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45
eugenio.jpg

"Official Royal Portrait" of SCP-1845-1

项目编号:SCP-184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845生活在一个完全封闭的,气候调节为北美雨林气候的栖息地内。可以进行低亮度记录的隐藏摄影机将装在栖息地内外以监视SCP-1845。SCP-1845将被提供可以补充营养的,以蔬菜为主的食品,可以为栖息地提供必要的,一般由植物和昆虫提供的补充营养。一个键盘和一个监视器被装在SCP-1845的洞穴附近,以促进SCP-1845-1和2级以及以上特工之间的交流。任何SCP-1845提出的要求将被O4一个一个的仔细决定,来鉴别项目的要求性质和SCP-1845-1和特工进行合作的乐意程度。除了测试目的,外来的动物和鸟类不得运入设施内。

SCP-1845的栖息地应在观测到任何值得怀疑的行为后进行检查,并每月定期检查两次。若发现任何工具或计划被用于逃跑,交流,武器化,生火,或对摄影机进行干扰将导致实行没收程序。若发生收容失效事件,将实施Novel Disseisin措施。

不得用SCP-1845-1接受的名字或头衔来称呼它们,也不得礼貌的对待它们。SCP-1845-1和其伙伴应当做俘虏对待,并应认为它们的盟友会在不久的将来赎回或拯救它们;记住这个概念。基金会野生动物调查小组将对SCP-1845的原生环境继续进行侦查,寻找任何未被收容的动物。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让SCP-1845注意到SCP-1006或任何非人类哺乳动物或鸟类SCP的存在。

描述:SCP-1845的当前构成如下;

  • 一只雄性美国红狐(Vulpes vulpes fulvus),在20██年进入基金会监管下时其年龄约为3岁,称之为SCP-1845-1。
  • 14只麝鼠,12只鸭子,6只秃鹰,2只鹿,3只野猫,2只狼,和2只乌鸦,称之为SCP-1845-2。
  • 26只鸽子,16只美洲狮,12只松鼠,11只绵羊,8只黑熊,6只浣熊,和1只缅甸虎,称之为SCP-1845-3。

SCP-1845-1的成员在生理学上很难与它们的野生同类区分开来。尽管如此,这些动物显示出接近人类的智慧,它们有能力在栖息地内制造有目的的简单工具并把工具展示给基金会,并有一个效仿中世纪欧洲封建制度的政府机构。

在检查中于栖息地内发现的工具包括:

  • 一台用树皮和小树枝制造的投石器。
  • 一把木柄小斧,有木质的手柄和用锋利的黑曜石制作的斧刃。
  • 点火器。
  • 原始的乐器,包括一支长笛,一个鼓,和一把类似琵琶的弦乐器。
  • 一把燧石餐刀。
  • 一把类似长矛的武器,可以装在四足动物的背部并指向前方。
  • 一把小弹弓。
  • 数幅用赭石和碾碎的昆虫作为颜料画的图画。
  • 数个十字架和雕刻或涂抹(用上面提及的颜料)在木质表面或栖息地墙壁上的宗教标志。
  • 一支小独木舟。
  • 鹅毛笔和墨水。
  • 一张用来遮挡SCP-1845洞穴入口的油布。
  • 羊毛披风和带头罩的斗篷。
  • 念珠。

SCP-1845-1是整个群落的“领导”并是唯一一个被观测到使用装入的键盘的动物。SCP-1845-1声称自己是一名高贵的继承者并宣称自己的头衔是“尊贵的殿下,欧亨尼奥二世,以神的恩典的名义,是森林之王,平原之主,巨冷杉和矮灌木公爵,沼泽伯爵,██ ███████侯爵,所有大小河流的看守者,人类城市的守护神,信仰保卫者”。SCP-1845-1声称它和它的追随者都是罗马天主教徒并似乎在祈祷时十分虔诚-它被在监视器上观测到在进食前进行祈祷,并被观测到庆祝法定假日和宗教节日,以及对群落的其他缺乏信仰的成员下令进行惩罚。

尽管无法说话,SCP-1845-1被确认有能力阅读,并在与它交谈时能听懂现代和古代的英语,法语,和拉丁语,并可以通过键盘和基金会特工进行交流。交流用的官方语言是中世纪法语。所有来自SCP-1845-1的交流都使用第一人称(比如,“朕”)

SCP-1845-1表现出丰富的学识,知识范围涵盖中世纪欧洲封建制度,天主教神学体系,古希腊和古罗马历史和神话,以及荷马,亚里士多德, 乔叟,马洛里,伯丁,莎士比亚,和塞万提斯的作品(尽管它对后者表现出了强烈的厌恶)。

SCP-1845中的SCP-1845-2是“骑士们”和“贵族们”,并声称它们被赋予的头衔是“榆树公爵”,“█████████小径的伯爵夫人”,或“蓟骑士”。而SCP-1845-3似乎是“农奴”和“平民”。这些等级规定似乎非常严格,而SCP-1845-3负责各种仆从工作,诸如制造工具,收集食物,和在监督下建造土方工程,并接受来自SCP-1845-1的指示。暴力行为会受到严格的惩罚-只发生过三例暴力行为造成的伤亡,两只鸽子和一只麝鼠,都属于SCP-1845-3阶层,并记录在案-后者随后在一次“审讯”中被指控导致了前者的死亡,并在之后被吊死。SCP-1845的成员可以通过发声和肢体语言进行交流,无论是什么物种。

目前还无法直接与SCP-1845-2和SCP-1845-3进行交流。除了SCP-1845-1之外似乎只有一只动物懂得书写语言-一只属于SCP-1845-3的浣熊,被观测到使用鹅毛笔和墨水用拉丁文写下来自SCP-1845-1的命令。根据其他成员的指示,SCP-1845-3拒绝进行任何书写。

除了上文的那些动物,另有4只动物 — 1只鸭子,1只秃鹰,和2只乌鸦 — 在SCP-1845进入收容后死在栖息地内。6只动物 — 2只鸽子,2只鸭子,1只秃鹰和1只浣熊 — 出生了。这些动物的智力成长速度与它们的父母齐平,而它们的生长周期和性成熟度则和它们的物种一样。

SCP-1845引起基金会注意是在20██,在███████, ██附近有报告出现异常的动物行为以及对人类和其他动物的攻击事件频繁发生后。初步调查小组在遭受了一群浣熊,鸭子,松鼠和野猫的攻击后不得不撤退,这些攻击的动物在脸部似乎涂抹着类似战争装饰的花纹。一支机动特遣队被派遣,并发现两组动物,分别涂有红色和黑色花纹,似乎正在互相“交战”,交战区域覆盖了██████████数百平方公里的区域,并逐渐蔓延到███████和██████的市区。通过观测发现SCP-1845-1似乎是红色军的指挥官。在两军的“激战”中,机动特遣队被困住了。在█名机动特遣队成员和██只动物死亡之后,双方阵营幸存的动物在SCP-1845-1发出一声响亮的叫声后停止了攻击,并“投降”了,允许基金会将它们投入监管之中。基金会有关机构随后在媒体上将这些行为和攻击归结于█████ █████的化学品泄漏。

SCP-1845-1宣称它并不为这场使它被抓捕的战争负责,它声称它正在報復一场来自它的“从者”的起义,一只哥伦比亚黑尾鹿(Odocoileus hemionus columbianus),声称其头衔是“西海湾公爵Baxter”。SCP-1845-1在提到这只鹿时候使用了粗话,说它是“最粗野的篡位者,流氓,和新教徒”并“使用了虚伪的巫术,刺杀了朕的王后,█████ █████王子,和朕其他的皇家成员”,并带领一大部分贵族和农民反抗它。它坚持声称这只鹿仍旧有很大的势力并正整编军队继续对抗它的国家,并声称它如果能获得释放就会击败这只鹿。没有发现SCP-1845-1描述的这只鹿,既没有在SCP-1845中发现,也没有在冲突死去的动物尸体中发现。

SCP-1845的智慧,政府形式,或SCP-1845-1的知识的来源未知。SCP-1845-1拒绝直接回答问题并对所有问题都回应以它的皇室成员的主张,并声称“自古以来”,并讨论神授君权。

SCP-1845要求物品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