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13

49 6c 69 27 67 20 76 67 66 20 66 6f 79 79 69 20 75 61 6c 61 6a 6f 66 20 69 6f 6f 79 75 61 79 20 66 6f 79 69 6c 20 6c 79 79 6b 20 66 69 27 20 70 79 2e

Agatha.jpg

SCP-1913-1

项目编号:SCP-1913

项目等级:Euclid(先前为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第8版:
(04/12/191█)
所有SCP-1913的实体将被收容在彼此相隔至少1600公里的位置,基金会已在相应区域建立起大型站点(参考Document 1913-531以获得每个SCP-1913实体的具体位置)。每个SCP-1913的实体都需置于一个半径4米的环状玻璃管的中央。玻璃环内部需填满硫粉。

人员直接处理SCP-1913-1时需戴乳胶手套,且在任何时候都要避免皮肤接触。如果发生了未保护的物理接触,人员必须立即洗去手上任何类似墨水的物质。如果墨迹开始蔓延,被影响的工作人员必须在症状发生前被处决。

如果SCP-1913-2所造成的伤口无法治愈,则该人员需被处决。人员在进入SCP-1913-2的收容室前需脱下任何可见的防护装备或实验服以防将其激怒。

SCP-1913-3的收容室必须防爆防火。禁止进入放置SCP-1913-3的环内。

描述:SCP-1913是三个不同实体,编号为SCP-1913-1,SCP-1913-2,SCP-1913-3,的总称。SCP-1913实体并未显示出任何可摧毁的迹象,其既会随时间推移而从致命伤中恢复,也会在其身体被摧毁的一个小时内在其“死亡”的地点附近重新出现。所有的SCP-1913实体均表现出对硫的极度厌恶,在没有外来作用下不愿也不能触碰或跨过硫。

SCP-1913-1是一个具有情感的猫型瓷像,高20.5厘米,重8.3千克。SCP-1913-1的名字“Agatha”被镂在其底部,它的鼻子,耳朵及前额饰有白釉,在其眼,嘴与爪附近有黑色湿润的墨水状物质。SCP-1913-1能通过从内部发出年轻女性的声音来进行交流。SCP-1913-1表现出了对基金会人员的蔑视,但在以摇晃它的容器来威胁时是合作的。在关于其它SCP-1913实体的能力及他们寻找它的原因上,SCP-1913-1已提供了可观的信息,但也在与它的收容相关的问题上隐瞒信息或说谎,例如拒绝谈论它为何厌恶硫的细节。

覆盖在SCP-1913-1的眼睛,嘴及爪子上的墨水由50.9%的水,48%的尘埃,0.9%的盐及0.2%的银组成。若接触到一个活体的表皮,该物质将会被对象的毛孔吸收。由于该墨水的特殊性质,被影响的区域会迅速开始溶解,并最终消失。对象在被完全溶解之前似乎并不会因为此过程而死亡,即使必要的器官消失。如果对象的躯干已经被溶解,但四肢仍保留着,则剩余的肢体会在被完全溶解前继续活动,多表现为尝试在地板上移动并抓住附近的无机物或腿。

Telly.jpg

收容中的SCP-1913-2

SCP-1913-1的墨水似乎无法在无机物,尸体或诸如头发或指甲等死细胞组织上扩散,也无法在过去八小时内未触碰SCP-1913-1的对象上扩散,且只能导致活组织的消失。除非是与对象体内流动的血液接触,否则可以通过洗去被影响区域周围的物质来有效地抑制其效应,虽然这可能产生疤痕。SCP-1913-1的墨水在被水稀释后是无害的。

SCP-1913-2是一个有生命的人型骨架,上面覆盖着暗色的毛发与尘埃,使它呈现女性人类的外型。SCP-1913-2的大部分骨架在结构上与人类一致,但其头骨和趾部似乎属于大型犬类。尽管缺乏移动所需的组织,SCP-1913-2能够以最多65公里每小时的速度移动。

SCP-1913-2并没有表现出智能,似乎只是完全遵从SCP-1913-1或SCP-1913-3的命令而行动。SCP-1913-2会主动攻击任何穿着实验服或护卫队Omega-8(曾被称为“摇篮里的猫”)统一穿戴的标准防卫装备的人员,由于这些引发SCP-1913-2攻击的物件带有具体的属性,可以假定这是在Event-1913-3之前SCP-1913-3对SCP-1913-2下达的指令。此外,除非被激怒或供给的食物不足,SCP-1913-2意外的温顺。

SCP-1913-2会攻击激怒它的人,主要使用爪子撕挠。但是,尽管这会造成主要器官的损伤和失血,SCP-1913-2无法杀死被它攻击的人。被攻击者会保持生命体征直到受到其他来源的致命伤,包括非异常的伤害和SCP-1913-1的墨水的效果。如果被攻击者的器官或肢体被分离,那部分身体能够独立于被攻击者继续存活。即使因SCP-1913-2而分离的器官坏死,被攻击者也不会死亡。

SCP-1913-2会持续攻击一名对象直到其停止移动,这大多因为休克,或另一对象激怒它。尽管SCP-1913-2不需要物质来维生,它依旧显示出食用被其攻击者的肉的癖性,且在未供给食物时会发怒。SCP-1913-3称SCP-1913-2为“Telly”。

SCP-1913-3形似一只未成年的黑色雄性拉布拉多猎犬(Canis lupus familiaris)(家犬),缺少嘴,鼻子及双眼。SCP-1913-3的脸上有数个发出模糊白光的破洞,使其看上去像在微笑。SCP-1913-3具有情感,并自称“Freddie”。SCP-1913-3拒绝详述它寻找SCP-1913-1的理由,仅仅说是“家事”,但据报告,SCP-1913-3不希望伤害SCP-1913-1。从SCP-1913-1获得的信息暗示这会使SCP-1913-1的外型发生改变,但这并未被证实。

Freddie.jpg

SCP-1913-3

当SCP-1913-3撞上一个物体或人体时,SCP-1913-3会从它脸上的洞中猛烈放出灰色火焰。以此方式产生的火焰温度可达1200摄氏度(或2192华氏度),且在接触无生命物体时表现出了应有的效果。

因与此火焰接触而产生的火会持续燃烧,直到对象的皮肤被完全烧毁或火被扑灭。接触SCP-1913-3的对象会受到严重的烧伤,典型的结果是完全失去视觉、听觉及触觉。对被SCP-1913-3影响的对象的处决尝试仅在对象被SCP-1913-1的墨水溶解后才成功。除非被大量的硫“屏蔽”,否则SCP-1913-3能够确定其它SCP-1913个体的大致位置。SCP-1913-3的情绪在中立与强攻击性之间呈现周期性的波动,时常咒骂收容工作人员。SCP-1913-3引起了191█年三月24日后至少两起大型火灾。

SCP-1913-1的发现:在03/24/191█,SCP-1913-1在一次对V███████港的失事船只调查中被发现。Crowely特工在███████的残骸中发现了SCP-1913-1,其本应被运输至纽约市,但却出现在往S████的航线上。在残骸中发现了两句尸体,而剩下的2█名乘客全部失踪。

在了解SCP-1913-1的属性后,两艘共装有2█具尸体的救生艇被置于V███████的水域中以掩人耳目。尸体均为在测试中死亡的D级人员。由于该船在出航前出于未修理状态,所以宣称███████的沉没是它的机械状况导致。

遭遇-001 报告:在SCP-1913-1于04/02/191█被送达Site██之后,SCP-1913-2与SCP-1913-3攻击了该站点,导致紧急疏散协议启动。SCP-1913-2反复地将SCP-1913-3扔向载有SCP-1913-1的逃脱载具上,在逃脱前对载具造成了可观的伤害。SCP-1913-2与SCP-1913-3对SCP-1913-1独特的兴趣导致了护卫队Omega-8的组建及三个实体被指定为一个集合。

遭遇-015 报告:又一次捕捉SCP-1913-2亦或SCP-1913-3的尝试失败了。SCP-1913-2和SCP-1913-3已暂时停止追踪护卫队Omega-8。SCP-1913-2不间断的移动,其对基金会载具的熟知,以及SCP-1913-3不变的爆炸性使得收容实体非常困难。镇静剂飞镖,水流,火,枪支均被尝试过,但均未能制服任一实体。

遭遇-029 报告:SCP-1913-2和SCP-1913-3跟踪了护卫队Omega-8,并在其在Site 45补给时展开攻击。护卫队Omega-8要求援护,但在援护到来之前已失去战力。Hayward博士与Crowely特工尝试移动到屋顶等待带着SCP-1913-1撤退,但被引到了Research Lab 1██内,Crowely特工在阻止Hayward博士被杀时防止了SCP-1913-3获得SCP-1913-1。查看Interview 1913-A以获得更多信息。SCP-1913被重分级为Euclid。

访谈记录 1913-A:

被采访者:Crowely特工

采访者:Toki博士

<日志开始>

Crowely特工:我有点东西想讲清楚,可以吗?

Toki博士:你想说什—哦,说吧。

Crowely:把Hayward博士编入摇篮里的猫是个错误。那孩子前途无量,但还太嫩了。他刚从学校里出来;他甚至不知道意识扭曲效果和信息灾害之间的差别。他没做什么错事,但如果他能……抱歉。我挺喜欢那孩子的,而且我很明显有些偏爱他了,不过如果他能先被编入更安全的小组里,他就能有所准备;亲自体验这种事情而不是仅仅拿到事件报告……[呼气] 抱歉,我实在需要把憋在肚子里的东西说出来。

Toki博士:没关系的。

Crowely:……你想问我29号遭遇的事,对吧?

Toki博士:请讲。

Crowely:好的。我们只是需要基本的补给:食物和燃料。我们打算只在45号站点呆个几分钟,但我们都有点神经过敏。我们好几天没看到那狗和那女孩了,所以我们对它们有些期待。Hayward和我那时正把Dash One(译:SCP-1913-1,下文的Dash Two 和Dash Three依此类推)运往站点的车库里,果然,我们后面的车炸了。它们肯定一直在跟踪我们,等待我们到达下一个站点再攻击,因为它们似乎在我们十二个人下车之后马上就攻击了我们。

Toki博士:然后这时候你就打开了Site 45的警报,然后试着逃到屋顶以撤退?

Crowely:是的。要么是这样,要么就只能让它们对它做鬼知道什么事情。倒是没什么差别,因为我们最后逃到了某个倒霉鬼的实验室里,那两个家伙正打算把门破开。Two开始撞门直到Dash Three让它在它把门炸掉之前躲开,这把喷淋器启动了。那……东西,Three,就走到我前面。什么都没做:没攻击,没爆炸,也没让那女孩攻击,再让它爆炸,它就坐在哪里。我只想到说句“为什么?”……我从没觉得这么无力……它告诉我它这样做是特别款待,它的火焰是一种救赎。它说被烧到的人无法看,无法听,无法感觉;他们便只与自我同在……再也不被邪恶侵扰,这之类的东西……

Toki博士:Hayward博士后来怎么了?

Crowely:[顿了一下]那个白痴朝它扔了个显微镜……这不重要,Dash Three随后把他撞到了角落里。它很明显浑身都是蒸气。Hayward被烧伤了,不过他也浸在水里。所以烧伤不是很严重……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Three让Two去为它杀了他。或许它觉得那孩子地位比它低太多,或者认为Two会干得更好。

最后我成功把那孩子拎起来扔到了远处的墙上,就在……嗯,就在Dash Two穿透他的心脏之前撞上了这几罐硫。Dash Two正打算攻击他,不过停了下来。Three似乎对Two很生气,知道它看了一眼盖着Hayward的石头。我拿了四块石头,想着这或许就是让它们不安的东西,所以我尽我所能……看着这些东西竟然反过来从我们这逃开,这感觉不错……喂,就这么多了么?我还指望在我疗养期的会客时间里看到更多人呢。

Toki博士:你说过要提醒你,你有些关于SCP-1913整个整体的话要说,对吧?要说的是什么?

Crowely:啊,是的,Hayward本打算在Site 45作报告的。他审问Dash One有好一段时间了,而且从它那里挖出来点东西。他对SCP-1913的原理有些想法,而且觉得还有些我们尚未知道的东西。他没告诉我,不过看上去很重要。我觉得这值得一提。

听着,如果我知道了,我会告诉你,但我所知的是我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东西他妈的把Hayward的心脏撕开……而且他自己也活着目睹了这一幕。

<日志结束>

结语:Hayward博士在此采访后一个月脱离高强度护理,从手臂及躯体三度烧伤,胸口被蚀穿的状态中恢复。已与Hayward博士讨论他所提及的事项:如果SCP-1913-2或SCP-1913-3接触到SCP-1913-1,则会释放或产生第四个实体,且SCP-1913-1会发生外型改变。这被SCP-1913-1所承认,但被SCP-1913-3否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