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40
mortuary.jpg

Site-23中等安保停尸房

项目编号:SCP-184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840存于Site-23中等安保停尸房内。SCP-1840被保存在标准控温冷藏停尸间内。虽然SCP-1840从未完全展现出此种迹象,但重生风险防止协议已适用于该对象作为预防措施。

已在SCP-1840所在冷藏间安置摄像机和麦克风。这些仪器将每月进行检查,并根据需要进行维护。研究人员将持续记录至少六个月的录音录像以作分析。

SCP-1840研究团队内应有至少一名能流利使用赫蒙语的人员。

描述:SCP-1840是一未知男性的尸体,死亡时约50到60岁。SCP-1840以可变速率不统一地发生腐烂分解;身体不同部分以不同速度、不同方式分解。虽然其被放置于控温冷藏间,SCP-1840仍表现出在不同气候下的不同分解状况,其软组织如同处于温暖潮湿气候般快速腐烂,而其他部分却如埋入冻土的尸体般出现木乃伊化。

此外SCP-1840经历着类似部分再生的过程。已分解组织会出现重组并从逆转衰竭,即使已经达到高度腐烂和自溶状态(SCP-1840中渗出的液体被观察到会在这期间流回)。SCP-1840的不同部分似乎会随机地在再生和分解间变动。因此SCP-1840一般处在不连贯的腐烂过程中。其肢体已经腐烂或仅剩骨骼,而头部和躯干仍保留刚刚死亡的状态,反之亦然。

SCP-1840的某些部分偶尔会重生到类似活体组织的状态。尸体的气管、肺部和/或头下部若重生到相对完整的状态,将能继续以有限功能运作,使得类似人类说话的声音从个体中发出。大部分情况下,SCP-1840发出的声音为一种模糊的低语。然而,依照发声相关组织的状态,SCP-1840已被观察到发出了可辨识的赫蒙语话语。这些声音并无可识别的模式,也与SCP-1840当前所处环境及状况无关,更像是发现地村庄内居民在日常观察中的常见对话。(参见研究记录-1840获取细节)

village.jpg

SCP-1840回收现场,09/13/1970

神经成像测试显示无论其神经组织状态如何,SCP-1840的脑活动从未恢复。

SCP-1840被发现于老挝川圹省内一无名村庄内,当时基金会发现在1970年的北越军入侵中发生反常军事行动。尽管此村内有淡水泉眼和靠山的有利战略位置,冲突双方的士兵仍始终避免靠近该村庄,致使北越军和当地武装在附近山谷爆发多次高伤亡战斗。基金会调查员潜入该地区,发现村庄最近已被废弃。SCP-1840被发现于村落郊外的棚屋内。在调查队抵达前棚屋附近区域已被焚烧过约2个星期。

研究记录-1840:记录到的话语

备注:所有话语由█████研究员由赫蒙语翻译为英语。

日期 抄录
02/22/1971 <“季风季今年来得早,我是怎么给Leej说的?老人还是(无法辨认)把羊带回来。”>
01/02/1972 <“Vue就是个恶棍而且(无法辨认)让他知道我最多出五只鸡换那个破烂的(无法辨认)垃圾玩意儿。他以为我是谁?” >
08/30/1974 <“明年的收成会更好。总是如此。”>
11/13/1977 <“我很高兴你完成了旅程,太长了,老伙计。让我们(无法辨认)忘掉吧。”>
05/05/1978 <“给我保证,Leej。保证你不会踏上老路。你欠你老父(无法辨认) 我有时候还能看到他在树林深处。不能抛下祖宗的路。”>
03/17/1980 <“这些是你母亲最喜欢的。看着它们还在生长我心里很舒服。”>
04/02/1981 <“该死的战争。我们得做什么才能对付几周的旅行?告诉我你兄弟给你说过什么了,Leej。拜托。”>
07/29/1981 <“只有我能修好围栏,Sua。当然,我也会看着牛的。” >
08/02/1981 连续的不可辨认声音,推测是激动的话语和喊叫
08/03/1981 <“(不可辨认)我瞎了。我能告诉(不可辨认)求求你,找到他。找人来。这没有(不可辨认)”>
09/15/1981 <“这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一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