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7

项目编号:SCP-18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87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深度镇静状态下,需要一个医疗小组24小时待命。她也需要处在一整套医疗约束下以避免其自我伤害。此外,需要避免任何将结束“循环利用”的D级人员与之接触。

SCP-187的手部必须时刻被厚实,有护垫的连指手套覆盖,以一定方法确保她无法自行取下,由于她,在过去,曾试图抓出眼球以企图忽略掉他看到的恐怖事物。她的视觉和她所看到的东西对于我们太有价值以至于无法承担失去的风险。在任何关于SCP-187的测试中她应该会拒绝睁开她的眼睛,测试人员可以采用眼部扩张器强迫其睁眼,并在其双眼睁开时进行测试。

除这些限制之外,SCP-187被认为是安全的且是一个潜在的有价值信息来源,并可以在监视下被护送到site的各处。任何她作出的访谈/评论应被记录和分析。

SCP-187可以以汤匙喂食;其任何食物中都应加入微量镇定剂。

描述:SCP-187是一个高加索血统女性,年龄小于二十岁,身高180厘米,体重40公斤(大约88磅)。她正患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必须以静脉注射喂食,因为其拒绝食用任何提供给她的食物。她正在从严重的营养不良中康复。

SCP-187的能力是独一无二的,一种我们尚未遇过的形式的预知能力。并不像其他的项目可以看到未来,SCP-187可以看到万物的两种状态——它们是什么,它们将是什么。她无法看到微小的变化,除非事物被改变了其“本质”。例如,在测试中,向之展示5名D级人员并询问谁将会换掉衣服,她无法回答。因为这么一个变化还不够激烈。然而,当问及5名D级人员谁会被枪杀,她成功地预知了每一次测试,无论何时,就好象她能看到他身上所受的枪伤。

SCP-187无法看到她正在观察的事物未来的事件或变数;相反地,她能看到其未来的状态,无论她在看什么。然而,这引出了一些独特的性质和能力,这些在我们观测的其他项目上是没有的。例如:

作为对新获得的人形/人类SCP的常规测试,SCP-187被给予了一份IQ测试题。当核对答案时,她表现出来的IQ超过300(此类测试的极值)。当然这会让她成为地球上最聪明的人类。然而,基于对她的采访,她的智力似乎并不那么卓绝。测试重复了4次,每一次,她都得到了可能得到的最高分。——她基本上正确回答了每一个问题。而当她被询问到关于这个时,她透露,她其实并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她只是看到这些答案都已经填写在上面了。当她进行一个计算机的智商测试时,她输入答案并不会影响到显示器的未来状态(使用键盘而非笔纸),她的智商是97,略低于平均水平。

这样的事发生在每一个对SCP-187的书面测试上——她能看到答案,基于她自己将要填写上的内容。这代表了一个可能性之本体论悖论——一个未来信息对当前时空的注入。这个信息,正确答案的来源,来自何处是未知或可能未知的。

SCP-187的能力是有价值的,然而。这导致她几近发疯,由于他所看到的事物。大部分心理伤害来自她在人群中所看到的那些将会死亡的人们,她同时看到他们的两种状态,他们活着,自己很健康,和他们死掉,有时甚至是正在分解的尸体,取决于他们将死亡的时间。

基于此原因,大部分时间她必须处在深度镇静的状态下,而且当他清醒时,一位工作人员必须手中备有安定片以保证其意识清醒,以便其能回答我们的问题,而不是由于其严重心理创伤,不停地在恐惧中尖叫/尝试自杀或者别的行为。

SCP-187还拒绝进食,同样是由于她的能力。当向其出示一盘食物,她就会把它们看成粪便或是半消化的混合物,同时一杯水将会被看成一杯尿液。这正是她严重营养不良的原因,鉴于此原因她必须被喂食和静脉注射溶液。

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影响SCP-187的健康,以及SCP-187的死亡对于基金会中期应急计划的影响,SCP-187在用餐期间将会蒙上眼睛。用餐时间应不超过15分钟,且应安排在一个不会发生能被其预测到的太大变化的地方。


结果证明为‘预言’的,由SCP-187作出的评判和评论:

██████博士的离婚:

SCP-187:你的戒指。
██████博士:我的戒指?
SCP-187:对,你正戴着的戒指
██████博士:它怎么了吗?
SCP-187:你没戴着它。
██████博士:我戴着呢啊,你看,就在这儿
SCP-187:你会没戴的。

██████博士的丈夫第二天签署了离婚协议。当她回到工作中时,不再戴着结婚戒指。她已经结婚19年,超过她年龄的一半,所以戴戒指被判定为“正常”而不戴戒指被判定为足够SCP-187预知的程度的异常。


D级人员的死亡事件:

D-16124:

SCP-187:他为什么肿成那样了呢?

D-16124后来在被SCP-120“调”到下一个目的地时,被暴露在真空中。

D-16198:

SCP- 187:他很帅……
访谈者:谁?站在外面那个房间里的人?
SCP- 187:是的。他的名字是什么?
访谈者:我不知道。嘿,那边那个!
D-16198转身过来面向他们,此时SCP-187深吸一口气并大哭起来,尖叫着说“他会死的。”
访谈着:他吗?你怎么知道的?
SCP- 187:他被开了个大洞在他头部左手边。

D-16198后来在试图逃离SITE的时候被以枪击处决。他可能是因为SCP-187的尖叫而逃跑的,这暗示她的预言可以进行所谓的自我实现。

D-16206:

SCP-187:他的腿他的腿他的腿他腿他腿他TMD腿在哪!?

D-16206后来死于SCP-███逃出它的房间试图逃离SITE时咬掉了他的一半身体。


SCP-███的逃跑企图:

当护送其通过site██时,SCP-187停在了SCP-███的房间前目不转睛地看着。
Klein博士:你看什么呢?
SCP-187:它怎么突破这么厚的门的呢?
Klein博士:你说什么?
SCP- 187:那扇门将近1英尺厚,它是用什么招弄坏它的呢?

17小时后,SCP-███设法由其抑制措施中重获自由,并确实地撕裂了牢房门。然而,由于Klein博士已经因SCP-187反应的发出了安全警报,所以一支武装反应团队已经就绪,并以火力压制制服了SCP-███。

维持一个24小时待命的医疗团队以确保SCP-187的良好,其成本显然很高,且我们最初的计划是分析,测试,并在我们获取所有可能的信息后处决她。然而,事实是她的能力让我们阻止SCP-███,一个Keter级对象的逃脱,这证明她的能力可能是有价值的。

已提交了一项预案关于将不可损坏的SCP带给她,以期望她将“看到”它们的死亡或损坏,并能描述出破坏和致死的手段。该提案目前未决——潜在的时间逻辑线问题需要被谨慎地考量。她可能受她所看到的处决/摧毁手段的影响,这些影响仅仅因为她看到了它们就成为了未来的既定现实。这也吸引了几个高级员工的关注。

更详细的实验信息请见实验记录187-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