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19
uvLoY.jpg

SCP-1919,在探索任务003后。图中红圈内为SCP-1919-1。

项目编号:SCP-191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919周围将建起半径2KM的隔离区;所有通往该区域的道路都将被改道或阻断。该区域的边界将被不少于25名40名重装巡逻员看守。进入SCP-1919的人员不得被给与防护装备或武器。任何在边界范围内出现的非调察小组人员必须被立即处决。

探索任务003的正式报告只可允许正在研究SCP-1919的人员和事件发生时的在场人员查看。对这份报告的任何拷贝都将被销毁。

修订于██/██/████:从探索任务002起,任何情况下不再允许任何人员进入SCP-1919,直到所有与之前的探索参与者相关的可辨别SCP-1919-1实体被全部处决,或时间已经长到所有实体都能推定为已饿死为止。

描述:SCP-1919是一座建于20世纪早期的酒店,位于██████████,█████。从探索任务003起,该建筑的东侧已经部分沉入地下;它仍可进入,但必须佩戴额外的安全防护。从外部看,SCP-1919看起来与其最初竣工时没有差别;但从内部看,该建筑已经严重破损且似乎在刚完工时便已遭遗弃。大部分地板和天花板都已严重腐化或者整个消失,且其内部充满着各种形式的破坏痕迹(例如水侵造成的破损或坍塌留下的碎渣)。

一旦有人类对象进入该酒店,数个人形实体将在建筑物内各处出现,这些实体外貌与对象外貌相似且穿着、持有对象进入时拥有的任何衣物和物品。这些生物(下称SCP-1919-1)通常会在若干体貌特征上与原初对象有所不同。

对象与其副本间已被观察到的差异如下:

  • 缺少头发
  • 头骨结构畸形
  • 部分皮肤变色
  • 肢体/手脚趾的长度改变
  • 嘴部畸形
  • 眼睑缺失/密封
  • 鼻孔密封
  • 皮肤上出现各种大小的穿孔
  • 下颌结构延长/畸形

正是SCP-1919-1导致了建筑物的损坏;这些个体已被记录到会打翻家具、撕扯地板、破坏管道甚至引发小规模坍塌。尽管他们有着如此的破坏力,迄今为止只有3个个体尝试逃出建筑,这其中的原因尚不得知。

所有被观察到的SCP-1919-1都有着类似的行为。对每个个体而言,它们会无缘无故地做出攻击性行为,随意地尝试破坏东西和建筑。它们也被证实会对被锁定的进入SCP-1919的对象产生一种强烈的敌意(参见探索任务001,002)。但是这种行为似乎不会延伸到其他个体上;确切的说,它们只会在遭遇彼此时偏向于结成一个大型而行动有序的群体。迄今被观察到的最大群体由██名个体组成且造成了机动特遣队Tau-11 (“Youth Hostiles”)的全灭。

整体来看,SCP-1919-1展现出一种类似蚁群的集体智慧。当前未知它们是如何交流的,但它们已被证实能不通过语言且快速地进行交流。尽管从██/██/████起至今仍未确切证实,所有的迹象都表明SCP-1919-1拥有一种能让它们通过信息素传出和接受信息的有机系统。这一猜想可能被以下事实证明:杀死或者伤害其中一个个体会立即引起约40M范围内所有其他个体的注意并使得它们径直前往受伤个体处,即使这是完全无声的且其他个体根本不在场。

附录1919-01

探索任务003中,MTF与SCP-1919-1的遭遇只造成了一名队员死亡,其余队员只是出现了多处和他们的副本完全相同的身体损伤。视频记录显示对方这种反常行为可能是蓄意的且不是队员们成功的自我防卫造成。███ █████████,████ █████,██████ █████,和███████ ████在离开建筑的一周内因其伤势死亡。除了下颌严重受伤,████ █████还被医护人员报告称断断续续地重复语句“知道底细/在画里(in the picture)”直到彻底昏迷。█████在被送往基金会医疗设施的路上死亡。

附录1919-02

在分析探索任务003的视频记录后,基金会发现进入该建筑是导致所有SCP-1919-1实体出现的原因。当前对SCP-1919要进行的主要任务是辨认、回收和收容SCP-1919-1实体。而在面对她时,研究员被要求[数据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