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2

項目編號:SCP-182

項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82被保管在距离格陵兰海滩10km远的无人岛上的一座全封闭小型建筑内。一队由5名警卫组成的守卫被指派全天守卫目标。守卫要每月被检查一次精神的健康情况;若被发现精神有任何损伤,他们要从原先的工作处被调回并在回到职位前接受全套的精神治疗。每一名守卫最多只允许连续看守SCP-182六个月,并且在重新看守182之前必须至少在其他岗位工作至少三个月。任何已经在此岛上守卫超过八个月的人员有权利拒绝再次执行守卫任务。SCP-182曾要求每天被重度镇静20小时。自从事故182-7之后,此要求被取消。

描述:SCP-182是一名白种男性,中等身材,大约45岁,腹部和头盖有不知何时的过去造成的很深的疤痕(目标提供上述信息以后,不久就被基金会于19██纳入照顾)。SCP-182是聋哑人,仿佛是弥补这些缺陷一般,目标有与生俱来的特殊能力。

SCP-182显示出能被动地进入其他生物思想的能力,包括人类与动物,并能够通过他们的感觉感受视觉与听觉,就像是作为一个乘客一般“骑”在他们的思想上。而作用的对象没有相应的感觉,看守的守卫自从██年来便一直对其轮班交换监视对象,因此没有受到有害影响。然而,当与SCP-182接触过久,97%的人类与100%的非人类测试生物会被其被动地引起“感官烦躁”而造成强烈的幻觉幻听。

这种效应极其广泛与严重,一旦在开始接触产生效果后仍不停止或继续接近SCP-182的话会引起精神崩溃。当被监禁时,SCP-182显示出能够主动地向守卫强行施加幻觉的能力,因此最好避免可能煽动到SCP-182的其他SCP与其接触(包括SCP-076-2,SCP-682,并且最好避免提起基金会所获知的SCP-182的过去往事。)。如果被影响的职员已经严重至无法区分现实与幻觉的程度,允许对其处决,因为一旦到达这种程度的被影响对象,脑死亡或永久性致命性紧张症是唯一可能的最终结果。SCP-182无法自我控制这种能力,并总是自动地通过10米内的活物来“看”和“听”。在30米外,目标能够在特定的方向“集中注意”,但不能“骑”在其他生物的意识上。戴着用心灵遮断合金(SCP之一,译者注)制成的头盔不能阻止幻象的生成,但能减缓其造成速度。因此,所有对SCP-182的心灵能力无免疫(182能力对92%的人有效,译者注)的长期守卫在看护其监狱时必须随时装备此头盔。

此外,SCP-182还能够将自己的思想进入被“骑”的目标的意识中。这种心灵“演说”是我们得知目标情报的唯一途径,守卫描述这种“演说”就想一个小人在他们的耳边说话。SCP-182似乎不会在心灵“演说”中对其他人造成基因或精神伤害,尽管有人报告那个“声音”经常在幻象中出现。

附录 182-1:SCP-182声称,那场使他失去语言和听力的意外,也同时唤醒了他的心灵能力。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目标被迫供时编造出了这些或者真的是否以前的一次生死关头唤醒了其被抑制的能力。不鼓励关于这一点向目标提出问题,因为SCP-182开始为往事感到焦虑并且成功地靠自己的意志加快自己制造精神崩溃的能力,并且在第一次提问该问题时造成了██的人员伤亡。

附录182-2:有人建议将SCP-182当作与其他有思维能力的SCP的“翻译者”来利用,但不用作交流。鉴于接近SCP-182的副作用,该建议被拒绝。

事故报告 182-7

音频从守卫房间中录取,声音被鉴定为是█████特工的,于██日/█月/19年██记录

“恩…所以,今天早上我们收到了一封来自O5的信,说镇静要求被许可了。███████医生走出去照顾182了,伙计们看上去都很开心,不断鼓掌还在敲东西。像小孩子一样。医生给他打了一针,瞬间就失去知觉了。他睡了几个小时之后,███████医生进去检查了一下保证他仍然在呼吸,我们可不想有什么意外伤亡,不是么?不管怎样,我在别的房间里,我们可以有21小时的时间好好玩点什么了,医生在撕心裂肺地叫,是类似蜘蛛还是其他什么的吓到他了吧..呃,怎..?

(接下来这段录音录到了七声枪响,音频分析显示,他们在麦克风的左上方遭到了枪击。)

“该死的…我们觉得医生终于精神崩溃了,他说在眼角余光处看到一些东西已经几天了,我们觉得182把他弄疯了。我们抽签来决定谁去搞定他,J████████ ██████特工不走运抽到了短签。现在伙计很少,因为上星期被指派了一批出去,该死的,我那时也应该走的。J███在好几分钟之后发出了尖叫,我们每个人都跳了起来而且开始走出去,雪下得到处都是,我们应该在发生什么之前撤退…啊!”

(另外又响起了八声枪响,然后是多次的滴答声。随后的声音确信是被剪辑为空白的一段。)

“呃…这些东西…我们去了182曾待过的房间,他就像死了一样躺在床上。30..也许是35尺外,J███和医生坐在地板上,流口水。好吧,他们俩都已经死了。血不断从他们嘴里流出来,看上去他们把自己舌头咬断了。我开始看到…一些东西了。我开始逃跑,我不知道其他伙计怎么样了。我躲在房子里,想等来下一次到达的船,希望我能撑住足够长的时间…”

(音频被持续记录了17分钟,一直有断断续续的尖叫声与枪声传出,同时听到两次开门声。)

“我已经知道这些伙计目前怎么样了。我不想像他们那样死。我不想再看到这些东西了。别了。”
(传出了一声枪响,音频沉默了两小时。██与███特工的尸体在屋内被发现,他们是被█████特工射杀的。█████特工被发现在录音器的旁边,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头颅。)

最终事故报告:随后经过替补人员对SCP-182的询问,目标曾作了一个非常恐怖、简直不是这个世界上的噩梦。在询问中目标一直高度紧张,经过推测分析,有可能是SCP-182在噩梦期间引起的过多负面精神使他无意识地展开了一个极大的幻觉精神场。从今以后不再向目标提供安眠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