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D

艾莉娜Eleanor的死期马上就要到了。她能感觉到。她只是平静地等待死亡的降临而已。她其实并没有感觉到痛苦,只是有种已经透支了自己的寿命的感觉,就好像现在她正在占用别的什么人的时间一样。

凯瑟琳Katherine冲进了病房—艾莉娜曾经暗暗希望她能在自己死去之前赶到。凯瑟琳轻抚着艾莉娜的头发。

“项目编号?”艾莉娜问。

“SCP-1893,”凯瑟琳笑中带泪地说道。

“项目等级?”艾莉娜自己也开始掉泪了。

“Euclid,”她的爱侣亲切地说,“特殊收容措施:所有包含或提及SCP-1893的故事都将被储存在Site 38的三号主机上,直到基金会的研究人员找到能在不污染其他电脑的前提下转移这些数据的方法为止。不论何时它们都要被保留在这台主机之中。如果SCP-1893开始表现出攻击性或者出现其他反常行为,按照SCP-1893的风格仿写的新故事将会被加载至这台电脑中。所有故事被SCP-1893侵蚀前后的版本的打印稿都将被存放在项目负责人办公室的三重上锁的保险柜里;为防止该SCP的扩散,保留任何其他形式的拷贝都是不允许的。为了以防万一,一切关于SCP-1893的讨论都严格局限于非电子版本的形式,除了上述的主机之外,在基金会的其他服务器和各种电脑上严禁提起SCP-1893这个编号。”

艾莉娜笑了;凯瑟琳的幽默总是能逗乐她。“描述,”她说。

凯瑟琳擦干了眼泪,吸了吸鼻子。“SCP-1893是一种我们尚无法完全理解的现象,据信是以电子或数码设备为媒介的。这个实体至少表现出了程度较低的智能,能适应新的环境并且懂得避开不友好的环境,它与基金会的研究人员之间也能有简单的交流,尽管有些拐弯抹角。我们还不清楚这个实体是否拥有智慧,或者甚至是自我意识—”

这时艾莉娜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她肺里的肿瘤让她这些天来一刻也不得安宁。一道细细的血流从她的嘴角渗了出来。凯瑟琳按下了呼叫按钮,大声叫喊,甚至跑到外面走廊上去求助,可是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刚才她进门时还等在门外的那个大个子男人已经不知去向了。

咳嗽声渐渐平息下来。艾莉娜向一个便盆里吐血,她特别不愿意在凯瑟琳面前这样做,觉得这样太不优雅。可是现在,她只是点头示意凯瑟琳继续说。

凯瑟琳别无选择,只能顺从她。“SCP-1893最主要的特征就是它的模因属性;针对该实体的一切观测,交流,或讨论,不通过讲故事的语言表达就无法进行。确切地说,一切提及SCP-1893的电子文档都会被该实体转化为一段长度,格调和内容不定的故事。然而,被SCP-1893侵蚀的所有文档都有一些固定不变的特征。第一,该信息原本的内容不会被改动,只会变成故事中角色的对话内容。第二,故事往往包含了两到三个角色;他们之间的对话一成不变,是角色及其背景的设定和风格反映了SCP-1893当时的‘心情’。第三,故事的情节构成取决于SCP-1893能否确认读者的身份,因人而异。不过研究人员至今无法弄清这些故事的变化究竟有何规律可言。凯瑟琳停了下来,伸了伸腰。

她觉得有点口渴,艾莉娜病房里的水壶已经空了(天知道这地方的护士都跑哪儿去了?),于是她亲吻了一下艾莉娜,然后拿着水壶走出病房去大厅倒水了。

艾莉娜觉得好困好困,就好像生来就没有睡过一觉。“附录1893-A,”她昏昏欲睡地自言自语道,“尽管迄今为止一切完全收容SCP-1893的努力都没有成功,但是所有证据都显示基金会将其分类编号的决定已经使它接受了这个号码为自己的‘名字’,每当这个号码在电子媒介上被提到时,它都会作出明确的回应。”她停了停,觉得听见了门外有脚步声,就好像有谁在偷听一样。然后她听到走廊里传来撞击声,像是棒球棍一类的东西落在地面上的声音。也许是什么地方的机械吧。

她没看见任何人,于是她在越来越暗的病房里继续自言自语。“如果这是真的,我们已构想出一个摧毁SCP-1893的理论性计划。根据这个计划,基金会的人员应该首先……首先……”

保持清醒实在是太难太难了。艾莉娜的意识逐渐远去,她陷入了最后的长眠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