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26

项目编号:SCP-1926

airride.png

SCP-1926的宣传材料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926及SCP-1926-A、SCP-1926-B已被转移至Site-107内一标准无感知类异常收容间中。自收容措施制定后,SCP-1926-A与SCP-1926-B已得到适当的医疗护理,但仍需定期进行监督与医护干涉以延续他们的生命。

PoI-1377已被收容于Site-107,计划对其进行记忆消除并在2006年5月17日释放。

描述:SCP-1926为一系列经异常改造的雅达利7800家用游戏机的统称,一款名为《寻剑:气世界》的雅达利游戏卡被永久性固定在了游戏插槽上。侧边使用了一个小型MIDI输入端口代替了预计应有的扩展口。

尽管SCP-1926在功能与外观上与一台1983年产的雅达利7800家用游戏机相似,其内部由大量人体组织、头发、牙齿与骨碎片组成。迄今为止,对SCP-1926内组织的DNA测试尚无结果。尽管这样做没有物理阻碍,尝试分离这些成分将会失败。短语“‘谁把这dev kit攒在一块的?我,那是谁?我该信谁?我!’——Tony Montana”被蚀刻在了游戏机底部,蚀刻下方有“雅达利·阿卡迪亚”字样浮雕。

atori.jpg

处于发现地点的SCP-1926。

SCP-1926-A与SCP-1926-B为两名处于昏迷状态的人类,分别名为Michael I. Jackalson与John Bronzeberg。二者被一个自SCP-1926中伸出的、旨在模拟虚拟现实环境的设备连接在一起。神经学分析表明,SCP-1926-A与SCP-1926-B的大脑中各分区均处于活跃状态,包括感知痛觉的部分。

虚拟现实设备由以下几部分组成:

  • 同样在设计方面与Jaguar VR设备相似的雅达利品牌手套、背心、裤子、鞋与护颈;
  • 可同样保护实体鼻部的红色口腔防护器;
  • 以及一条设计与目的均未明确、由外科手术连接到SCP-1926-A与SCP-1926-B脊柱的电缆。

SCP-1926的MIDI输入端口可连接麦克风,通过其可与SCP-1926-A与SCP-1926-B对话。他们的内心独白可通过SCP-1926连接的音频输出装置进行播放,从而可以进行交流。

自收容措施制定起,由于基金会在获得SCP-1926前SCP-1926-A与SCP-1926-B的坏死并发症,二人需进行截肢。二实体对此均不知情,且除非有必要,不得对其承认或说明此事。

对SCP-1926游戏可玩性的进一步描述:

SCP-1926为一款二人游戏,玩家在3D空间内操控简陋的多边形类人生物,目标为收集物品与线索。由于SCP-1926为虚拟现实游戏,玩家的视角为第一人称。与非异常游戏实体(地世界、火世界、水世界)类似,SCP-1926主题围绕精神,地世界以黄道十二宫为中心,火世界效仿卡巴拉生命之树的设计,水世界则源于七大脉轮。SCP-1926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中国古书《易经I Ching》,其主要内容为神学。SCP-1926的场景与效果均按顺序对应了易经中的64卦。

sborbqbest.jpg

在SCP-1926-A与SCP-1926-B均死亡后所显示的SCP-1926开始界面。

与先前的游戏类似,SCP-1926同样围绕着其名称中的元素进行设计。以“气”为基础的关卡包含了类似于跳跃至鸟上以避免损失生命,乘阵风飞跃高耸尖塔,以及横穿龙卷风的挑战。其他内容未知,因为SCP-1926-A与SCP-1926-B拒绝进一步探索SCP-1926。

在目前,每当SCP-1926-A与SCP-1926-B在SCP-1926中“死亡”时,他们都会被送至SCP-1926的起始点。仍未在SCP-1926中发现记录点。

发现过程:

2006年,SCP-1926被发现于PoI-1137(Howard Scott Warshaw)的住处。先前,当地执法部门曾接到噪音投诉,描述为自PoI-1137住处传出有节奏的“隆隆声”。在收到多条警告后,PoI-1137在警察试图开具现场罚单后被捕。随后,执法人员进入房屋,发现已失去知觉的PoI-1137,身旁的大量垃圾,SCP-1926的全部内容与非法持有的大量管制药品。SCP-1926-A以及SCP-1926-B正在通过电视扬声器对PoI-1137大声喊叫,试图将其喊醒。卧底特工Jason Foley对所有此事件的目击者进行了记忆消除,并将所有与SCP-1926有关的物品送至附近的Site-107。

以下为在被警方拘留并还押后不久,对PoI-1137进行的采访。

[开始记录]

Foley特工:你好,Howard。不用担心,我们不会伤害你,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罢了。

PoI-1137:嘿,现在我知道你是哪一位了,你把我的好事都搞黄了,你知道吗?是吧?

Foley特工:事实并非如此。我们比警察优待你,而且只要你回答了我们的问题,你就能回家了。

PoI-1137: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了。如果你想和我做这样的交易,我的乖乖,他想要给那个人自由。听着,听着,你能和我谈话,但我真的只是想被倾听。

PoI-1137与Foley特工均停止交谈了大约十秒。

Foley特工:真有意思。你是从哪里获得你屋子里的那些技术的?

PoI-1137:哦,你以为是我造的那个破玩意?可饶了我吧,我快被羞死了。我加入的很晚。那俩人想要生活得充实且有主见。

Foley特工:我对你的过去、你造过的东西都很熟悉。

PoI-1137:如果要谈论关于那些一天天经过的过去的事,你介不介意我从基本上刚开始的时候讲?那样更有利于理解。

Foley特工:行啊,说吧。

PoI-1137:在很久很久以前,我还年轻的时候,我曾经是、额、现在还是、但那会儿就是了、一名程序员。Yarr的复仇、夺宝奇兵……一种E.T……你可能听说过。

Foley特工:正如我所说,没错,我知道你的历史。如果你想给我一些笔记1或者说完全跳过背景信息,就更好了。赶快的。

PoI-1137:好吧好吧。过了几年之后,高层知道了雅达利没那么火。我们的明星被丢进马桶,冲到了下水道。Nolan走了,抽身逃了出去。真让我们不爽。管理层决定做一些“削减成本”的竞赛,这是因为他们认为一场牛批的竞赛不是我们去到应许之地的门票。任天堂和世嘉越来越受欢迎,我们从山顶摔下来之后实在是没法再发奖杯了。

Foley特工:所以说之后,你还在继续开发《寻剑》?就算计划被终止?

PoI-1137:我?别闹了。我那会正在寻找自己。

PoI-1137使用双手拇指指向自己。

PoI-1137:所以说那是83年,对吧?噢,灭顶之灾,每个人都很慌神,太他娘的糟了。长话短说。我从John那拿到了备忘。我知道了前三个寻剑做完了,但他们想让我去做第四个。我告诉他们,这个计划没戏。他们说,他们需要我的“特殊风格”。我能说点啥?对程序员的阿谀奉承不会管用。所以我答应了,到了他家。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原型机。那玩意绝对没法投放市场。John告诉我,他老婆走了,因为他家已经被他整成老鼠窝了。

Foley特工:那是官方企划还是别的什么?他是源于官方的开发工具吗?

PoI-1137:都不是。那老弟告诉我,Nolan去找他了。

Foley特工:在现实中还是在梦里?

PoI-1137:我不知道。他们只是告诉我,Nolan又发号施令了,他们需要我帮忙完成。也许他们在骗我。

PoI-1137停止说话,使用手指敲击采访室桌子。

PoI-1137:所以说,我开始往那边走,找到了游戏机。超级恶心,直到边缘的每一个地方都用牙齿和头发,还有屎……不,不像,便便,但……靠别想了。

Foley特工:你没必要说的那么细。

PoI-1137:正常人当然会问他们说,他们是不是已经完蛋操了。但我那会都快高兴疯了。啊,有个小建议,不过……

Foley特工:什么?

PoI-1137:尽量别碰那些牙齿。忒脏了,如果你被割到,未来就会有严重的感染。

PoI-1137将一块绷带从左手取下,露出了被截掉的无名指。

PoI-1137:我深有体会。

Foley特工:额的神呀。啥时候的事了?我在你的医疗记录里可从没——

PoI-1137:不得不自己解决啊。

Foley特工:如果你需要医护的话……

PoI-1137:我能照顾好自己。不像那些脑子有坑的人,有次快做好了,正要找测试者。快省点钱吧,他们说。他们就自己穿上装备,坐在椅子上,一坐不起。

Foley特工:你有试过把它们拿下来吗?

PoI-1137:懒得拿。你那边呢?有什么进展吗?

Foley特工:没有。我们不想冒险。

PoI-1137:只要你把臭味降低,他们应该就哪都不去。

[结束记录]

附录 1:

附录 2:

所有对Nolan Bushnell进行定位的尝试均告失败,因为其全部的公开露面均由替身代替。那些人声称Nolan付钱让他们进行冒充,以保证Nolan的位置安全。目前Nolan的位置不明。

附录 3:

事故记录:

在2006年5月5日,SCP-1926-B被鼓励对SCP-1926深处进行探索。不久,他们发现了一个位于矿井底部的小型洞穴。指示SCP-1926-B进入洞穴,SCP-1926-B照做。唯一的游戏对象是在洞穴内部的虚拟牙齿,在SCP-1926-B进入洞穴后,数量增加。SCP-1926-B报告说,触摸牙齿会感觉疼痛,且在接触时,SCP-1926-B与专注于游戏的基金会人员均会感觉一阵阵恶心。

在几个小时后,SCP-1926-B出现在一个巨大的中空洞穴中,内部有一个巨大的人类心脏,挂在自洞穴顶部伸出的几根铁链上。在发现后,心脏的“跳动”向空间内喷射像素化的血液。事故发生后,与SCP-1926-B的联系丢失,且尚未恢复。

SCP-1926-A拒绝了基金会的任何建议或指令。在此决定更改前,该房间的用途将保持未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