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03

4c 61 20 67 77 79 6b 20 66 69 27 20 70 79 20 6f 79 75 61 2e 2e 2e 20 44 6f 6e 6e 61 72 20 6c 61 77 20 69 72 69 6c 6c 61 6c 6a 2e

scp-1903.jpg

SCP-1903 reportedly attempting to communicate with Dr. Hayward prior to Event-1903-3

项目编号:SCP-1903

项目等级:Euclid(之前为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903的信息都是有害的,且必须作为信息危害收容。详细信息只对安全等级为2-1903,3-1903,或者4-1903的人员开放。SCP-1903的相关人员应该留在Site 45内,除非是发生紧急状况,或者处于10月31日所在的那一周1

SCP-1903人员应当如同在普通雇佣状态下一样,履行他们的职责。对SCP-1903人员进行离职和调动只能由非SCP-1903的人员进行。违反此规定的SCP-1903人员有被处决的危险。新的SCP-1903人员需要被给予一份要求其阅读的,该文档未审核副本。必须保证至少存在15名SCP-1903的成员2

SCP-1903应当被收容在Site 45的第9层,位于安全保管中心901(Secure Holding Cell 901)。安全保管中心901应当装备有通风过滤系统,以及一套规范化的家具。仅仅在以病理和心理治疗为目的时才允许与SCP-1903进行交流。在接触过程中,所有接触过的东西必须按照有毒物质处理规范来进行处理,同时人员必须穿着合适的合适的危险物处理服。SCP-1903左眼上的绷带必须每两天更换一次。

描述:

校订-4
(03/09/194█)
SCP-1903是一名人类女性(之前的身份是Jackie Barter)。SCP-1903身高1.62米,有着灰色的,像手和脚一样的爪子,戴着一套奇异的兔子耳朵,以及一副接近于一副混凝纸质兔子面具。SCP-1903会从她的脚和手上的孔腺中产生汞和血液,同时,她戴的“面具”是由皮肤细胞,看起来像是塑料的金属,血液,棉纤维以及极少量的汞组成。SCP-1903的左眼已经被切除。

关于SCP-1903的信息是附带有风险的。当一个目标得知A██████ F████的名字,或者在A██████ F████对SCP-1903所有的某些特定行为,以及在收容SCP-1903前, A██████ F████雇佣SCP-1903的事实时,目标会经历类似于与已经被收容的SCP-1903类似影响的症状。

目标开始会表现出汞中毒的症状,同时,在触发该情况两天后,目标脸部的皮肤会出现大面积脱落的症状。5天之后,沉着在受影响区域皮肤里的色素将表现出纯白色,同时,真皮层会开始转变成一种具有和SCP-1903面具有相似功能的保护层,同时具有分泌汞的能力。

该保护层将会持续扩张直到覆盖整个脸部并且最终将会出现和SCP-1903一样mâché风格的纸质动物面具,通常类似于兔子,猫,狼,和老鼠中的某种。在整个变化过程中,目标的脚和手会经历色素转移沉积的过程而变黑。目标的指甲也会也会变得和爪子一样锐利、长出特异化的耳朵,同时听觉也会产生变化——变得跟面具所展现的动物形象最接近的普通动物的听力。

一旦目标发现了他们特异化的耳朵,他们会对将对要摘下这对耳朵的企图产生抗拒,不过他们对此的理由都不尽相同。如果这对耳朵损坏到了不得不替换的程度,目标会永久性失聪。

目标报告说当面具完全形成时会产生特殊的幻觉(更多信息详见采访1903-2),同时在与没有被SCP-1903感染的人讨论SCP-1903时表现会出抗拒心态。不过没有发现其他行为上的改变。当一个感染了SCP-1903将具有传染性的关键信息告诉一位非感染者时,未感染者将会转变为感染者并且进入感染进程,不过被感染者的血细胞变型将会加速。

两到三天之后,血液会从目标手、脚、牙龈的孔腺中分泌出来。然后在接下来很短的几个小时内,汞将会出现在目标的血液中。这一现象对对目标本身或者与目标处在相似情况下的目标不会有生理上的影响。不过会对目标的心理健康造成严重伤害,而且,心理和生理上的影响都会对不处在类似情况的目标造成影响。

事故-1903-3:194█年02月27日,SCP-1903被发现存在一种缓释性的危险信息。该信息传播到了整个研究小组、两个安保组和两个线人上。校定-1和校定-2的作者——研究助手Jennings,表现出了该信息的进一步症状,并且随后在被隔离的第三天,通过摘取面具的方式自杀了。

Hayward博士报告说SCP-1903在阅读了一份未经审核的校定-2后,靠近了中心的观察窗并且试图与Hayward博士进行交流。更多信息详见采访1903-2。SCP-1903现已被重新分级为Eculid。

询问-1903-1:

被询问者:A███ Donna先生

询问者:特工Crowely

前言:A███ Donna先生被要求在她的办公室里进行询问。特工Crowely伪装成私家侦探。Donnar事先被告知了一个捏造的,导致SCP-1903出血过多而死亡事故。

<194█年02月24日 24:50,记录开始>

Crowely:是Donnar先生吗?这里是私家侦探。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

Donnar:见鬼,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所有该干的都搞定了。好吧,我可以配合,但是你最好给我快点;我可不想因此耽误我的生意。

Crowely:好的。那么你是怎么认识Jackie的?

Donnar:不太清楚。她只是个普通女孩而已;自从她从工作开始我还没接到过关于她的投诉。

Crowely:[停顿]你听说过她什么事情吗?

Donnar:唔,不,不太清楚。不过我确信她没有偷任何东西,也没在工作的时候偷懒。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能确信这个人能管好她自己的嘴。唔,我还不太清楚她的名字。

Crowely:Jackie。

Donnar:哦,是的。

Crowely:你雇她具体是干什么?

Donnar:不知道。

Crowely:你觉得我会相信这解释么,Donnar?你可是TMD的老板。

Donnar:我再说一遍: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的顾客可都是些大人物,所以他们经常加班也很正常。当他们全在工作又没啥乐子的时候。他们肯定会愿意堕落一下。因为他们身份的关系,他们来的时候没办法完全保证低调,所以我给他们想了一个隐藏身份的法子,这些就是全部。[呼气]如果你去调查下A██████ F████的话也许能弄到点有用的信息。

Crowely:[呼气]A██████ F████?

Donnar:是的,就是这个男 。这看起来总是像在等什么东西。他就在距离的几个街区的地方管理一家化工厂。有个妻子,收入很高,没有犯罪记录。这人是个常客,但是总是要带着三四个朋友来。而且每次还不一样。不要问这些人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没法弄到任何关于这些人的信息。也许是这些人都用了别名,然后再没来过;也许他们的记录都给删掉了。或者二者都是。反正我一点都不知道。

Crowely:还有别的吗?

Donnar:真的没有了。他们总是要用比我估计的要多的时间;差不多每次来都要一个小时。而且他们每次的要求都是一样的。大概就是这样:“要穿白衣服的。”Jackie是他们的首选。噢,那人烦人的老婆也总是来这附近,好像这里是她家似的。

Crowely:F████的妻子联系过你吗?

Donnar:当然,这个八婆总是跑过来想弄点情报。她肯定是起了疑心,才会跟踪过来。我把她打发走,不过她肯定在几个小时之后到Jackie那去了。哼,肯定又是讲那些个下三滥的闲事说什么他老公对不起她之类的,然后Jackie把实情告诉了她。不过我所知道的只有Jackie第二天没来上班。

<记录结束>

采访 1903-2:

staff.jpg

Dr. Hayward prior to interview.


受访者:Hayward博士

采访者:Crot博士

前言:之前的事故-1903-3中,Hayward博士报告了SCP-1903的异常行为。所以Hayward博士命令研究助手Jennings写了校订1和校订2。现在的时间是Jennings进入变异过程的下一阶段,然后自杀的三天之后。

<194█年03月07日 12:30,记录开始>

Crot博士: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Hayward博士:大概还行吧。对Jennings的事情,我感到很难过。如果我没命令他写这些报告然后传阅给别人的话,小组里就不会有人知道全部的故事,他们只会知道点零碎信息而已。

Crot博士:别难过,你只是尽你职责而已。即使他不写,肯定会有别人去写的。

Hayward博士:[呼气]我想你说的是对的,我想总得有人去干这些的。如果不是他,那就可能是Martin或者Tammy。听着,我恨欣赏这种同情,真的,我就是这样。不过我肯定你来找我不是单纯为了来同情我的,我们还是跳过这些说重点吧。

Crot博士:[暂停,然后是叹息声]你在受到感染之后感觉如何?

Hayward博士:开始我还觉得没什么问题。不过在几个小时之后,受影响的部分开始感到有点不舒服。不过直到第二天前我都没想太多。但是这之后,我感觉我的脸好像是被严重晒伤了一样,皮肤开始从我的脸上脱落。水银的化验也让人觉得不爽。当我触碰到面具的时候,我依然觉得很疼。

Crot博士:好吧,如果你觉得必要,我们可以提供给你一些止痛药。你不介意详细说明一下你的报告吧?你以前是说过SCP-1903试图和你交流?

Hayward博士:是的,当时我正在看校订2——已经写完了的,然后我就发现SCP-1903正隔着中心的观察窗盯着我。而我都没发现他的移动,这吓了我一跳。她什么都没说,但是她朝我嘘了一下,我按下了快门,拍了张照,并且试图通过对讲机和他通话,但是当我这么做的时候,她却只是坐回了她的窄床上。我想他肯定是发现了我正在阅读她的资料,所以才试图警告我不要告诉任何人,但是这些全部都只是我个人的猜测。

Crot博士:谢谢你的合作。还有什么要汇报的吗?

Hayward博士:没了,呃,其实,还有,我不知道是否有别人看过了这个,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那个瞬间

Crot博士:瞬间?你什么时候开始看到他们的?经常看见吗?

Hayward博士:事实上,这个用词可能不太正确,叫短暂性幻觉?我昨天晚上开始看见他们的,而且我发现在这段时间内,面具长成了。而在幻觉产生的时候,我不会有头晕或者其他任何的感觉;有的时候,如果我的精力正放在其他的事情上时,我甚至不会意识到这幻觉的发生;有的时候,也许大概是……每过几个小时,一群人……穿着不同的衣服。我认不出来有之前见过的人,但是他们也穿着白色的晚礼服或者袍子。漂亮,也许这是一个提示。

Crot博士:[暂停]什么样的提示?

Hayward博士:哦,嗯……[很快的杂音]衣服上有很多的劈理,而且还把整个背漏了出来,不过衣服的样式让我想起了婚纱。

Crot博士:你不能——

Hayward博士:不!哦对,我不能……对不起,当我发现它的时候我正在看远处。我不是一个流氓。而且那也不是为什么我在那里的原因。人们也都戴着面具。

Crot博士:等等,你的意思是像你的一样的面具?

Hayward博士:不,那些面具看起来更像是那些已经被收容的。我们从Donnar那里得到的面具。如果周围这些人足够多,这就会看起来像是场假面舞会,除了每个人……他们都把脸转向我;即使他们已经把脖子给拧断了,他们只是……盯着我。

Crot博士:这样的幻觉持续多久?

Hayward博士:我不太清楚,大概……十分钟?二十分钟?

Crot博士:幻觉发生的时候,这就是你所看到的?

Hayward博士:好吧,有的时候,这些男人背靠在墙上。他也看着我,但是……我不知道。他只是瞪着我,好像希望我去做什么。他没有戴面具,穿着棕色西装,这让他显得很另类。我应该可以描绘出他的脸型,我虽然觉得这很好表达,但是当我想要描述他的时候,却好像总是会忘记……我、我觉得他应该是Donnar。

<记录结束>

近况:已经证实Hayward博士的证词和其他有着类似感觉的SCP-1903人员描述的A███ Donnar先生也是这这个共有幻觉中的一部分的情况相匹配。更多关于SCP-1903行为的调查显示他们都有这样的幻觉经历。有关为何SCP-1903都会经历这样相同的幻觉,或者SCP-1903人员的不同间隔时间的调查正在进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