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7

项目编号:SCP-18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87应全时由医护人员护理,并根据需要对她施以镇静或镇定剂。她应处在整套医疗拘束下,以避免她对其自我伤害;具体而言,她应全时戴着加垫手套,以防止她试图伤害她自己的眼睛。

如SCP-187在授权测试或站点检查期间拒绝睁开眼睛,则授权对其使用眼睑扩张器。在授权测试或站点检查期间,所有由SCP-187做出的陈述应被记录和分析。

SCP-187已被防止与接近结束其‘周期’的D级人员接触。

SCP-187应以汤匙喂食;其任何食物中都应加入微量镇定剂。

描述:SCP-187是一个高加索血统女性,年龄小于二十岁,身高180厘米,体重40公斤(大约88磅)。她正患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必须以静脉注射喂食,因为其拒绝食用任何提供给她的食物。她正在从严重的营养不良中康复。

SCP-187表现出一种独特的预知形式,可以看到万物的两种状态:它们是什么,它们将是什么。她不行看到微小的变化,除非事物被改变了其“本质”。例如,在测试中,向之展示5名D级人员并询问谁将会换掉衣服,她无法回答。因为这么一个变化还不够激烈。然而,当问及5名D级人员谁会被枪杀,她成功地预知了每一次测试,无论何时,就好象她能看到他身上所受的枪伤。

SCP-187无法看到她正在观察的事物未来的事件或变数;相反地,她能看到其未来的状态,无论她在看什么。这已导致一些后果。例如:

作为对新获得的人类/人形生物SCP的常规测试,SCP-187被给予了一份标准化IQ测试题。当核对答案时,她表现出来的IQ超过300(此类测试的极值)。当然这会让她成为地球上最聪明的人类。然而,基于对她的采访,她的智力似乎并不那么卓绝。测试重复了4次,每一次,她都得到了可能得到的最高分、正确回答了每个问题。而当她被询问到关于这个时,她透露,她其实并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她已看到这些答案都填写在上面了。当她进行计算机智商测试时,她输入答案并不会影响到显示器的未来状态(使用键盘而非笔纸),她的智商是97,略低于平均水平。

这样的事发生在每一个对SCP-187的书面测试上——她能看到答案,基于她自己将要填写上的内容。这代表了一个可能性之本体论悖论——一个未来信息对当前时空的注入。这个信息,正确答案的来源,来自何处是未知或可能未知的。

SCP-187因其异常而遭受持续的心理伤害:例如,当即将死去的人陪着她时,她同时看到他们的两种状态,他们活着、本身很健康,和他们死掉,有时甚至是正在分解的尸体,取决于他们将死亡的未来多远。因此,需以药物协助以保持她的神志清醒。

SCP-187还拒绝进食,同样是由于她的能力。当向其出示一盘食物,她就会把它们看成粪便或是半消化的混合物,同时一杯水将会被看成一杯尿液。这正是她严重营养不良的原因,鉴于此原因她必须被喂食和静脉注射溶液。

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影响SCP-187的健康,以及SCP-187的死亡对于基金会中期应急计划的影响,SCP-187在用餐期间将会蒙上眼睛。用餐时间应不超过15分钟,且应安排在一个不会发生能被其预测到的太大变化的地方。


结果证明为‘预言’的,由SCP-187作出的评判和评论:

██████博士的离婚:

SCP-187:你的戒指。
██████博士:我的戒指?
SCP-187:对,你正戴着的戒指。
██████博士:它怎么了吗?
SCP-187:你没戴着它。
██████博士:我戴着呢啊,你看,就在这儿。
SCP-187:你会没戴的。

██████博士的丈夫第二天签署了离婚协议。当她回到工作中时,不再戴着结婚戒指。她已经结婚19年,超过她年龄的一半,所以戴戒指被判定为“正常”而不戴戒指被判定为足够SCP-187预知的程度的异常。


D级人员的死亡事件:

D-16124:

SCP-187:他为什么肿成那样了呢?

D-16124后来在被SCP-120“调”到下一个目的地时,被暴露在真空中。

D-16198:

SCP- 187:他很帅……
访谈者:谁?站在外面那个房间里的人?
SCP- 187:是的。他的名字是什么?
访谈者:我不知道。嘿,那边那个!
D-16198转身过来面向他们,此时SCP-187深吸一口气并大哭起来,尖叫着说“他会死的。”
访谈着:他吗?你怎么知道的?
SCP- 187:他被开了个大洞在他头部左手边。

D-16198后来在试图逃离SITE的时候被以枪击处决。他可能是因为SCP-187的尖叫而逃跑的,这暗示她的预言可以进行所谓的自我实现。

D-16206:

SCP-187:他的腿他的腿他的腿他腿他腿他TMD腿在哪!?

D-16206后来死于SCP-███逃出它的房间试图逃离SITE时咬掉了他的一半身体。


SCP-███的逃跑企图:

当护送其通过Site ██时,SCP-187停在了SCP-███的房间前目不转睛地看着。
Klein博士:你看什么呢?
SCP-187:它怎么突破这么厚的门的呢?
Klein博士:你说什么?
SCP- 187:那扇门将近1英尺厚,它是用什么招弄坏它的呢?

17小时后,SCP-███设法由其抑制措施中重获自由,并确实地撕裂了牢房门。然而,由于Klein博士已经因SCP-187反应的发出了安全警报,所以一支武装反应团队已经就绪,并以火力压制制服了SCP-███。

维持一个24小时待命的医疗团队以确保SCP-187的良好,其成本显然很高;然而,事实是她的异常让我们防止SCP-███,一个Keter级对象的逃脱尝试,显示她可能更有帮助,比起基本研究来说。

已提交了一项预案关于将不可损坏的SCP带给她,以期望她将“看到”它们的死亡或损坏,并能描述出破坏和致死的手段。该提案目前未决——潜在的时间逻辑线问题需要被谨慎地考量。她可能受她所看到的处决/摧毁手段的影响,这些影响仅仅因为她看到了它们就成为了未来的既定现实。这也吸引了几个高级员工的关注。

更详细的实验信息请见实验记录187-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