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11
buk.jpg

回收时的SCP-1811

项目编号:SCP-1811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811被收容于Site-68的标准收容储物柜内。SCP-1811-1至217的实例当前被保存在308房间,基金会图书馆一个限制人员进入的区域中。接触上述物品需要3级许可,并应征得负责SCP-1811的研究人员同意。

描述:SCP-1811是一个大小为0.8m x 0.8m x 0.2m的书架,由尚未确认种类的木材制成,表面刷有棕色涂料并配有米黄色乙烯基衬边。置于SCP-1811书架上的书本有可能相互融合并经由一轮复制产生出新的书本(命名为SCP-1811-X,X是编号)。经这一过程产生的书卷不显现任何异常物理特性,但其有可能包含具有潜在危险的信息。

为使融合过程发生,应将两本书相互贴放置于书架中,直至书本表面落有一层明显的灰尘。这两本书必须以相同的字母写就,但不必是相同的语言。如果所用字母相同但使用了不同的注音符号,复制仍可发生,但概率有所降低。例如,一本英文书籍可以与特定的法文书籍结合,但无法与任何希腊语书籍结合。

在两本书相互融合后,其中的字符会被打乱并形成新的条理通顺的文本,此文本以原先书籍中的字母可对应的任意一种语言所写就。该书卷随后对其页面进行复制,在此过程尺寸变为原先的两倍。紧接着,该书卷会分成完全相同的两本书,每一本都再次打乱其中的字符顺序并各自分成两本不同的书。最终结果为原先的两本书籍将由四个SCP-1811-X实例代替,总共包含的字符数量为原先印刷的字符数量的两倍。如果书本被移动或灰尘层被清理,该过程将不可逆地停止。

封面或封底插图不会复制,且要么在这一过程中丢失,要么被SCP-1811-X实例之一原封不动地使用。内容大多为照片或插图的书卷不会受到SCP-1811的影响。但是,包含数学算式、化学方程式、表格或图表的书本会发生融合,其产生的SCP-1811-X实例中原先的符号和线条会被重排为不同的等式和图表。

SCP-1811-1至56是在回收SCP-1811过程中寻获的先前未知的书本。

SCP-1811-57是被撕毁并烧焦的一本未知书籍的封面(《掩饰与消失:苏联国家安全部的一百零一个有趣技巧》,作者为阿斯格罗斯 哲因斯基(Azgaroth Dzerzhinsky))。该书的剩余部分尚未寻获,并被推定为已灭失。

SCP-1811-58至217是基金会实验过程中产生的书籍。

历史:SCP-1811于1995年6月在一家二手书店(美国,马萨诸塞州,伍斯特市,纸塔(The Paper Pagoda)书店)被回收。上述书店的主人,艾德里安 巴尔斯韦尔(Adrian Balswell),当前下落不明。在巴尔斯韦尔先生消失时,他正受到美国税务局的调查。其被发现于1989年至1994年间以多个不同的笔名出版了7部商业上大获成功的小说,总收入约为三百万美元。此人消失的不寻常的案情和纸塔书店中发现的性质可疑的书籍吸引了基金会特工████████的注意力。巴尔斯韦尔先生的日记表明SCP-1811可能是异常物品。

附录1811:艾德里安 巴尔斯韦尔日记的片段。该日记保存状况不良,大部分内容已被撕毁并焚烧。

1976年1月19日
又被拒稿了。为什么没有人喜欢我的小说呢?他们何必如此刻薄呢?我一直就此努力但似乎只是在原地打转。我整天卖书;别人可能觉得我应该能写出自己的一本书来。

(稍后) 我找不到《洛夫克拉夫特选集(Lovecraft Omnibus)》了。沃德豪斯(Wodehouse)系列的书也不见了。我确定他们之前放在后面那个又小又丑的书架上。我在那找到了4本之前我没有见过的书。其中之一是名叫《布兰丁上的阴影(The Shadow over Blandings)》的中篇小说,作者是阿尔杰农 怀特伍德(Algernon Whitewood)。另一本是一册3页的、没有署名的书,题目叫《爱情三棱镜和其他非柏拉图立方体(Love Triangular Prism and Other Non-Platonic Solids)》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一定是陶尔斯(Towers)开的玩笑,那个(字迹过于潦草)。

1976年1月24日
相当惊人。那个中篇小说写的很好。其中把轻度幽默和悲观思索很奇怪地混杂在一起,但写作技巧相当纯熟。我问了一圈,没有人听说过那个作者。要是我能写出这样的书就好了…剩下三本写的很烂。我把它们送给奶奶当厕纸了。

1977年11月2日
又一次出现了。我的妈啊这次是《辨证法模拟理论(Theories of Dialectic Simulation)》!我从没买过那本书。这些书一定正在增殖。这是唯一可能的解释。

(未标日期)
蠢猫把摞起来的书碰掉了,现在我又得从头开始了。好慢啊。我本想往书上多抹点灰,以便让魔法加速生效,可惜并无作用。不过把书直立着放我就可以同时让更多的书增殖了。

(未标日期)
-我又写了一本弱智小说!现在我要把它和我那本旧书《现代物理》(1931年版)配对。结果一定会很有意思。这个小书架可真奇妙。但这种知识究竟,从何而来呢?我一定要搞——

1995年6月9日
(字迹过于潦草)猫消失了。陶尔斯去哪了?那个清洁女工不见了。人们将来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会提起。(字迹过于潦草)白痴说的“手稿是烧不掉的”2?我们将会见证一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