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18
SCP-1818.jpg

一SCP-1818-A实体

项目编号:SCP-181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正与███████公司进行交流以确保不会有引发SCP-1818情况的航班起飞。任何已安排的与情况相符的航班将被延迟到13:40 GMT(格林威治时间),除非它是被安排用于进行与SCP-1818实验的;此类航班不应携带无关的乘客。

所有由SCP-1818产生的SCP-1818-A生物将在Site-156的Biological Research Section 2B内进行储存和研究。SCP-1818-B实体,和其他可能观察到整个事件发生的人,将被扣留并尽早实行B级记忆消除。详情见文件1818-D。

描述:SCP-1818是对一个现象的代称,该现象只发生在所有在在13:31和13:36 GMT之间起飞的,在格拉斯哥、苏格兰和德国的朗德哈根之间飞行的公共███████航班上。在此时,这些地点之间飞行的航班也不会显示出异常属性,除非其与███████1一起进行安排和组织。此事件的效应已知发生在飞机之内,约占用飞行过程中的10到20分钟。SCP-1818典型过程如下:

  • 阶段1:首先,一只死去的黑色雌性家兔(Oryctolagus cuniculus)的尸体,称之为SCP-1818-A,将会在飞机的行李舱内被发现。死因一般是窒息,而尸体的状态指出该动物可能刚死不久或其尸体保存十分完好。
  • 阶段2:一名单身乘客(称之为SCP-1818-B)将显示出悲痛的迹象,诸如哭泣或惨呼。受影响的人员已知会重复名字“Molly”或“Molly夫人”。在整个阶段2事件中,SCP-1818-B将不会回应其他乘客的反应。该行为将持续5到10分钟。
  • 阶段3:SCP-1818-A在此时似乎自行活化并恢复其行动功能,且没有受伤的痕迹留存-未知这是如何发生的。该过程将伴随有SCP-1818-B的大叫和兴奋表现,并将和SCP-1818-A一直进行游戏活动直到航班结束。一旦着陆,此人将停止怪异举动,并不会记得他们在事件中的行为。
在发生的SCP-1818中观察到互相之间有明显的差别。数个值得注意的例子按照事件顺序排列如下:
例子编号 描述
1 SCP-1818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在阶段1该发生的时间,装在飞机内的监视器开始播放一只死兔子的录像。阶段2与3进行的记录监视器表现为SCP-1818-A的正常情况。
2 SCP-1818-A的尸体似乎被作为肉用来烹制农家馅饼(cottage pie),并装在一个标准容器内送给SCP-1818-B享用。阶段2过程正常;尽管如此,在阶段3里该生物似乎没有恢复因为烹饪造成的伤口。航班上的乘客,包括SCP-1818-B,都没有发现该异常。
3 SCP-1818没有完全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回收到一只欧洲黑兔的腿和部分躯干。直到阶段3,这些肢体被观测到偶尔会抽搐,并在着陆后停止了活动。没有乘客注意到这个差异,并在整个事件中把这些肢体当做整体对待。
4 在阶段2,在飞机内发现了一只活的雄性白兔。这导致了SCP-1818-B的敌意行为,其试图通过节流阀杀掉该兔子。SCP-1818-B没有回应航班其他人的询问,阶段3没有发生。
5 该事件详情未知。一架███████航班在SCP-1818的条件下起飞产生了收容失败的结果,坠毁在██████,█████的乡间。在回收时,坠毁地点有153只雌性黑兔的尸体。没有在飞机上发现记录中人类乘客的尸体。

备注:下列文字被发现用圆珠笔写在███████航班的小册子上,明显是某个在例子5的事故中的幸存者所写。

我一点都不记得到底发生什么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