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60
ProductOfHermanFuller.jpg

SCP-1860.

项目编号: SCP-1860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出于监视人员的方便考虑,SCP-1860应被收容在一隔音的标准人型收容室内。SCP-1860的收容室内应设置排水系统,以便将 SCP-1860-1输送至Sector-57进行保管和处理。目前,一切与SCP-1860的交流均被认为是没有必要的,在被进一步批准前应保持最低限度。

描述: SCP-1860是一瘦弱的人型实体。高2.1m,重31kg。SCP-1860的头部异常地长,除面部五官外,其缺乏所有的身体器官。其全身被由薄且有弹性的纸纤维人造材料覆盖。这种纸纤维的编织方式比普通的纸显得更耐久和易于伸缩。鉴别所用木材的尝试无定论,匹配最为接近的是Hellbrunner Aslee。SCP-1860始终保持跪着的姿势1,且在被移动和运输时未表现出反抗迹象。

SCP-1860会持续地分泌水性的黑墨水( SCP-1860-1)。 SCP-1860-1的来源是其腰部以下的数百个显微镜级的小孔。24小时内会产生约5升的SCP-1860-1;在未被SCP-1860操纵时,墨水不会表现出异常性质,并可正常地用于书写和绘画。

SCP-1860似乎可以通过意念操纵将SCP-1860-1变化为各种形式。通常只包含五线谱,例如音符和休止符等。SCP-1860通常将这些形式悬浮在距地面0.6m处,以顺时针轨道围绕SCP-1860自身转动。音符和符号的形成与SCP-1860在演奏时的人声部分直接相关。

SCP-1860会持续地演唱出自各部歌剧的咏叹调和序曲,且在一曲之后仅休息5秒。SCP-1860能够自如地改变自己的声音以配合演绎歌曲所需的各种声乐风格(女高音、女中音、男中音、男高音)。在和声和主旋律重合的情况下,其会同时演唱两个角色,但是观察者只能观察到其在演唱主旋律。如果在其所唱的歌曲中有必要,其也能够模仿女性和青春期时期的声音。因其所唱的歌曲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可认为其选择的歌曲之间没有相关性。

SCP-1860于 █████ ████████集贸市场边缘的一烧毁的窝棚中被回收。SCP-1860和微量的SCP-1860-1一起被发现时正在轻声哼唱。在对周边地区的搜索中发现了一些非异常的文物,贴着标签“令人不安的Herman Fuller马戏团”。在SCP-1860的附近还发现了包括写着称其“神秘的歌唱能力,因被压垮而隐退”的被烧毁海报等材料。前往取证的特工已确认大火的出现时间是基金会人员到达现场之前的约5个小时。

下述为SCP-1860在被收容期间的注目演唱曲目。相关组织 Herman-Fuller对SCP-1860演唱曲目的可能参考请参阅文件Ero-2M/1860。
乐曲选段 演唱日期 追记
Der Freischütz的的一幕,由德国作曲家Carl Maria von Weber所著 6/18/199█ SCP-1860演唱了所有的角色。在休息期间,SCP-1860注视着地面。
来自The Bohemian GirlI Dreamt I Dwelt in Marble Halls,作者Micheal William Balfe 7/4/199█ 在被收容期间,SCP-1860表现了其模仿女声的能力。
Nessun Dorma,为Giacomo Puccini所著的Turandot最终幕的一段咏叹调 Dr. Reich短暂地鼓掌,即使被隔离在收容室内,SCP-1860仍被注意到以鞠躬进行了回应。

事故1860-A: 于199█/8/10,SCP-1860周围的材料出现了一条14厘米长的裂缝。释放出被认为是由数百人同时发出的声音,达到了158分贝。之后工作人员看到SCP-1860弯腰盖住了裂缝,并与8秒之内复原。两名工作人员失聪,向SCP-1860的收容室内增加隔音材料。据记录,SCP-1860表明“我为此道歉。是我让仅有的听众聋了,这是我活该。”之后开始演唱Va, pensiero,作者 Giuseppe Verdi。

附录1860-B: 在SCP-1860曾被证明能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Dr. Montalvo试图与其进一步沟通。但SCP-1860似乎忽视了所有的问题,继续唱着下文所示的歌:

Conservati fedele;
Pensa ch'io resto, e peno,
E qualche volta almeno
Ricordati di me.

Ch'io per virtù canzone,
Parlando col mio core
converserò con te.

La gente amava e sentiva,
la mia voce amorevole era necessaria,
come uno dei primi,
i segreti che ho sentito, che sanguinano.

Un giorno ti dirò de la mia
creazione, e la vita con il circo
nato dal direttore del circo, la sua razza

Mio Fuller, così saggio
e il suo amico con la faccia all'ingiù
hanno imparato molto di più
più di quanto pensi.

之后的分析表明,SCP-1860所唱的是改换了歌词的由莫扎特所著的一段咏叹调 Conservati fedele。下文是对意大利语的粗略翻译:

保持忠诚吧
想我在此处独自哀愁
至少在有时
请记得我

歌声成为我的力量
向我的内心低语
与你交流

人们来到这里 听见我的歌声
我的歌声惹人怜爱
而首先最重要的是
我听见了秘密 他们流着血

有一天我将会告诉你
我的创生和与马戏团的生活
我乃马戏团领班的血脉

我的Fuller 如此睿智
他朋友的脸上下颠倒
他学到了很多
远比你想象得更多

此外,SCP-1860对工作人员的进一步提问均不作理会。

事故1860-B: CP-1860于200█/██/██的上午 █:██停止了歌唱,并一直注视着地面。因其没有继续歌唱的意图,遂命令D-███检查SCP-1860是否产生物理变化或出现新特性。在进入收容室后,SCP-1860开始演唱出自音乐剧Smash的主合唱Don't Forget Me。期间产生了约8升的 SCP-1860-1,主要来自 SCP-1860的眼睛。 并且SCP-1860将几行“不要忘记我(Don't Forget Me)”以 “他忘了我(He forgot me)”取而代之。在演唱完毕之后,没有进一步的异常举动被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