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36

项目编号:SCP-183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836等待重新收容1于Site-641内,位于N 74.13-W93.81,伪装为活动生态研究站及野生动物保护区,覆盖整个坎宁安湾。研究站内驻有一队全天研究组和支援人员,包括一名经过古法训练的安噶库克2和一名认证美容师3
站点周围设立50km的保护水域。水域由伪装成研究员或环保主义者的基金会武装资产巡逻。闯入者将被拦截施以C级记忆删除,之后释放到最近的定居点内。

一条通往SCP-1836上洞穴的通道已建起,限站点主管、在站萨满及美容师进入。其他人员可在有通行权限人员多数同意、或经由相关4级人员直接授权后进入。若SCP-1836出现敌对活动,萨满和美容师将从通道进入SCP-1836,实施援手协议4。若协议失败,基金会人员将撤回观察SCP-1836直至其回到不活跃状态。此时将派出MTF-89E“托马斯的小拖车”将SCP-1836拖回Site-641。

升级:援手协议被发现效力不稳定。迄今,协议在试图安抚SCP-1836D曾多次失效,导致的暴动已造成3人死亡、12人受伤,使得关键职位必须有人员填补。为保证收容,在站萨满已被给予广泛自由在SCP-1836产生敌意时选取合适仪式应对5。已为收容提供更多资源。6

升级:在██-██-████的事故后,在援手协议期间不得令鸟类进入SCP-1836附近。所有落在砂石条、SCP-1836或周围半径30米内的鸟类将被驱逐或消灭。以此方式消灭的鸟类将交由在站萨满以仪式处置。

描述:SCP-1836是一不平坦的绿色冰山,露出海面部分为90m,长度约123m。推测重量在150,000到175,000公吨间,海面下部分延伸到约450m处。潜水器探测显示SCP-1836上有很多大型隧道伸入其内部。除颜色不常见外项目似乎是一普通冰山。冰核样本显示其由普通的冰组成,其反常颜色是因冰块内部存在水藻所致。

SCP-1836-1是一鲸目哺乳动物群,位于SCP-1836内部。该生物群是由多种生物构成,其数量、构成均在变化(7),变化原因未知。迄今构成该生物群的物种有龙王鲸、陆行鲸、恐齿弓抹香鲸和剑吻海豚,最近有白鹭豚出现在SCP-1836活动中。正在调查构成生物荚的物种间是如何交流的。

项目的异常性质会在任何海生哺乳动物在项目周围50km内被非阿留申/Yukpik/因皮特人种的人类捕捕猎时出现。SCP-1836会开始加速向捕猎者靠近,速度最快可达35节,此时被捕获的海生哺乳动物(分类为SCP-1836-2)会改变方向向SCP-1836前进。若水下地形使之不可能,SCP-1836-2会采用最有效的方式使自己靠近SCP-1836周围。若SCP-1836-2在被抓住前靠近SCP-1836,SCP-1836-2会将项目置于自身和捕猎者中间的位置。

SCP-1836仅能在海上活动,故其对陆地上的猎人无法采取行动。但若猎人继续在海上船只上捕猎,SCP-1836将开始撞击捕猎船直至将其撞破,之后会强行挤入破口使之扩大。这将导致船只出现结构不稳定或者开始沉没,之后才会撤回。

若在狩猎过程中没有海生哺乳动物被杀或受伤,SCP-1836会在这之后离开船只并游走,停止活动。然而若出现了动物被杀伤的情形,SCP-1836会一直停留在沉没的船只附近。若猎人试图逃离沉船,5-30个SCP-1836-1会从SCP-1836的水下部分出现,包围捕猎人员,将其拖入水下洞穴内。这些人员的下落仍在调查中。对SCP-1836内部的探索正在等待批准。

更新:在对SCP-1836内部进行探索后发现一个小型中心房间。在房间墙内有一保存完好的因皮特年轻女子尸体。尸体上留有伤口,其手掌缺失。尸体的头部暴露在空气中。基于安全考虑仅有在站萨满和美容师可以进入该房间。

附录:

受访者:Teriaq LeChatelier,在站萨满

采访者:特工Scout Fullbrush

前言:在██-██-████的SCP-1836敌对活动后,Teriaq LeChatelier被呼叫开始援手协议。八分钟后SCP-1836停止活动,LeChatelier从SCP-1836内出现,身上出现长期暴露于低温导致的伤口,手足上有多处类似人类和海豚咬伤的伤口。在接受医疗后他对Fullbrush特工进行了下列简报。

<开始记录>

Fullbrush:好了,我们在录音。

LeChatelier:[叹气]

Fullbrush:开始吧。为记录需要,特工Fullbrush在询问Tearock LeChatelier。

LeChatelier:是Teriaq。我们认识很久了…….

Fullbrush:抱歉。

LeChatelier:[被阻隔]没事只是[听不清]

Fullbrush:好了,能告诉我在██-██-████时发生什么了吗?

LeChatelier:什么?昨天下午?昨天她对我有些生气,就这样。我讨厌梳子,我扯得有点过头然后她就咬了我一口。以她的方式。

Fullbrush:能解释一下吗?

LeChatelier:当然……在我焚香给她涂圣油之后象牙梳子老是卡住。我不知道她的头发怎么能这么乱,她一般都坐着……

Fullbrush:你说的卡住……

LeChatelier:卡住,就是,我在她的冰屋里为她梳头,有时候头发会打结卡住。你给自己梳过头吗?Fullbrush?就那样。如果你扯自己的太用力,那没什么。但是我扯到的是她,有时候就得被咬一口。所以直说吧,我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么多头发。她是位敏感的女士。

Fullbrush:那你平时是怎么处置它的这种反应?

LeChatelier:呃,看她的情绪。有时我会后退等着她。有时我会唱些什么,点些不同的香料,献祭雪橇狗。有时候她只想让我离开。我举得我做为一个男性走进她家里是不礼貌的。一般当你安抚她之后你应该是被看作一条鱼或者是来鱼和梳子的。

Fullbrush:好吧,基金会能不能做些什么帮你控制住SCP-1836?

LeChatelier:没有。你们不能帮我“控制”,但你们就是不喜欢听。

Fullbrush:所以-

LeChatelier:[打断]你们帮忙就是给我找个帮手,最好是个知道如何打理女士长发的人。找个发型师来。噢,让我能自由准备仪式。她每次发作原因都不一样。她就是不想告诉你都会有情绪,外族人,你必须不厌其烦地去了解。

Fullbrush:所以你要正式申请一位有头发打理经验的助理和更自由的操作范围?

LeChatelier:是的。听着没错。

Fullbrush:[停顿]我会叫书面文件。等着批准吧。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