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87-JP

项目编号:SCP-1887-JP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887-JP应保管在标准Safe类容纳柜中并进行管理。若使用SCP-1887-JP进行实验,由于会发生意外事故,建议除对象以外的人员均穿防化服。实验时产生的植物在确认是否有异常性后运送到规定的Site。

描述: SCP-1887-JP是带有异常性质的半边莲(Lobelia chinensis)种子。

如果SCP-1887-JP以某种形式侵入人(下称“对象”)体内,对象会在约1~3小时后由于心脏等器官的突发疾病而死亡。此后,对象的尸体以异常的速度进行生物分解,即使不存在充分的环境因素的情况下也会在约1天到1周以内发生堆肥化。由于确认到此时发生的堆肥可能出现大于对象体重的情况,推荐在实验时使用大规模实验室。

堆肥发生后的地点会长出新的、无异常性的植物。产生的植物种类并不相同,但是可以长出半边莲以外的植物,目前无法确认生长条件。

若采用通常方法培育SCP-1887-JP,则不显现异常性。

SCP-1887-JP是基金会针对GoI-2722“铁锈之实教团”第三次袭击作战之际没收的物品。该组织将此物体称为“秽肉所生之花”,据推测其用于惩罚和酷刑之类的宗教目的。

以下是使用SCP-1887-JP的实验记录的节选。除动物实验以外,在与对象的性别、体重等身体条件一致的基础上进行实验。

实验记录1887-JP(节选)

日期:20██年██月██日
负责人:██研究员
实验对象:D-89987(因3宗杀人案与2宗抢劫杀人案遭起诉)
产生的植物:山苧環(Aquilegia buergeriana)

ヤマオダマキ.jpg

开花的SCP-1887-JP

日期:20██年██月██日
负责人:██研究员
实验对象:実験用褐家鼠(Rattus norvegicus)
产生的植物:
笔记:人以外的动物同样会死亡,但不显现异常性。

日期:20██年██月██日
负责人:██研究员
实验对象:D-86117的尸体(因2宗杀人案与2宗强奸杀人案遭起诉,在SCP-███-JP收容失效中死亡)
产生的植物:
笔记:即使是人类,若为尸体同样不显现异常性。

日期:20██年██月██日
负责人:██研究员
实验对象:D-87566(因2宗杀人案被起诉,该对象是施暴的受害者,由于杀害施暴者被起诉。)
产生的植物: 孔雀草(Tagetes patula)
笔记:从相关文件中可以想象到植物的类型已经发生了变化。生物学条件也是一致的。是否有可能与经历有关,或者从相关文件的“秽”字考虑犯罪方面的问题?

マリーゴールド.jpg

开花的SCP-1887-JP

日期:20██年██月██日
负责人:██研究员
实验对象:D-81783(被指控与[已编辑]宗教信仰的恐怖主义行为相关的多宗反社会行为相关,为实验移交至基金会。)
产生的植物:山乌头(A. japonicum Thunb)
笔记:人种尽可能使之一致了。果然是与经历,特别是犯罪履历有关吗?到现在为止只使用D级,不过,预先考虑用某种方法获得没有犯罪经历的实验体进行实验。

ヤマトリカブト.jpg

开花的SCP-1887-JP

日期:20██年██月██日
负责人:██研究员
实验对象:██ ██(特工██的亲人,目前为脑死亡状态。根据其生前的意向,以及征得特工██同意后用于实验。没有犯罪履历)
产生的植物:银线草(Chloranthus japonicus)
笔记:假设似乎被推翻了,不是与犯罪经历有关而是完全随机的吗?

ヒトリシズカ.jpg

开花的SCP-1887-JP

日期:20██年██月██日
负责人:██研究员
实验对象:██ ██ (与基金会相关联的设施内诞生的无脑症胎儿。经其双亲允许后用于实验。)
产生的植物:叶牡丹(B. o. var. a f. tricolor)
笔记:可以判定结果完全随机,之前的实验无意义。

ハボタン.jpg

开花的SCP-1887-JP

事故报告1887-JP-01 - 日期 20██年██月██日

20██年██月██日、Site-81██遭到推测为GoI-2722的团体袭击并发生小规模收容失效。该团体在袭击时夺取了SCP-1887-JP并对多名人员使用之。SCP-1887-JP随后被重新收容,该团体撤退,但受到SCP-1887-JP影响的██研究员等9名人员全部死亡,受到该时期生长的植物的影响,决定将Site-81██废弃。

以下是自Site-81██接收到的最后的音频记录。

音频记录1887-JP-01 - 日期 20██年██月██日

(开始播放)

00:00:00: [喘息] 我是██。Site-81██的研究员。现在进行情况报告。

[此后大约十分钟为报告状况]

00:11:06:以上是现在Site-81██的状況。我自己也被灌下了SCP-1887-JP,大概想要回去很困难了,不过我会尽我可能尝试回到地上。

00:15:22: 我发现了██博士的遗体。[喘息]它已经快速地发生生物分解了,推测也是被投放了SCP-1887-JP。 我的思考大概也变得缓慢了。

00:21:33: [激烈喘息]我已到达推测是通往地面的仓门部分。但是我无法回去了。仓门,不,是整个Site都被堆肥和根给缠绕住了。[类似黏液的声音]估计是SCP-1887-JP的根。这么大的量在以往的实验当中是没有的。既然回不去以及[噪音],就联络到最后吧。

00:48:33:[噪音],我已经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了。到现在为止植入SCP-1887-JP的实验大多数都是骤然死亡,不过我却是在一直吐血。是因为我的经历吗?[剧烈喘息]我没有犯过法,也没有对人[噪音]过啊。

01:09:54: 我周围的根增加了。是在[噪音]吗?全身仿佛也有着什么东西扎根一样的感觉。啊,这么说来,我没有对实验对象进行采访。难道是因为这个吗?[剧烈喘息]

01:22:45: 我看不见了,耳朵也[噪音],SCP-1887-JP在我的全身扎根并且发芽了。我的心脏、大脑、血管,全都长着根。我曾有过“SCP-1887-JP是以什么作为养分”的疑问。[微弱的喘息] 现在、我、明白了。[剧烈喘息] SCP-1887-JP是我们的[噪音],死亡什么的,不必惊慌或者恐惧。如果恐惧的话,那就是我们之中的、养分。来自于我们诞生时的[噪音],那就是所谓的诞生。

01:23:08: [呜咽] 至少也希望美丽地开放吧,难道错了吗?

(此后声音中断)

(播放停止)

以下是上述事故中产生的SCP-1887-JP。

日期:20██年██月██日
负责人:
实验对象:██研究员等9人(所有人的生物学条件、犯罪履历等并不一致)
产生的植物:雏菊(Argyranthemum frutescens)
笔记:尽管由多个对象产生,但是全部都是同一种。

マーガレット.jpg

开花的SCP-1887-JP。Site-81██现在被掩埋在其下部,无法进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