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44
capsule.jpg

太空舱Alpha,进入执勤前

项目编号:SCP-184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随时应有至少12名机动特遣队Omega-144的成员在Site-308待命,不少于三名特遣队成员全天同时分别在他们的沉入式太空舱中执行各自的收容协议。收容协议如下:

  1. 太空舱的消融热屏障的完整性应彻底检查并在需要时修理。太空舱应配备食物,饮用水,呼吸空气,以及执行收容协议所必要的装备1,并由相关的特遣队成员操纵。
  2. 5名特遣队成员将进入并被封闭在太空舱内。
  3. 太空舱将通过重型直升机吊放的方式放入SCP-1844内。只要可能,将回收SCP-1844内的现有太空舱。太空舱的配置,包括在SCP-1844内的太空舱位置和其抛物面圆顶的顶点轴方向,符合基金会计算办公室的操作指南。2
  4. 当太空舱进入现场后,太空舱内的5名特遣队成员将同时分别执行各自的收容协议,并不断通过响亮,清晰的声音报告他们的执行过程。特遣队成员应进行轮流操作以让其他成员得到休息。
  5. 太空舱将留在原地直到下一个太空舱准备好替换它。每一次应保证任何一个太空舱都不会在现场停留超过960小时。
  6. 太空舱应通过重型直升机起吊的方式离开SCP-1844(该程序必须得到替换的太空舱成功部署后再执行),随后特遣队成员可以离开太空舱。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特遣队成员在返回执勤前应得到足够的恢复时间。
pin.jpg

太空舱Charlie(内部细节:直径0.7mm螺丝帽的放大。)

每个太空舱将依据文件28.3.GEH的规格进行建造,包括隔热和隔音性能。太空舱的圆顶应使用纯度不低于995的纯银(可回收的宗教设备是首选3),且其形状应为抛物型。内部的金属表面应通过微雕刻上合适的文本。太空舱在无法继续在规定的容差值下使用的情况下将退役。

当前特遣队Omega-144的名册包括下面的个人身份。下列表格同时包括每个特遣队成员在太空舱内所执行的收容协议:

描述:SCP-1844是一个椭圆形的露天坑,位于31.7███° N, 35.1███°。坑的当前尺寸为直径70米,一般深度为260米,尽管还有数条狭窄的裂缝继续延伸到不确定的深度。坑的周围在官方说法下是一个军事武器销毁处,因此可能有对平民造成威胁的未爆弹。

crater.jpg

SCP-1844(由Garcia博士調查)

坑底的温度一般在3000K到5000K之间,偶尔会高达9000K。其热量的来源仍旧没有被完全理解。坑内的气体含有高浓度的一氧化碳,硫磺和其他有毒气体。

此坑,或可以通过此坑到达的一个维度外空间内,有不确定数量的敌意个体,逃出的此类个体可以通过收容规则进行抓捕。在普通情况下,这些个体被认为是不合作的。由于收容协议的有效性,SCP-1844被编级为2级上帝末世(theoeschatologic)危机。

有证据指出SCP-1844的存在在基金会对现场进行收容之前相当长一段时间就广为流传,并且某种收容协议(尽管更为原始也远没有基金会执行的那么严格)已经断断续续的执行了约有3600年。局部文件和收容记录如下:

日期或引用 摘要
约公元前1600年 大约是最早有关SCP-1844的书写记录。记录包括来自Senusret II,(新赛努特二世,埃及法老,Dyn. XII)统治时期编年史的古本手卷,指出一场位于Levant(黎凡特,是─个不精确旳历史上旳地理名称,它指旳是中东托罗斯山脉以南、地中海东岸、阿拉伯沙漠以北和上美索不达米亚以东旳─大片地区。)的埃及军事行动。记录指出埃及军队直接离开以避免干扰“寺庙祭仪”的总部,其位置符合SCP-1844的描述。
公元约70年 Vespasian将军(维斯帕先,罗马皇帝)在第一次犹太战争中对罗马第10军团Fretensis的命令中提及了SCP-1844。Vespasian命令军队不要干扰在该处的仪式活动。
公元约636年 Khalid ibn al-Walid(哈立德·伊本·瓦利德)与第四大哈里发Umar(欧麦尔·本·赫塔卜)的通信中,描述了SCP-1844并要求伊斯兰宗教授权检查该地点,因为此地点的活动加剧。信里提及“一群虔诚的基督徒和犹太教徒绕着冒烟的洞口站成一圈并祈祷,这样‘恶魔的低语’(شيطان)就不再从中出现。”
公元约1208年 Geoffrey de Villehardouin(杰佛里·维尔阿杜安),第四次圣战的记录者,描述了一次类似于SCP-1844收容失效的事件。文中说一座本笃会修道院和一座伊斯兰宗教学校建立在坑的旁边,而一次来坑中的“火风”摧毁了这两座建筑物,使得僧侣和穆斯林牧师有数天无法进行其日常收容活动,在此期间被称之为“魔鬼”和“恶魔”的个体在随意活动。应注意Geoffrey据信并没有去到现场,而是通过第二手来源编写。
公元1529年 来自罗马教皇十世写给苏丹苏莱曼一世的信里提到SCP-1844并保证尽管奥斯曼帝国正在和多个天主教势力交战,在SCP-1844地点的联合管理活动将继续进行。
公元1799年 Napoleon Bonaparte(拿破仑·波拿巴)在法国入侵Levant期间参观了地点。Napoleon派出他的首席工程师,Picard de Phélippeaux上校,研究了地点并添加了“自然哲学”原则,以加强传统收容程序。
公元1873年 基金会前身组织开始控制地点。从该日期开始对地点的活动进行了严格的记录。
公元1906年 Site主任Casimir开始进行受控制的研究,以改进收容协议,使用了各种措施测试。
公元1921年 MTF Omega-144的前身正规组织。一名特勤队成员进行收容协议的效果根据其离坑底的距离不同而有所不同。
公元1923年 SCP-1844发生了为时28分钟的收容失效。一个类似畸形幼年Ovis aries(绵羊),带有多余的角和眼睛的个体从坑底出现攻击了收容人员并在随后被摧毁。
公元1932年 累积改进的收容程序使得地震活动减少了20%,由SCP-1844引起的心理损害减少了15%。
公元1935年 引入的隔热装置使得收容协议得以在SCP-1844内部,而不是仅仅在其边缘实施。收容效果提升了30%。
公元1938年 在收容人员中引入了定期轮换制度后,特遣队成员的自杀率减少了6%。
公元1939年 SCP-1844发生了为时72分钟的收容失效。一个类似憔悴人形骑在一个白化马类生物(Equus ferus caballus)上的个体从坑中出现并逃脱。
公元1952年 引入的封闭式太空舱收容组件使得收容效果上升了20%。收容人员报告,封闭式模块系统允许收容人员在不与SCP-1844发生目视接触的情况下靠近目标,减少了由于和SCP-1844内部有关的“亵渎神明的图像”引起的注意力分散问题。尽管收容人员继续抱怨恶心,头晕,以及在轮换勤务前后有清晰,持久的幻觉。
公元1955年 收容失效导致损失了太空舱和人员。4次要收容措施阻止了数个个体从SCP-1844内逃脱。
公元1964年 太空舱内引入电子噪声抑制系统被报告进一步减少了收容人员的注意力分散,并使收容人员的自杀率减少了15%。
公元1978年 无规则的实施收容协议导致使用中的太空舱受损。Omega-144特遣队成员JPI-265(HH A. Luciani)受伤,退役并返回罗马。
公元1986年 隔热材料的进步、检查并选拔合适的特遣队成员、由特别的特遣队成员熟练实施的人类环境改造学改进了收容协议等等累积的措施将收容效果进一步提高了30%。
公元1994年 O5批准将SCP-1844的项目等级重新指定为“Euclid”
公元2011年 Site主任Zafarul祝贺收容小组在没有发生C级事故或有执勤特遣队成员死亡的情况下连续工作200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