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9
tumblr_l1e3suq8KS1qaityko1_500.jpg
SCP-189的年轻样本,放大10,000倍后。

项目编号:SCP-189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89的样本应被储存在Cryo-containment Facility ██(低温收容设施██),多余的个体应通过焚烧销毁。感染了SCP-189的测试对象应被关在一个密封收容隔间内,该隔间必须附有气密室以及化学淋浴设备。任何与测试对象交互的人员,在处于收容隔间内时必须一直穿戴标准NBC危险套装,并在通过气密室离开前进行一次化学淋浴。当测试对象死亡或被处决后,他们的遗体必须被密封在一个密封的容器或裹尸袋内,当负责人员携带遗体离开时,遗体也必须进行同样的化学淋浴,并最终进行焚化处理。

发现被SCP-189寄生的工作人员将参照上述针对测试对象的程序被隔离,并使用抗寄生药剂189-A治疗。见文件189-█查看SCP-189的治疗过程。如果发现设施内任何个人或动物上有SCP-189寄生痕迹,设施内所有的人员和动物将受到检查,以确认SCP-189的存在,具体细节见程序189-█。任何被发现受到寄生的工作人员将被按照上述程序治疗,D级人员/非SCP的动物将被处决并焚化,而整个设施应使用抗寄生药剂189-A进行彻底清洗。

若基金会外的人或动物受到SCP-189的寄生,一经证实,所有受感染者应立即被羁押和隔离。动物应在安乐死后焚烧,而人类则注射抗寄生药剂189-A进行治疗,然后进行C级或B级记忆消除术。任何被证实曾密切接触过SCP-189被寄生个体和/或进入过被寄生者的车辆或居住地的人员应进行检查,以确认是否被感染,如果有必要的话应进行治疗。参阅文件189-█获取合适的掩盖故事。

描述:SCP-189是种寄生性蛔虫(暂定系统分类为[数据删除]),能够感染任何的哺乳动物。寄生通常发生在皮肤与一个或多个卵囊直接接触后。这些卵囊都覆盖着微观的“挂钩”,类似于某些种类线虫的角质层,使得卵囊能挂在皮肤表面。卵囊与皮脂的接触会使得其内的卵孵化,孵化出的幼虫将寻找并钻入一个或多个邻近的毛囊。

在进入毛囊后,SCP-189会将自己连接在毛乳头的底部,通过供给毛乳头的毛细血管摄取营养。在将来的2-3天内,SCP-189体型增加,成长为成熟个体。当它已经完全成熟后,新的SCP-189成熟个体从毛乳头分离,从根本上切断了毛发纤维,并几乎完全包裹了毛乳头和毛基质。此后,SCP-189会摄食脱落的毛基质细胞(正常情况下会形成毛发纤维)获取营养,并开始变长。

成熟的SCP-189样本的增长仅限于长度,并会长出一条“尾巴”,并通过它融合自身吞噬掉的细胞的色素和角蛋白,形成一个外角质层。这一点,再加上“尾巴”的直径与宿主毛囊通常会长出的毛发相差无几的事实,导致SCP-189从视觉上难以与一根正常的头发区分,显微镜检查时除外。然而,一些样本偶尔会弯曲和开卷,和/或摆动它们的“尾巴”,尤其是在受到触觉刺激之下。这种现象的原因目前尚不明确,也不确定为何只有部分个体表现出了这种状况,尽管有人提议[数据删除]。

与许多其他种类的蛔虫相似,SCP-189是雌雄同体的,两套生殖器包含在它的“头”部(包裹了毛乳头和毛基质的部分)。成熟的卵会以1-3枚为一组,用保护性的卵囊包裹,然后将其纳入日益伸展的“尾巴”。卵囊会发育出微观的“挂钩”,而卵通常会在包含它们的“尾巴”部位伸长到皮肤外大约1毫米时成熟。一旦完全成熟,卵囊将移动到该生物体的“尾巴”的外部,松散地嵌入在其角质层上。此时,如果卵囊表面接触到合适的可寄宿表面(包括当前宿主的皮肤),它将连接到该表面,断开与其母体的联系。这是SCP-189感染新的宿主和进一步感染当前的宿主的主要方法。

成熟标本SCP-189的“尾巴”不会比正常的头发更耐用,它的“头”与通常的发根相比,与毛囊的联系也不会更紧密。“尾巴”可以切开或折断,整个生物体可以被拉出,任何会影响到毛发生长的方法同样适用于SCP-189。切断了的成熟个体“尾巴”的部分可以长出一个新的“头”,再生成一个单独的个体,但只有当它们能够连接到一个合适的宿主时才有效。受到成熟SCP-189个体感染的毛囊的死亡(或者任何其他能够导致该毛囊毛发受损的事件)会导致该个体脱离其宿主。如果没有合适的宿主,成熟的SCP-189个体将在在1-6小时内死亡。成熟的卵在其母体死后仍可以存活长达█年,正因为如此,即使是死亡的成熟个体也可以带来感染的风险。

当被寄生的宿主死亡,任何幸存的成年标本SCP-189将继续吸收宿主营养并成长,最终钻入宿主的组织。然而,宿主一旦开始腐烂,腐烂所产生的毒素将杀死SCP-189个体。

附录1:SCP-189在19██年首次发现,当时A████ F██████博士(当时与基金会无联系)前往[数据删除]热带雨林的一个偏远地区,作为一次为期六个月的生物多样性调查的一部分。F██████博士带着他的宠物Kara,一只3岁的金毛猎犬,与他一起进行考察。似乎是那条狗最先在这次旅程中某一时刻受到了感染。不论感染是于何时开始的,据信当F██████博士与Kara返回美国时,该动物的毛囊已有80%受到了SCP-189的感染。大约在他们返回██天后,当F██████博士抚摸Kara时,发现它的“皮毛”开始移动。F██████博士认识到了这次感染的异常本质,他联系了I██ W███博士,一名寄生生物学家,邀他一同研究这新近发现的生物体。随后F██████博士和W███博士公布了一篇关于SCP-189的论文,基金会由此注意到了它的存在,立即羁押了F██████博士和W███博士并查收了他们全部的研究材料。这两个博士后来被招入基金会,而W███博士则成为负责SCP-189的首席研究员,目前驻扎在[数据删除],调查SCP-189原生群落,以期进行收容或根除。

附录2:自从基金会第一次知晓SCP-189的存在以来,基金会外发生了██起感染事故,确认导致全球多处共计███名人类以及████只动物被感染。持续监测是必要的,以确保此类事故不会引起公众的注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