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791
louiseroom.jpg

SCP-1791-E-1的4号房间,代表SCP-1971-E在██/██/1929到██/██/1932之前的生活。

项目编号:SCP-179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机动特遣队Epsilon-7(“神仙教母”)将负责将SCP-1791-X个体抓回生物研究区-12的16号单元进行收容。在接触SCP-1791-X后应立即对其进行镇定,并从其住所中带走。在收容后,其住所的内容和建筑结构必须得到检查,之后才可向平民开放。

SCP-1791-X个体收容于单独的标准人形收容间内。收容间内所有区域都须处在监控下,除入口和通往SCP-1791-X-1的门外不可有其他的门。个体可每月要求一次阅读材料(由首席研究员██████批准),但不得与站点人员进行闲谈。不得向SCP-1791-X告知其他个体的存在。自██/██/████以来,有9名SCP-1791个体已被定位收容。

编号为SCP-1791-Omega的潜在实体仍未被定位收容。

描述:SCP-1791-A到-J(统称SCP-1791-X)为生物学上的人类兄弟姐妹,每一个体均与一空间异常SCP-1791-X-11相连。若短暂观察,SCP-1791-X的居所与常规单人间没有差别。然而每一住所内都会有一未被记录的暗门藏在房内最少被使用的区域,如储藏柜背后或客房内。该门通往异常空间SCP-1791-X-1,这是一处类似中度强迫性囤积者起居室的空间。该空间内距入口最近的位置会放有大量SCP-1791-X的个人物品;包括不同的物品和当前正被个体所使用物品的复制品。2

该异常空间呈约12度的对数螺旋,内有平均7个相互连续的房间3。每一房间内的内容与SCP-1791-X个体一生中过往使用的物品相似,从最靠近门位置的当前物品向深处逆时间分布,一直追溯到婴儿时期的物品。在个体一生中被长期使用的物品会在多个房间中持续出现多次。SCP-1791-X-1的确切内容因个体和时间的增长有所变化。螺旋的长度与个体的年龄、曾用住所数量、以及财产积累质量成正比;SCP-1791-X年轻个体的对应空间内仅有4间房间,螺旋长度87米,而年龄最老个体的对应空间内有19个房间,长度354米。

螺旋中心点的最后房间为一无家具空间,大小约7m x0.7m x 1.6 m,完全由子宫组织构成。周围温度平均在37.9°C。分析显示该房间内肉体与SCP-1791-X的生物学母亲在基因上可能相符。

当前测试数据显示SCP-1791-X个体均“携带”自己有自己专属的SCP-1791-X-1并能将其带到自己所居住的任何地点。定义住所的参数尚不明了,但所有SCP-1791-X-1均会在SCP-1791-X在被收容的一个月内从原处消失,转移到收容间中;对象在与SCP-1791-X-1个体长距离分离时会出现程度不一的焦虑和激动。

基金会正在尝试定位SCP-1791-X的生物学母亲SCP-1791-Omega,迄今没有成功。正在进行更多搜寻。

附录3.1.05.a,██/██/████:记录确认所有SCP-1791-X个体均是由美国军方雇用人士从不同的公共福利机构收养,并随其养父母一同生活到监护人去世,一般都是在SCP-1791-X近20岁时。4名SCP-1791-X个体报告每周至少有一次会在子宫房间内睡觉。两名个体报告不会有规律地进入SCP-1791,但发现其“很舒服”。SCP-1791-H在被收容前显然不知晓SCP-1791-H-1在其公寓内的存在,对此信息表现出极度紧张,出现包括间歇性恐慌的症状,并伴有持续性的恶心、头昏、呕吐及哭泣。SCP-1791-H之前并不知晓自己是被收养的。

附录7.3.02.f,██/██/████:SCP-1791-A-1的最外层房间变为 SCP-1791-A在Site-19前收容间的样式,11个可运作监控探头一并在内。接收到信息的记录地点尚未被确认。在被问及时,SCP-1791-A表示对此不知情,但对研究员进一步“闯入”的提议表现出愤怒。反复描述SCP-1791-A-1为“唯一感觉是家的地方”。

附录14.3.07.a,██/██/████:

受访者:SCP-1791-B,██████████ █████女士

采访者:特工J. Munevar,由N███████博士监督

前言:因SCP-1791-B在被基金会收容的██年里总体表现出温顺配合,N███████博士授权特工Munevar对其进行采访程序实践。对象为一老年法国女性,下面是特工Munevar对SCP-1791-B采访的摘录。

<记录开始>

SCP-1791-B:有次我发现Michel在那,你知道的。坐在我们假装是我们鲁昂客厅的垃圾堆上。读报纸。

特工Munevar:你做何回应?

SCP-1791-B:(停顿4秒)我用那个-假的那个-生日送我的瓷砂锅盘砸了他,砸到那东西碎在我手上。他的脸。上帝啊。那之后我再没回过家。

特工Munevar:回鲁昂?

SCP-1791-B:不。(停顿9秒。SCP-1791-B从口中拿出雪茄包装纸)傻瓜。

特工Munevar:那么“家”是—

SCP-1791-B:家是你摆脱不了的狗。家是就算我离开也会跟随的那个东西。

<记录结束>

结语:自其被收容以来,SCP-1791-B是SCP-1791-X中唯一一个不曾进入自己专有SCP-1791-X-1的个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