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64


deep.jpg

SCP-1864-Alpha。

项目编号:SCP-186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864当前收容在SCP-1846-Alpha。在其内和周围的基金会船只在新月期间应在SCP-1864-Alpha显现事件中监控平民船只的活动,并在其进入SCP-1864-Alpha周围5公里内时让其掉头。

在SCP-1864-Alpha上建立了Observiational Site-1865(观测站点1864),以在SCP-1864-Alpha显现事件之间在岛上供人员驻扎。

对SCP-1864-Alpha和SCP-1864的探索应只在SCP-1864-Alpha显现事件的黄昏和凌晨之间进行。若发生SCP-1864-3个体出现的情况,批准使用必要力量以遣散个体。

描述:SCP-1864是一个岛屿,位于哈得逊湾内东南海岸越80公里处,其当前位置和整个SCP-1864现象已经被收容。回收的信息指出SCP-1864-Alpha上的建筑最初被设计用作一个小型殖民地,不过进一步证据指出其已经被废弃超过75年。

SCP-1864-Alpha本身就是异常,其只有在新月时才可以到达。在其他时候的日间或夜间接近是不可能的;尽管似乎在接近SCP-1864-Alpha,船只会发现其并没有靠近岛屿。在SCP-1864-Alpha显现事件之间的时间,驻扎在Site-1864上的人员将无法用任何方式离开岛屿;尽管进行了各种努力,所有试图离开SCP-1864-Alpha会发现他们又回到了岛上。

SCP-1864是一个空间异常,位于SCP-1864-Alpha中央一座废弃建筑内。该建筑似乎曾经用作岛上的医院,尽管其主厅内有大量之前未知的武器和科技使得这个理论仍有疑问。用德文写的铭文被刻在主入口的一侧:

跟随孤独的说谎者的道路
深入他那腐烂的沉沦之路
眼睛被他自己邪恶的毛发缝起
锁在寂静带病的坑洞内

SCP-1864可以通过收容有异常的建筑的大厅的主大门的双重门进入。SCP-1864是一个巨大的迷宫,其建造风格与1864-Alpha一致,并环绕了一片约有15平方公里的区域,明显大于其所坐落的岛屿的总面积。对SCP-1864的初次探索得到了数组额外刻在迷宫墙上的铭文的帮助,大部分都收录在文件1864-1。在迷宫的中心是一个大水池,直径为65米。SCP-1864-1位于池侧。

labyrinth.jpg

SCP-1864迷宫的内部

SCP-1864-1是一个2级类人个体,站立高度4.3米。SCP-1864-1拥有一个连接到其下地面的细长躯干,一根单一的,伸长的类似手臂的附器连接到其背面中部,一个类似人类的面孔(除了其脸部侧面和正面多出的4只眼睛),其整体外观似乎很憔悴。

SCP-1864-1一般来说没有敌意,并能说德语,尽管其并不会特意回答问话。SCP-1864-1只愿意详细描述SCP-1864-2和SCP-1864-3个体的当前性质。此外,SCP-1864-1似乎穿着长长的白色外套,似乎是专为缺少人类肢体的它专门制作的。至今唯一和SCP-1864-1进行的全方位调查收录在附录1864-2。

在池子的底部,其深度为120米,是一个圆形的铁格栅,直径约为91厘米。池子的水,以及其他形式的物质,似乎无法穿过该格栅。由于池子的深度,以及SCP-1864内部缺少光线,需要强力光源才能看到池子底部。试图移除格栅的试图没有成功,并通常受到SCP-1864-1的阻挠。格栅之下区域内的热成像图像辨认出一个单一人形个体,约130厘米高,蜷缩在一个小型立方形房间的角落里。当前认为该个体,称之为SCP-1864-2,是[数据删除](参阅附录-3以获得SCP-1864-2的详细起源信息。

定期的,一些有敌意的4级非人形个体,称之为SCP-1864-3,将会出现在SCP-1864内外,并试图到达中央水池。此类个体的移动是无规则的,无法被电子或录音监控设备捕捉,并似乎有能力改造任何感知到它们的个体的记忆。因此,对SCP-1864-3的描述(在目击者之间)各不相同。至今,这些个体试图到达格栅的试图都没有成功,通常是因为SCP-1864-1对于这些个体的敌意。通过与SCP-1864-1的讨论,似乎这些个体正试图找到SCP-1864-2,并会导致[数据删除](SCP-1864-2的详情参阅附录2。


有关SCP-1864的额外信息

附录1:初次探索记录


附录2:SCP-1864-1的全面采访

附录3:额外收集的文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