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1
4747193391_227c81a413_b.jpg

处于收容中的SCP-191。

项目编号:SCP-19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91目前被安置在17号站点的一间6米x6米的房间内。迄今为止SCP-191还从未对家具或娱乐提出过任何要求。

当前的家具包括:

  • 一个木框床架,15cm厚的垫子以及棉质的床单和毯子。所有的床单都要在每天早上按照标准程序进行消毒。床垫每六个月更换一次,旧床垫做焚毁处理。
  • 一个标砖的220V电源,附带一个处于室外的紧急保险盒(保险丝、断路器,以及手动的非绝缘铡刀开关)
  • 一个标准的有害废物处理单元(处理固体和液体废料)。其排废管直接与焚化炉相连。

SCP-191的着装为宽松的纯棉制无袖服装。新的衣物每天提供一次,穿过的衣物根据标准程序进行消毒处理。沐浴每天晚上进行一次,使用掺有小苏打的水的浴缸。喂食(使用溶有维生素、矿物质、抗生素和轻度麻醉剂的生理盐水)每天进行两次,从脖颈后方的金属管进行注射。

SCP-191具备一定程度上的自理能力,包括排出废料和给体内电池充电等等。能量消耗的情况需要随时记录,并且任何异常的电力消耗情况都需要向负责监督的官员汇报。

对受伤情况的每日检查在沐浴后进行。当SCP-191需要医疗护理时,在进行护理前需要参见191-Alpha文档(特殊医疗需求)和191-Alpha附加文档(对非有机部件的维修)

任何人和SCP-191接触时,室内都需要有最少两名武装警卫在场,尽管为了隐私起见可以使用半透明屏风。标准的针对电脑反制措施是无效的,因为SCP-191的部件都经过抗电磁脉冲的强化处理。

描述:SCP-191是一名人类女童,估计█岁左右。推测其为█████ █████████博士(参见后文)多次手术实验的实验品。

1. 脸部左半的80%部分的皮肉和头骨都被移除,眼睛和耳朵被复杂的接收系统所替代,不仅能够感知一般的视觉和听觉输入,而且还能感知宽频谱的电磁辐射,从低频无线电到高频的伽马射线。下颚,牙齿,咽喉都被移除并替代以[数据删除]。食道则被导引至颈部后方的一个孔洞(饲喂管)处,气管也被导引至一个空气过滤系统里。因为这些替换,SCP-191无法进行言语交谈,尽管报告称其偶尔会用急促的呼吸发出哀伤的声音。

2. 右前臂上植入了一个输入输出装置,替换掉了桡骨和尺骨的位置。这个装置包含有多种新式和旧式的接口格式,包括USB口、以太网接口、法尔串口、8针DIN口和其余7种格式未知的接口等。这个装置可以通过揭开右臂上的如同袖子一样的皮肤来进行访问。

3. 大脑内植入了一个24核的处理器阵列,负责将一切人工组件的输入进行“翻译”,这允许SCP-191在不借助外部接口的条件下进行电脑数据的读写。体内的信息交流通过植入在胶质细胞和整个神经系统内的光纤进行。植入手术对脑干和小脑造成的损伤严重地伤害了SCP-191的行动能力。

4. 右手和右前臂都被人工材料所替换,主要由钢铁、碳纤维、以及一种成分未知的聚合物所组成。组织的暴露区域对于受伤和感染非常敏感。由于脊髓丘脑受到的伤害,SCP-191的肢体对于伤痛和温度的感知较为迟钝。███博士的改造手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痛苦,但依然需要每天定量使用抗生素和镇痛剂。

5. [数据删除]

6. 肺、心脏、以及主要的血管都被机械类似物所取代。可以判断这个系统能够让SCP-191的身体系统在衰亡后再生,事实上,甚至可以[数据删除]。

7. 消化系统进行了完全的再造,使得传统的食物摄入不但没有必要而且有害。废料现在通过背部底处的一个排泄系统排出,形式为一种主要由[数据删除]组成的浓厚黏稠的深灰色粘液。

8. 生殖器官(子宫、卵巢等)已经移除并被[数据删除]替代。根据█████████的笔记,这一行为的目的是为了“通过移除非必要的器官提供额外的空间”。已经提议使用激素疗法来应对长期腺体缺失所导致的后果:由于[数据删除]所可能导致的综合症状,这一提议正在等待进一步的分析和评估。

9. [数据删除]

10. 至少15种其它的目的未知的替换。据此,以及那些“有用的”部件综合判断,可以详细它们仅仅是为了测试在其他实验品上进行此种替换的可能性。正在对█████████博士是否在计划[数据删除]进行调查。目前,对这些替换的目的的任何推测都只能停留在理论阶段,因为█████████博士已经在回收SCP-191的突袭行动中死亡,而留下的研究记录仅有一个半烧焦的翻页笔记本,里面的内容由密文书写并提到是为了“更伟大的目的”。

历史:SCP-191在一次基金会特工和全球超自然联盟的联合行动中被回收,此次行动是针对█████████博士,一位████████ ████(从词长来看,可能是蛇之手)的嫌疑成员的实验室进行的突袭。SCP-191是从实验室中回收的唯一一件实验品,其余的试验品都在突袭中毁坏(被█████████博士销毁或是被特遣队作为敌对对象摧毁)。

初步评估的结论是不可能实现完全的再制造,因为使用的组件过于先进,一旦泄密将带来风险,并且考虑到【数据已删除】,如果存活的话可能会成为有价值的数据来源。对象被编号为并于████年██月██日被转移至██号站点。她和其余实验品的失踪都在之后被宣传为是当地一位被捕并在狱中等候审判时被杀的连环杀手所为。

附件191-01:对SCP-191能力的测试已開始


Glass博士的心理分析评估

SCP-191对于保管反应温和。她抱持完全的温顺合作态度,并且当无人与其交流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身子蜷缩起来保持坐姿
。这可能是伤心的迹象,但更可能只是为了躯体的舒适起见,因为她的躯体活动非常困难。
精神敏锐程度仍然有待考察。尽管其当与计算机系统连接的时候可以进行迅速的数据分析和交流,但她似乎在和人类进行一般谈话的时候难以进行交流,除非谈话语速缓慢并且使用简单的词汇。复杂的任务除非对其进行逐步的讲解,否则也无法执行。

她的情绪稳定,尽管有些难以理解。她一直表现得很忧郁,除非被要求,否则不愿和人发生视线接触,并且引入任何幽默和欢乐情绪的尝试都徒劳无功。但是,她也并没有任何精神抑郁的症状,并且(通过计算机界面)声称感觉良好。

迄今为止SCP-191没有提出过任何见她被绑架之前的亲属(或者获取相关信息)的要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