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10
Protector.jpg

SCP-1810的图片。于1932年拍摄于法国巴黎一处街角。

项目编号:SCP-181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810现收容于Site147的一间大型人形收容单元中,并配有一个提供各式玩具、书籍、美术用品的休息区。每日提供给项目三餐,搭配参照由基金会雇佣的营养学家给出的建议。所有提供给SCP-1810的食物和饮料中都将被加入抗抑郁剂和微量镇静剂,以此减少项目因不能进行它希望的工作而带来的心理压力、与基金会安保人员交流中产生的紧张情绪和再次尝试突破收容或脱离基金会掌控的可能性。基金会人员与SCP-1810的交流必须以流利的法语进行。SCP-1810被允许每天进入休息区至多四个小时;此项特权可以在SCP-1810表现出不配合时由安保人员或首席研究员决定予以撤销。

自事故147-1995-7起,SCP-1810不再被允许接触记录材料或人形玩具,其收容室的门已进行了进一步加固以承受更强的物理攻击,且一名额外的便衣安保人员已被分配来在收容室外亲自与SCP-1810交流。所有被分配到该职位的人员必须有在处理人形SCP项目时少有情绪化反应的可证明工作历史,并且必须对过度武力心存厌恶。此外,驻站心理学家必须保持随叫随到以在SCP-1810的创伤后精神失调和严重抑郁失调发作时安抚之。参见附录1810-C1 和采访记录1810-1以获取SCP-1810异常效应的更多信息。

描述:SCP-1810是一名3.8M高、81.6KG重的人形实体,其全身被炭灰色的不明织物包裹,脸部也被其完全覆盖而不能辨识。此外,两个由不明合金制成的巨大碟状物被固定在大约是双耳的位置。所有这些物件至今完全无法从SCP-1810身上移除。项目能流利地使用法语(虽然只有儿童的水平),并对“皮埃罗Pierrot”这个写在其衣物领头里侧的名字做出回应。尽管项已经被收容了近70年,项目自身完全没有展现出任何身体老化,当前推测项目对老化免疫,且若无外来伤害可以实现永生。从事故147-1995-7的后果来看,SCP-1810不具有异常的自愈能力,其伤口愈合速度与普通人类相同。参见附录1810-C1以获取详情。

SCP-1810的异常效应会在它处于一个被其认定为“走失”的儿童的500M范围内时显现。SCP-1810 会主动照看这些儿童,并会尝试满足他们的需求和要求。但是,SCP-1810似乎在满足儿童需求上存在某种错误的理解。它总是会采取暴力手段或是以偷窃来满足被照看的儿童,并在保护、满足儿童的过程中展现出异常强大的力量。

SCP-1810在1947年被基金会发现,当时目击者报告称一个不明生物正在法国巴黎的市郊诱拐儿童,并从邻居家中偷盗各种物品。数个记录到SCP-1810的相片和录像卷被发现并在Site147的信息掩盖过程中被销毁,基金会对所有的目击者都进行了记忆删除,并散播了一个当地狂欢节工作人员绑架、杀害儿童的故事为掩盖。

附录1810-C1:于██/██/1995,SCP-1810于其每日休息过程中观看了数段当代的儿童教育型娱乐节目的录像,这之后它突然在收容室中站起,开始敲打提供给它的电视和VCR,击碎了电视屏幕并开始击打收容室的地面。之后,SCP-1810开始攻击收容室的房门并要求被释放,同时宣称它必须“保护那些孩子”。站点安保人员赶到企图制服SCP-1810,却在打开收容房间门的瞬间被SCP-1810以此前从未展现过的巨大力量全部甩飞而陷入昏迷。

在SCP-1810到达大厅尽头时,第二支安保小队赶到并以电棍击昏了SCP-1810,最终将其移回收容房间。所有人员受到的伤害均已得到处理,包括SCP-1810头部一处之前未报告、在其被送回收容室后又受到的伤害。对SCP-1810在逃跑前查看的视频的逐帧检查显示当时它正看到了电视节目[资料删除] 中一段与恐吓、瞪视儿童有关的特别段落。

抄录自站点主任A. Beaufort对Site147的管理日志:事故147-1995-7

“看起来这证实了SCP-1810不仅是对儿童有着被强化的情绪反应,而是对任何被它认作是处在危险或紧张状态的儿童的对象都有。此外这也说明它的力量会在情绪激动的过程中随之增强。收容协议已按照这一可靠理论被修订,而作为对此次突破尝试的惩罚SCP-1810的特权将被撤销一周。而如果它还是有更多的突破收容尝试,更多的惩罚措施也将随之执行。他可能有着孩子的心灵,但是我们不能让它违背我们对它行为的预期和与站点协议的合作….此外,我特此将SCP-1810的项目等级由Safe提升为Euclid来与必要的收容安保措施增强相一致。”

“…安保人员Roux因其行为已被处以一周监禁,并会在监禁结束时立即调往一个独立翼区。我希望他能从这件事中吸取教训,因为我不会容忍在收容过程中对处于我们控制下的SCP对象或实体施以过度武力的行为。我们的工作应当是精准而有效,而不是残忍或粗糙。它已经被重新收容且制服。任何更进一步的行动都是不必要的…我们确保,我们收容。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保护。而这也包括那些已经被我们收容了的。以上就是全部内容。”

采访记录1810-1

被采访者:Madeline O███████,6岁,在SCP-1810最初被收容时正受其照看。

采访者:Amelia J. P█████醫生,基金会雇佣的儿童心理学专家。

前言:下面的采访是在SCP-1810最初收容的13小时后进行,且也是Madeline被SCP-1810俘获后约第7天。该儿童当时身体处于极虚弱状态,基金会正在对其进行医疗处理。所有段落已从法语翻译以便于归档。为了与目击者更清楚的交流,下文中SCP-1810被直接称为“皮埃罗”。此外,该儿童的发言也已被书面标准化处理已进行归档。要查阅带有语法错误和俗语的法语原文复本请向记录部申请。

结语:在采访结束后,目击者对于该事件的记忆已被掩盖,她被送往Site外的医疗机构继续治疗,并在康复后被送往孤儿院。在对SCP-1810被俘获的区域的清理中,基金会人员发现了数具儿童尸体被堆放在一个房间内,一旁放着被水模糊的道歉信。在该区域的墙上刻有一些词句,内容是对象对回家的渴望。此外,一具被肢解的马的尸体也在房间中被找到,侧面刻着“Mauvais”1和“Faux”2的字样。一副画有SCP-1810、主要目击者和那匹马的粗糙画作被发现揉成团扔在房间一角。目击者描述的“钥匙”的所在位置一直没有被找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