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20
1820.jpg

测试1820-9.8期间的SCP-1820外部

项目编号:SCP-1820

项目等级:Safe Euclid,参见事故报告1820-7.3

特殊收容措施:因SCP-1820自身性质,将其收容于Site 182,并由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管理局指定为野生动物保护区以协助隔离。若边界观察站或卫星监控发现平民,MTF Tau-7(护林熊的护林员)将去进行拦截疏导,使用可用掩盖故事(参见文件1820-4.12),或者随情况使用非致命武力及B级记忆删除。D级以上人员不得进入Site 182,除非有2级监督员批准并携带标准GPS定位器和热成像摄像机。进入人员和当前的2/1820级监督员须随时监控定位器。

描述:SCP-1820是一单层木质小屋,有4窗1门,理论上位于坐标███°██’██”█, ███°██’██”█到███°██’██”█, ███°██’██”█之间。小屋的确切位置无法确认,知晓其确切位置的人无法找到它。Site 182 被设定在上述坐标范围内。若任何人员进入站点且“迷路”(定义为不知晓对象的确切或相关位置)达一定时间(从█小时到██日不等),他们将遭遇SCP-1820。

SCP-1820在以下情况下无法被定位:
• 对象对该区域十分了解,或被了解该区域的人给以详细指示
• 对象使用视频寻路(通过实时影像或记录)
• 对象的使用无线电信号三角定位
• 对象使用GPS定位寻路,由对象或他人进行有规律监控
• 对象记录其行进过程
• 对象使用遥控探索车
• 无人探索车

SCP-1820在以下情况下可被定位:
•对象随意游荡进入Site 182
•对象使用GPS寻路,但不进行规律性监控(参见事故报告1820-7.3)
•对象保持无线电联络,但不详叙其行进过程

在发现SCP-1820后,对象描述称其“舒适”且“吸引人”;晚上可见窗户中透出亮光,烟囱总是冒着烟。15%的对象还报告称有一人影站在窗边,但细节十分模糊。对象还会产生进入SCP-1820的强迫性冲动;仅有3%的对象能在看到小屋后离开。在进入SCP-1820后,与对象的无线电联络将丢失但不会超过24小时。在离开建筑后,对象报告称自己得到了良好休息且状态极佳,但生命迹象展现出[数据删除]并伴有越发严重的妄想症、黑暗恐惧症、黄蜂恐惧症1,且不再愿意再次进入SCP-1820。对象几乎完全不记得在屋内的经历。所有录制或以其他手段记录屋内情况的尝试均告失败。

已简略测试记录:

测试1820-1.4:
对象:D-12938,男,白人,32岁
装备:一台标准无线电通信器,配有耳机和备用电池,一套野外生存物品,有供14天量的食物和水。

对象被要求步行进入Site 182。对象最初抱怨称生存机会小,向其承诺释放以求配合。间歇(依指示)无线电联系持续█日██小时,之后对象在19:20遭遇 SCP-1820。对象被要求描述小屋和星象以求定位。对小屋的描述符合之前测试,星座与该区域相符,但星座间的相对位置反常(如,部分星座转动或移动到天空中不同位置)。对象还描述称有一人影在门边窗户处。这是第一次有对象描述出现人影。对象被告知他的任务已经结束,返回是其重获自由的唯一选择。对象无视提醒继续进入小屋。所有无线电联系全部中断。在14小时57分钟的联系中断后,对象突然恢复联系,称自己离开SCP-1820后状态极佳且休息良好。对象在返回过程中死亡。尸体在85小时后发现于███°██’██”█, ███°██’██”█。尸检显示死因为脱水、营养不良、疲劳和和[已编辑]。

测试1820-3.2:
对象:D-98255,女,非裔美国人,27岁
装备:一台标准无线电通信器,配有耳机和备用电池,一套野外生存物品,有供14天量的食物和水。一台数码摄像机

对象被要求步行进入Site-182,给以标准服从承诺。SCP-1820在第一次预定联络后的█小时██分遭遇小屋,时间约10:45。窗户边没有人影出现。对象被要求以视频和静止图像记录小屋外部和周边。在文件完成后,对象被要求进入SCP-1820并记录其内部。所有无线电联系中断。15分钟后联系恢复,对象表表示自己格外的休息良好且状态极佳。在被要求再次进入时,对象立即表现出敌意并开始辱骂。对象在8小时2分钟后被发现,已经丢失18kg体重,并出现严重脱水、营养不良和睡眠不足,生命迹象显示[已编辑]。随后的心理检查显示其出现严重妄想症、黑暗恐惧症和黄蜂恐惧症。对象在13天后自杀。

摄像机记忆卡内的大部分数据无法回收,所有回收到的图片均严重损坏,无法辨认。

为什么会是黄蜂恐惧?我们要知道内部情况。 -██████████博士

测试1820-9.8:
对象:D-76502,男,白人,29岁
装备:一台标准无线电通信器,配有耳机和备用电池,一套野外生存物品,有供14天量的食物和水。2台数码摄像机,2台胶片摄像机。

对象被要求步行进入Site-182,给以标准服从承诺。对象在█日██小时后于06:30遭遇SCP-1820。对象被告知用两种摄像机各一台记录对象外观,之后把摄像机留在原地进入建筑内,用剩余设备记录内部情况。无线电联系在进入后中断,一种嘶嘶声持续了1.2秒。联系在9小时19分钟后恢复,对象表表示自己格外的休息良好且状态极佳。对象能找回前两台摄像机,在█日██小时后返回。在返回后,对象丢失25kg体重,出现严重脱水、营养不良和轻微睡眠不足,生命迹象显示[已编辑]和严重[已编辑]。随后的心理检查显示其出现妄想症和严重黄蜂恐惧症。对象在2日内对人员表现出敌意,在4天后攻击███████博士时被处决。

用于记录内部情况的数码摄像机出现了与测试1820-3.2一样的数据损毁,胶片则在第二台摄像机内被烧毁。放在屋外的摄像机没有出现损坏。

事故报告1820-7.3:

在将平民引离SCP-1820期间,特工Gutierrez、Fowler和Holland与小队其他人员分离。虽然有穿戴着标准GPS定位手环,他们在向基地行走█小时后于21:30遭遇SCP-1820。监督员2/1820 ██████立即指令其返回,命令其不得进入小屋。特工Holland毫无犹豫地进入小屋,特工Gutierrez和Fowler则犹豫了一会儿。特工Gutierrez在和自己争论了3分钟后进入。特工Fowler则慢慢走开后奔跑47分钟直至倒地,在1小时22分钟后被找到。特工在Gutierrez4小时12分钟后离开小屋,特工Holland则在19小时50分钟后离开。在将其找回后,2名特工均出现严重脱水、营养不良和疲劳。特工Holland出现严重[已编辑]症状。两名特工被给予安乐死的选择。特工Holland立即表现出敌意,杀死█████博士并打伤2名守卫,随后被处决。Gutierrez特工在报告期间接受了提议。参见采访记录1820-7.3。Fowler特工没有出现心理或生理不良,仅出现了普通的PTSD。监控在70日后终止。

事后分析显示三名特工的GPS定位器在最后一次确认位置后同时停止工作。这显示SCP-1820可能存在某种感知力。

我对GPS出错的时机很好奇。若我们在█小时内(试验中最短联络间隔)重新确认位置,它还会是停止工作的吗?虽然有点荒唐,但我申请将其升级到Euclid。- ██████████博士

采访记录1820-7.3

特工1820/82 M. Gutierrez在事故1820-7.3后的报告
采访人 - ██████████博士

前言 - 对特工Gutierrez在事故1820-7.3后的分析显示其有严重妄想症、黑暗恐惧症和黄蜂恐惧症。这些症状在██/██/████的强制心理评估中没有出现。

██████████博士 - 为记录,请说出你的姓名和ID号。

特工Gutierrez - 特工Miguel Gutierrez,ID 1820/82-620013Z。

██████████博士 - 谢谢。那么你能描述一下遭遇SCP-1820的事件吗?

特工Gutierrez – 是……好吧,本来只是例行平民疏导。大概0630我们听说有远足客在接近站点,我们当然得去把他们引开。那时候我还没想那么多,但有些事绝对是有问题。根本没人会在这种时候到这里来!我肯定他们来这是有原因的。一定是……[反感的哼声]……总之,Fowler、Holland和我要去走一趟,确定其他人没有漏掉谁。我们还有无线电联络,所以不是什么大问题。队里其他人已经先去了,应该已经控制住了局面,所以我们得到指令返回基地。我们很清楚这地方,所以应该没多少路……然后……

██████████博士 -请继续。

特工Gutierrez –我们走进了一块空地,这时候那小屋突然出现在那里。天已经黑了,很奇怪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回到基地,而那地方看起来…….我觉得是不错。看着很暖和,就像..]颤抖]……就像在那歇一歇再回去会很不错。我不知道,博士。就感觉这是个好主意。

██████████博士 - 你在调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告知项目的危险性。监督员██████特别指示你们不要靠近立即返回。为何要抗命?

特工Gutierrez – 我只是……我就觉得他搞错了,应该是吧。那种地方不会有问题的。我记得有告诉自己快进去,我是说██████从来没来过,他怎么知道这一定危险呢?

██████████博士 - 能告诉我进去后发生什么了吗?你看见Holland特工了吗?任何描述都可以。

特工Gutierrez - 你得知道,我以前从没这么想过,但我没看见Holland。我打赌他藏起来了……你知道的,他都没犹豫一下就进去了!他肯定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得去-

██████████博士 - 拜托,Gutierrez特工,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特工Gutierrez – 抱歉。我……那里很黑。闻着……像是生锈了,大概吧?就像什么……老旧而锐利的东西。不是真的得……[反感的哼声]……我的脑子一片浆糊,你确定这很重要?我确定小屋很安全,很暖和。

██████████博士 - 里面是黑的?Fowler特工说窗户透着光。

特工Gutierrez – 不,我确定那里肯定是黑的。而且我觉得,……我觉得我听到了呻吟声。或者是嗡嗡声。然后就有个人?一个身影?我觉得……哦上帝那是[数据删除]。上帝,我在那怎么了博士!?[对象表现出焦躁和惊慌,花了几分钟时间对其进行安抚]

██████████博士 - Gutierrez特工,这就是我们想查清的问题。现在你是唯一进入过SCP-1820还记得情况的人。拜托你,你已经帮了大忙了,还有更多情况吗?

[特工沉默5分钟。当其再度开口,他的声音变成了无起伏的语调]

特工Gutierrez - ……他们很好,很温暖……他很好,对我关照有加。我只是个迷路的旅人,他接到我让我休息。我很高兴他接手了我的[已编辑]。我不再需要了。我能休息了。

██████████博士 - 你什么意思,“他们”是谁?你说的“他”是那个窗边的人影吗?

特工Gutierrez – 你该去拜会一下他,真的。他能帮你。他对迷路旅客很好。把你的[已编辑]给他吧博士,你不需要的。他拿走了我的,我能休息了,然后他还会得到我的骨头。

[特工Gutierrez如此漫谈了3小时,随后用头撞击采访桌自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