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41-EX
liszt.png
弗██•李██,SCP-1841的散播者

项目编号:: SCP-1841-EX

项目等级: Euclid Neutralized Euclid Keter Explained

原始收容档案回收自奇异事物研究皇家基金会(Royal Foundation for the Study of Curiosities and Phantasmagoria)档案库。 最后修改日期:1871年3月16日。

特殊收容措施: SCP-1841目前处于无法收容状态。 由于它的影响范围的广泛性和持续时间的飘忽不定,收容所有的受感染者是不可能做到的。 弗██•李██先生本人目前也置身于罗马教会和德意志帝国的保护之下,基金会无法与之取得接触。 基金会必须追踪李██先生的一切动向,并通过电报与他所前往演出或旅游的地点的警察机构联系,为避免他的出现可能导致的骚乱和不雅行为提供精神和物质上的援助。

为防止受到SCP-1841的影响,皇家基金会的研究者和其他工作人员严禁观看一切李██先生的表演。 所有受到影响并已经开始表现出破坏冲动的人,必须不惜一切手段将其制服。 为了查清SCP-1841的传播方式,已授权对受影响的个人进行身体检查。 对于受到SCP-1841影响而陷入了歇斯底里的女性,有必要的话可使用电动或手动的方式平息她们的女性冲动,以防她们做出不得体的行为。

描述: SCP-1841,也就是报章杂志上所谓的“李██热”或“李██狂”,是一系列异常的公众行为,此类异常行为只发生于那些在公开场合见到了匈牙利作曲家兼钢琴家弗██•李██先生的人身上。 通过某种当前的科学还无法解释的方式,任何人只要观看或收听了李██先生演奏钢琴——不论是演奏他自己创作的曲目还是其他作曲家的作品,都有被SCP-1841感染的危险,症状持续时间最短三小时,最长可达五年之久。 SCP-1841自从1844年在柏林首次被记载,至今在欧洲已经造成了难以计数的感染和继发感染。

暴露于李██的演奏中的人有63%会产生SCP-1841的相关症状。 女性更容易被SCP-1841打动,但年轻男性(特别是波西米亚人和坚定的独身主义者)也表现出易受影响的倾向。 在演奏进行期间,最初的症状就会显露,包括粗鲁地欢呼和叫喊,跟着曲子的节拍跳低俗的舞蹈,攻击性的言辞,以及——在很多情况下——试图接触正在演奏的李██先生,偷取他的私人物品(甚至是他丢下的垃圾或​​断琴弦)并逃离现场。 就算是在演奏进行中,也经常能观察到台下的观众为了争夺李██先生抽过的烟头或是杯中的咖啡残渣而大打出手。

在演出结束后,受感染的人大多会试图跟踪李██先生到他的住处,经常因此发生斗殴和骚乱,需要警方出手干预。 经历SCP-1841发作的人在接受审问时会坚定地把李██先生的一言一行都视为神圣,称他是史上最伟大的音乐家,并把一切从他那里偷来的随身物品当做圣物来膜拜。 这些人会试图向尽可能多的人“传教”,导致其他人产生去听演奏的渴望,这可能是继发感染的原因。 李██先生在德国巡回演出时,发生过好几次他本人还没有到达某个城市,城里就已经全面爆发SCP-1841的情况。

在某些极端病例中,感染SCP-1841的女士因为见了李██先生一面而出现了歇斯底里的症状,完全抛下了淑女应有的端庄,做出一些“夜莺”们才会做的不得体的行为。 这些重度感染者陷入了与李██先生发展亲密关系的鲜活妄想中,她们甚至不愿陪伴自己的丈夫,只要SCP-1841的影响还在持续,她们就会无法自控地做出胆大妄为的不雅举动。 盆腔按摩和电刺激被证明对暂时消除症状有效;但要注意,在进行治疗时,不可让受感染的女士心里想着李██先生,以免歇斯底里的发作进一步加深她们的妄想。

SCP-1841产生的原因不明。 在1863年李██先生本人接受的一次采访中,他声称自己也不知道这种现象是怎么回事,并否认自己有能力控制SCP-1841,他还表示对女士们见到他时出现的歇斯底里症状感到十分困扰。 由于SCP-1841拥有影响人思维的奇异力量,基金会怀疑此事可能与巴黎的“Sommes-Nous Devenus Magnifiques?”俱乐部有关;但伦敦方面至今未找到任何能证明李██先生与该组织有直接联系的证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