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21

项目编号:SCP-192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921应该被保存在一个位于Site-49,编号为Wing-6D存储区的地下安全柜中。SCP-1921-B2的克隆体应该一直收容在同一设施的Wing-4B中的一间环境可控的存储柜中。在没有来自目前站点最高研究员的书面允许的情况下,SCP-1921-B2不允许出现在SCP-1921附近

描述:SCP-1921是一个流动棉花糖售卖车。其外部装有一块有着复杂纹路的拱形木块,上面写有“Cotton Candy – Free With Admission棉花糖——凭券免费兑换”。在车上面追踪到有可见的火烧和烟熏的痕迹。SCP-1921的异常性质主要表现在5个相互关联的部件上。

  • SCP-1921-A1是一个没有表现出异常的棉花糖机,位于售卖车的前部。该物件和目前常见的商用棉花糖机相同,除了一根连接到售卖车底部水槽的管子。水槽上的一个标签,上面写着“糖梳甜品”——一家并不存在的生产商。
  • SCP-1921-A2是当SCP-1921-A3存在于水槽中时,所有从SCP-1921-A1中生产出来的棉花糖的统称。SCP-1921-A2在颜色上呈现黑色,即使在加入食用染料时也是如此。当SCP-1921-A2被人放进嘴里并接触到人类唾液时,它会表现出体积上的消融,直到收缩到将其摄入的人无法察觉的程度。一旦它进入消化系统之后,SCP-1921-A2将会膨胀至其原来体积的3倍,进而堵塞目标的消化道。然后它会在目标的中枢神经系统处进行重组,主要是在大脑的内部和周围区域。这个过程通常不会因为引起目标的不适而引起注意,尽管有几个尝过SCP-1921-A2的人报告说有轻微的痒的感觉。
  • SCP-1921-A3是一种黑色的,由未知成分组成的非常粘稠的液体。最初被发现于一个放在SCP-1921-A1下方,一个标有“小丑牛奶”的箱子中。当某个目标直接摄入SCP-1921-A3的纯液时,其体内的五羟色胺浓度会立刻大幅提升并引起心脏骤停,最终导致目标的死亡。
  • SCP-1921-B1是一个可以自动演奏的32键汽笛风琴,位于SCP-1921的背后。该乐器产生的声音不会特别的大;不过,有证人报告说能够在1.2KM的距离上听见SCP-1921-B1所产生的音乐。项目在没有平常不会有异常性表现,除非在其启动时有SCP-1921-B2在它的内部。
  • SCP-1921-B2是11卷打孔纸的统称。当任意一卷塞入SCP-1921-B2时,纸上面的孔会控制SCP-1921-B1演奏出一首歌。每一段SCP-1921-B2都被刻有一首不同的歌,该歌曲的名字被印在它所属的那卷打孔纸的顶部。大部分的打孔纸的歌名标题的附近存在手写的注释。

当任意一卷SCP-1921-B2插入SCP-1921-B1中播放时,大约1.2KM范围内,食用了SCP-1921-A2的人,其认知能力会产生严重改变。具体的影响情况取决于哪一卷打孔纸被播放(详见附录SCP-1921-B2)。

SCP-1921被发现于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处废弃露天市场中,发现时,它与大量的无异常性质的文物在一起,并且有类似于火烧过的痕迹。在其他的发现品中,有几件上涂有“赫尔曼·富勒的惊奇马戏团”的广告。基金会取证小组推测,曾有大量的人居住在这里,但是某天因为某些原因,这些人突然在一夜间消失,并且放火烧毁了他们所有不能带走的东西。而且取证小组可以确信,这场火灾是在基金会人员到达这里前4个小时以内发生的。6具严重烧毁的尸体被发现堆在被烧毁的马戏团帐篷的残骸下。目前调查仍在继续。

附录 SCP-1921-B2:以下是SCP-1921-B2的已知情况列表,介绍了每一首歌被播放时,该曲目对食用了SCP-1921-A2的目标的影响,以及标注在标题附近的注释。

编号 歌曲名称 影响效果 注释
B2-01 The Skaters Waltz 目标将不认为其异常现象超出常理。 “主旋律”
B2-02 When You're Smiling 目标体内的5 - 羟色胺和多巴胺浓度提升,导致目标被询问时,无法集中注意力而导致不快。 (无文字内容,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画得很粗糙的笑脸)
B2-03 Officer of the Year 目标无法感知其他人的行为,例如犯罪。 “献给所谓的正义人士们”
B2-04 Doodle Dee Doo 目标对危险的感知能力崩溃。 以防万一被人发现
B2-05 Walkin' Happy 目标在歌曲播放的期间会产生一种强烈的欣快症,通常会产生非常坏的影响。 “不能用于私人用途”
B2-06 Hail! Hail! The Gang's All Here 所有在SCP-1921-B1影响范围内的目标将自主聚集起来。测试表明,这些目标比较愿意呆在能发出大量可见光的光源周围。当被询问时,目标坚持认为他们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聚集的,但是一般无法为这一行为给出一个合理的原因。 “表演开始前”
B2-07 American Patrol 目标会找出没有食用SCP-1921-A2的个体并且尝试说服该个体食用SCP-1921-A2。如果该个体一只拒绝食用,目标可能会通过暴力手段强制喂食。 用于紧急情况”
B2-08 For All and Forever 目标会遭受一种5 - 羟色胺综合征的折磨,往往会引发癫痫、幻觉、严重的恶心、腹泻、呕吐以及平均42℃的高烧。目标在症状发作后的三分钟内会表现出恐光的症状,最后会死于心脏骤停。 最后的圣地
B2-09 Comrades of the Legion 未知:该卷已经被撕毁 (无)
B2-10 What D'Ya Mean You Lost Your Dog? 没有观测到任何影响 “所有的小丑们,准备大捞一笔”
B2-11 Upside-Down Cake 未知:该卷已经被撕掉了一部分,并且重要的那一部分已经丢失 “时机正确时再播放它。谢谢合作”

附录:在2012年8月28日,05命令同意了来自Lindquist博士有关于SCP-1921-B2-09(“Comrades of the Legion”)功能修复的请求。在修复过程的初级阶段中,D级人员的测试中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除了有关SCP-1921-B2-09-14的实验。以下是一段可见的实验录像的转录。

<影像记录开始>

[0:05]:按照测试规范,Lindquist博士开始给D-5721进行简报。

[2:23]:D-5721服用了SCP-1921-A2。

[5:30]:Lindquist博士启动了SCP-1921-B1,播放的项目是SCP-1921-B2-09。

[6:12]:没有观察到D-5721有任何变化。

[7:03]:SCP-1921-B1上的琴键突然全部被按下。接下来,SCP-1921-B1开始以慢节奏来播放Comrades of the Legion然后又跳到了Entrance of the Gladiators这首歌上。Lindquist博士做出了一个惊讶的感叹的表情,因为以往关于SCP-1921-B2-09的测试中,仅仅只是完整播放Comrades of the Legion这首歌。值得注意的是,有关SCP-1921-B1切换打孔纸的机制是在播放一首新的歌曲时生效的。

[7:24]:D-5721报告说那首歌让他觉得头痛。

[8:31]:记录中显示D-5721这样说道:“天哪,我爱小丑。”

[8:40]:D-5721似乎疼痛发作并且跌落到地板上。

[10:36]:Entrance of the Gladiators播放完毕。同时D-5721停止挣扎并失去意识。SCP-1921-B1的转轮又再度开始转动并且转回到Comrades of the Legion之前播放中断的地方。

[11:32]:Comrades of the Legion播放完毕。没有观察到更多的异常现象。

<影像记录结束>

注释:D-5721 在实验结束18小时之后苏醒。苏醒时,D-5721声称他不记得自己是谁而且抱怨胸部和腹部有严重的不适感。在经过为期30天的过额外测试和观察之后,确定了D-5721除了以上提到的情况以外没有任何其他性质和行为异常。处决D-5721后的尸检显示,SCP-1921-A2已经在D-5721的肠道和肌肉组织中大量地重组,而且在D-5721的胸腔内发现了一个装满星沙的小气囊。一张对折了4次的废纸,包裹在这些闪光物中。研究人员在之后的实验中无法再再现SCP-1921-B2-09-14的情况。

日志文件:以下是从D-5721内找到的手写的卡片上转录来的的信息:

正面

好吧,确实有些事情开始变得糟糕。所以该怎么办?也许我们已经用过这种方法了!又是这鬼玩意?!

背面

P.S. 我们正遭受饥饿。查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