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0-FR
1fe1d5a50ee3aba2.jpg

项目以之为食的树木分泌物“吗哪”

项目编号:SCP-190-FR

威胁等级: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任何遏制或干扰SCP-190-FR-1和SCP-190-FR-2的企图都是无效且注定失败的。鉴于将会产生的严重后果,绝对禁止对此项目产生的一切敌意行为。

机动特遣队Delta-5 ; “沙之玫瑰”目前负责护送项目,基金会通过GPS设备实时追踪他们的动向。基金会或项目以外目睹了SCP-190-FR-1所引发异常自然现象的人类将被施以A到C级记忆清除。机动特遣队由九名侦察员组成,其任务是保持处在SCP-190-FR-1和SCP-190-FR-2之前五公里的恒定距离行进,以防止其与当地居民接触。70名士兵围绕项目以三角形形态行进以确保不遭受背后袭击。士兵应当使用红外眼镜和双筒望远镜以便夜间在项目所建营地周围八公里范围内巡逻。所有特遣队成员均配备十辆全地形装甲车并可持续监控,且在被集体威胁情况下可接收能够进行对地打击的三架隐形无人机的空中支援。尽管由于SCP-190-FR-3的存在这些安全措施似乎是多余的,但为了避免SCP-190-FR-1,SCP-190-FR-2与当地人之间的任何直接接触,其仍然必要。

SCP-190-FR-1和SCP-190-2的行进轨迹应用一台计算机进行跟踪。若SCP-190-FR-1行进轨迹覆盖某处居民点,应当制造合理情境疏散当地居民使其与项目保持距离。可以用影片拍摄需要作为暂时借口直到相关部门下达宵禁指令。由于SCP-190-FR-1和SCP-190-FR-2行进路径不可预测,特遣队指挥官被指示定期与SCP-190-FR-1进行交流获得更多信息以提前得知路径即将覆盖区域,并通过卫星通信告知区域所在国家的基金会工作人员以得知将受影响的地区和城市。

负责监视SCP-190-FR的工作人员必须周五天黑后立即停止所有活动直到周六晚上,每周如此一次。附件文件只允许获得O5批准后读取,且被批准人员必须拥有无神论者认证。一旦说明指南已经发送、实验协议已经确认,个体必须被施以A级记忆清除。

33c52692a87db6b4.jpg

被SCP-190-FR-1分离的地中海水, 图片来自 Bradberry特工

描述:SCP-190-FR-1是一名犹太男性人类,身高1.85米,确切年龄未知,估计约80岁。尽管年长且旅行经历丰富,SCP-190-FR-1从未表现出劳累或厌倦的迹象。

SCP-190-FR-1对物理定律不敏感且无法击倒,被认为天生高于人类法则。无论SCP-190-FR-1采取何种行动,执法和舆论都不会质疑,认为其完全符合现行法律和当地礼仪,也不会影响他人对SCP-190-FR-1的个人判断和心理印象。另一方面,一些仅针对SCP-190-FR-1以避免其遭遇迫害和外部滋扰的法则1,一般情况下并不会在其他人身上正常运行。

其第二个异常属性是表达想法及与他人交流的方式。SCP-190-FR-1环游世界,似乎已经掌握了所有地区的已知语言和方言。当其身处一个人群密集的空间中央时,便站立不动,闭上眼睛伸出双手,手掌朝向天空。所有在其附近的人都会产生无法抑制的冲动:请求将一只手放在他的手中,并伸出自己的另一只手来迎接第三人的手。SCP-10-FR如此通过一种动态心灵感应传递想法,几秒钟内科传达至数百甚至数千人,但原始信息会在传播中被逐步削弱和歪曲。这种现象会持续数分钟,而后SCP-190-FR-1将终止信息传递,受影响群众大部分人恢复正常活动。

据称传递的信息为纯粹的末世论。其指的是一个被腐败充斥的社会状态,创造并助长犯罪和被其自身所谴责的战争,剥削和浪费人力劳动,想尽一切办法自我瓦解。所有接受调查的群众都表明SCP-190-FR-1的想法令他们感到不安,他们中一些人选择跟随SCP-190-FR-1的想法和脚步,似乎已经被所传达信息说服,认为其为一种先兆,并希望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于是他们放弃几乎所有财产来迎合SCP-190-FR-1的期待。当这些人与SCP-190-FR接触时,往往都由于家庭或社会状况困难(失去亲人,贫穷……)处于脆弱或极度痛苦状态。由于再也无法回归正常生活也无法用合理理由解释其存在,这些受影响个体被称为SCP-190-FR-2。他们不再受到物理规律和人类道德与法则的影响,只遵守SCP-190-FR-1遵守的法则,但也受制于执行法规的第三方2。他们非常尊重人类生命,他们甚至并不在意那些攻击他们的人,声称他们不应为他们的所做负责或受到惩罚,并给予他们赦免,甚至安葬。

d9b1dea11fef7ad6.jpg

190-K事件中拍摄的火之雨 ,图片来自无人机 TX-Virus.

SCP-190-FR-1引导SCP-190-FR-2,后者听从和遵守。整个群体似乎完全听从SCP-190-FR-1, 当他们中的一些人向其他人转告来自他的关于要走多远和多久的信息时,所有人都听从信服并按照他的指示行动。项目在黎明到黄昏之间行进,而后搭建营地,进食并休息直到第二天。若项目表现出进食需求,其附近的任何植物均将开始分泌白色汁液。项目只通过进食这种被SCP-190-FR-1称为“吗哪”的分泌物便可维持生存。品尝过的人声称其非常甜美,完全可食用、富含营养,且在任何保存方式下都可以维持新鲜一天以上。

项目对基金会人员并没有敌意,相反很愿意与之交谈,其通晓一切语言的天赋也使这变得更加容易。但必须经过许多意见交换和协商他们才能容忍一队人总是在他们身边。基金会唯一一次对项目的限制行为失败了,这是个严重的错误。

SCP-190-FR-3是一套超自然法则,类似于旧约中所描述的,物理法则对其无效,适用于SCP-190-FR-1和SCP-190-FR-2.其分为十个章节。任何阻止项目行动进展或损害项目完整性或信仰的东西都将受到这套法律的约束,每一条法律都是如此。一旦形成阻碍,这套法律就将生效,效果来源尚无解释。效果的产生是迅速且不可避免的。

一旦SCP-190-FR-2的思想开始追随SCP-190-FR-1,后者将把SCP-190-FR-3以一种未知金属雕刻形式印在前者的身体上。SCP-190-FR-2脖颈或躯干上的印字部位将对腐蚀不敏感。自████年以来,项目开始远离人类文明,更喜欢涉足沙漠类环境。 ████博士解释了这种行为逆转的原因,即[数据删除]到达地球的迫近。组成SCP-190-FR-2的平民现在升级成为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