:还没进行吗!?我都已经被收容超过72小时了,为什么进展这么不顺利……对了!干脆你们雇佣我吧!我来研究一下。那样的话,你们的研究会大幅度跃进的!这对你们没有坏处吧?交给我吧。关于花卉园艺,我是专业的!

胜山研究员:那是不需要的,请允许我结束吧。谢谢您,女士。

SCP-1787-JP:为什么那么冷淡呢!你也是个研究员吧?那种植物是如何产生,如何急速成长的呢?它不从根部的水分吸收和养分的摄取,那是通过怎样的过程得到增长必要的能源?它究竟是怎么出现的呢?不想知道吗!?而且,我女儿死后那种花就会出现,我终于对女儿有了兴趣!我不能直接研究那种植物真的、真的很遗憾。如果覆盖着我的植物是我女儿转生的话,我终于想要研究一下我女儿了!我觉得她很可爱,想更了解她……拜托了。请让我爱我女儿!

胜山研究员:藤崎女士,我们将考虑并判断这一点,因此今天就是这样。我以后会再来拜访。

SCP-1787-JP:[谩骂]。所以你才会总是待在垃圾桶里!因为你总是之后行动以确保稳定性!如果你不做不顾风险的研究,是不可能成为先驱的!

(录音结束)

根据以上的采访,进行了推定SCP-1787-JP起源于藤崎杏的调查。但是杏的死亡并不可疑,其遗体亦已火化,未能获得有意义的信息。此外在采访后对SCP-1787-JP的住宅进行的搜查中也未能采集到可客观证明杏受到母亲虐待的物品。SCP-1787-JP所属的日本生类创研设施已经撤销,有关SCP-1787-JP和杏的信息仅限定于SCP-1787-JP本人的证言。今后SCP-1787-JP将进行包括询问在内的多次调查,但无论如何均不允许SCP-1787-JP进行关于自身的异常性的具体研究。

附录2:SCP-1787-JP-1生长的地点可确认D级Ⅰ型灵体11的存在。该灵体除了在SCP-1787-JP的视野范围内移动以外,不会进行显眼的动作。SCP-1787-JP或杏与该D级Ⅰ型灵体存在的关系不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