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26-JP
labyrinth_of_nightmare.png

SCP-1926-JP部分外观

项目编号:SCP-1926-JP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封锁SCP-1926-JP周边区域,并散布掩盖故事“土地开发”以限制一般人进入。除紧急情况,禁止一切对SCP-1926-JP内部的有人探查。对其内部的调查及进入者/受试对象将会由无人机来进行。

SCP-1926-JP-α所发来的电话及邮件等一切电子通讯将会被重新引导至基金会专用频道,并由专任接线员进行对应。全部对话内容将会被录音所记录,以用于对SCP-1926-JP的进一步研究。

描述:SCP-1926-JP是京都府███北部一游乐园旧址中所存在的建筑群。建筑群的大部分面积原本为一大规模迷宫游乐设施,占地约2公顷,包括互相连接的6座室内迷宫与2处室外庭园迷宫。

探索SCP-1926-JP内部迷宫的对象(下称受试者)将会极为偶然地突然陷入昏睡状态。目前仍然未知引起此症状的详细条件及原因。停留在SCP-1926-JP内部的受试者将会保持昏睡状态,但只要离开SCP-1926-JP便可以恢复正常。目前未有一例从昏睡状态中恢复的受试者精神或身体被诊断出异常。另一方面需注意的是,多数受试者曾在探索中/昏睡前/昏睡中等多种状况下报告称“感觉好像听到了小孩的声音”。

受试者陷入昏睡状态时若持有任意一种通讯装置,则很高概率会有一自称为受试者的人物(以下称SCP-1926-JP-α)用电话或者邮件等形式向后述对象进行通讯。这种通讯无论受试者状态如何均会发生,且其通讯对象通常是受试者的家人、朋友等亲近的人或警察局、消防局。通讯时所使用的电话号码或邮箱地址与受试者拥有的通讯装置的号码或地址完全相同。另一方面,主动联系SCP-1926-JP-α的尝试无一例外均告失败。另外,根据通话时进行的声纹分析,每次出现的SCP-1926-JP-α均已被证实与受试者完全相同。

在SCP-1926-JP-α第一次进行通讯时,其将会宣称自己仍然滞留于迷宫中,且迷失方向无法找到出口,并请求救助。然而,此时在SCP-1926-JP内部任一通道均无法观察到SCP-1926-JP-α的存在。另外,SCP-1926-JP-α所使用的通讯装置的位置/GPS坐标在大部分情况下与SCP-1926-JP相距甚远。而这些坐标上也从未能观察到SCP-1926-JP-α及SCP-1926-JP-α所主张的含有迷宫构造的建筑。

SCP-1926-JP是在调查19██/██/██发生的一起拆迁事故时,因当事特工███突然昏倒,及此后从SCP-1926-JP-α-1发来通讯,基金会最终发现该异常。根据进一步调查,该游乐设施在营业时也发生过数起昏睡现象。基金会亦回收了过去该设施内发生的数起事故/事件记录,但包括一名儿童在迷宫内失踪的事件在内,没有一起事件可以断定为异常性质的起源。

目前为止,包括收容之前与收容之后,共有9人受到SCP-1926-JP影响。其中SCP-1926-JP-α发来通讯的共有5例,其中1例为上述特工所遭遇的事故,而剩余4例为使用D级人员实验时产生。收容之前未有普通民众的SCP-1926-JP-α产生,推测这是因为当时便携的通讯装置还未普及所致。

记录:以下记录是与自称███特工的SCP-1926-JP-α-1通讯记录的摘要。

<记录001, 通信开始:19██/05/24 08:23>

α-1:总部,请求回答。迷宫的构造和建筑的平面图不一致。这是空间异常的影响吗?你们的监控录像上有发现什么吗?

总部:███特工?不可能,你明明还处在昏睡状态。

α-1:总部?我还在昏睡状态是怎么回事?

总部:请稍等,我们整理一下情况。

短暂会议之后,基金会决定将该通讯对象分类为伪异常项目,但仍作为███特工对待。

总部:久等了,特工。现在的状况是这样的。你刚刚在迷宫之中突然昏迷,现在仍在急救室里没有醒来。经过简单检查,我们可以断定现在处于昏睡的就是你本人。

α-1:怎么会,不可能啊。那还在探索迷宫的我究竟又是什么人?

总部:你被转移到其他地方,而在急救室昏迷不醒的是假货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是现在我们无法判断。特工,能先报告一下你周围的情况吗?

α-1:这里和C栋1楼的迷宫一样,是一座混凝土墙壁上绘有装饰的典型迷宫。但是,这座迷宫明显比平面图的构造要大上许多。总部,能确认一下GPS的位置坐标吗?

总部:特工,经确认,你的位置坐标在原本探索地点西南2km处。

α-1:那么我是被传送到现实中别的地方了吗?总部,那个位置上有什么?

总部:从地图上看是荒无人烟的深山。我们会派遣回收部队前去确认,请在原地待命。

α-1:收到。

5分钟后,回收部队到达上述坐标位置,但未能发现SCP-1926-JP-α-1或任何含有迷宫构造的建筑。同时,再次对SCP-1926-JP内部调查时,所有迷宫通道中也均未能发现SCP-1926-JP-α-1的身影。

总部:特工,我们对你所在坐标进行了搜索,但当地并未发现任何建筑。我们也对迷宫进行了搜索,但也无法确认到你的存在。可以说,目前总部暂时无法将你回收。

α-1:总部,我明白了。

总部:特工,暂且先假设你被传送到了其他地点。以你目前的状态,可以继续探索迷宫出口吗?为以防万一,请报告你目前装备的状态。

α-1:我的装备和进入迷宫时相同,除标准配备的手枪与通信机之外,还有简单的工具、水和少许携带口粮,一个备用电池。就算找不到出口,推测也可以坚持三到四天。

总部:特工,情况我们了解了。请继续进行探索。另外,为节约电池消耗,除遭遇异常现象之外,只需定期对我们进行联络。明白了吗?

α-1:总部,我明白了。继续进行探索。

<记录002, 通信开始: 19██/05/24 13:09>

α-1:报告总部,这里是特工。我成功走出刚才的迷宫到达屋外,但屋外还有灌木丛组成的庭园迷宫。能在GPS的现在坐标上观察到我或者庭园迷宫的存在吗?

总部:特工,这里是总部。我们仍然保持着对你坐标的追踪,但和刚刚一样,在坐标位置上无法观察到任何迷宫构造。

α-1:我应该所在的地点本来有些什么?

总部:在刚刚地点向西约20km的地方,是一片住宅区。

α-1:20km? 这不可能。上次联络之后我最多只移动了5km。

总部:我们了解了。特工,你能爬上附近的墙壁以观察周围情况吗?

α-1:不行,迷宫墙壁的灌木丛没有足够的强度,很难爬上去。就算成功爬上去了,没有灯光也无法确认周围情况。

总部:特工,为什么在屋外需要有灯光?

α-1:报告总部,庭园迷宫中没有照明,而这个时间段环境较暗,无法观察到远方。

总部:特工,现在应该是下午1点左右,你那边是夜晚吗?

α-1:报告总部,这里的时刻是凌晨1点。很奇怪,上次通信之后我体感仅有数小时经过。总部?

通信中开始夹杂儿歌《小蜜蜂1》的声音。歌声模糊,无法判断歌唱者特征。

总部:特工,是你在唱歌吗?

α-1:报告总部,什么唱歌?这里只能听见风吹草木的声音。刚刚附近有孩童在玩耍,所以可能是那个孩子在唱。

总部:等一下。有小孩?

α-1:哎?不,只是小孩在玩耍而已。可是,哎?

总部:特工,为什么你没有先报告有孩童在玩耍?

α-1:呃,那个,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小孩子已经不见了。现在想来,我甚至无法确定那个小孩的性别。我只记得有小孩曾经存在。

总部:特工,迷宫内可能有危险。请注意周围有无异常存在并继续进行探索。

α-1:报告总部,我明白了。继续进行探索。

<记录007, 通信开始: 19██/05/26 07:42>

α-1:报告总部,这里是特工。我进入了第4栋屋内迷宫。迷宫和E栋的结构基本相同。我想要利用携带的简单工具破坏墙面进行探索,请求总部许可。

总部:我们马上进行讨论。为何突然想要破坏墙面?

十几秒沉默。

总部:特工?你能听见吗?

α-1:总部,破坏墙面是怎么回事?

总部:特工,这是你刚刚提出的提案。

α-1:我,我不记得有说过这种话。为什么我会……

总部:有可能是疲劳所致。虽然你有可能再次遭遇异常存在,但也要在警戒周围的同时注意适度进行休息。总之关于破坏墙面进行探索的提案我们会进行讨论。结果将会在下次定期联络通知你。特工,请继续进行探索。

α-1:报告总部,这里是特工,我进入了第4栋屋内迷宫。

总部:特工,通信最开始时你已经报告了此事。

α-1:啊,不,对不起。我的疲劳可能比想象中的还要大。我会保持警戒继续进行探索。

此后,因判断破坏墙面并非有效探索手段,且有可能引起项目预料之外的异常性质,未许可SCP-1926-JP-α-1破坏墙面。

<记录011, 通信开始: 19██/05/28 21:00>

α-1:总部,请求回答。

总部:特工,这里是总部。距离上次定期联络已有接近10小时,你为何未进行联络?

α-1:总部,我违反命令,尝试破坏墙面探索迷宫。但是很奇怪,我用这些工具很多年了,但是在破坏第3面墙后,已经反复数十次在步骤5失败。此外没有观察到破坏墙面对迷宫产生的影响和其他异常现象发生。

总部:特工,你应该知道破坏墙面没有意义,为何还要违反命令?

α-1:我……说不清楚。我只是感觉在墙面上开洞是最好的手段。也许这只是因为我消耗完水和食品自暴自弃了而已,我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在破坏墙壁了。

十几秒沉默,仅能听见似为SCP-1926-JP-α-1的呼吸声。

总部:特工?

α-1:总部,我请求自决。我很多次听到并不存在的孩童的声音,但是墙壁里并没有孩子。为什么我明明是隔着墙听见的声音,却以为是墙里传出来的?天啊,我已经无法再继续进行探索了。

总部:特工,你明显处于混乱状态,请等一下。

5分钟后,通知SCP-1926-JP-α-1未允许自决,但SCP-1926-JP-α-1未有回答。推测其已经衰弱而死。

<记录012, 通信开始: 19██/05/29 00:07>

α-1:总部,请求应答,总部。

总部:特工?你没有事吗?

α-1:并不是没有事。我因为痛苦,在获得许可前就用手枪进行了自决。但我现在还活着。不仅如此,我受的伤,坏掉的装备,食品和水,甚至电池的电量全都变回了进入迷宫之前的状态。到底发生了什么,总部?

总部:特工,请保持冷静。能先说明周围情况吗?

α-1:我在我死时在的地方。附近还有我在墙上开的洞。总部,我难道产生了幻觉吗?还是说,我真的死了一次,又复活了?

总部:以目前的信息我们还难以进行判断。特工,能否查看周围并收集信息?

α-1:总部,很奇怪。墙壁显得很低。这种高度的话,我可以很轻易地爬上去。但是为什么我至今为止都没有注意到呢。总部,请给我思考的时间。

<记录013, 通信开始: 19██/05/29 01:05>

α-1:总部,我在上次通信之后再次确确实实地对自己的头扣下了扳机。但我现在还活着。

总部:特工,这里是总部。我们现在仍在讨论如何对你进行救助,请不要激动。

α-1:总部,我原以为自己是从那个京都的迷宫传送到了某个异空间里的迷宫,才坚持到了现在。但是,事到如今,毫无疑问我在水母之中。因此我死了也能重新复活。

总部:特工? 你在说什么?

α-1:如果我不会死亡,这意味着我有足够寻找出口的时间。谢谢,我会继续进行探索的。

此后的联络之中,总部给予了SCP-1926-JP-α-1考虑到其“不死性”的探索指示。另外,询问SCP-1926-JP-α-1 “水母”的意义时,其声称从未有此发言。

<记录019, 通信开始: 19██/06/05 17:19>

α-1:报告总部,这里是特工。我刚刚受到一未知敌对实体攻击,死亡一次后复活。

总部:特工,这里是总部。你是否观察到攻击者?

α-1:不,我在扎营时后脑受到枪击,未能观察到攻击者。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受害。

总部:特工,袭击者有枪吗?

α-1:是的。听枪声应该是小型的手枪。另外,对象很可能是比我矮上很多的人形实体。我在排查周围环境时发现附近墙壁有一刚好够小孩通过的洞穴,很可能袭击者就是洞穴爬过来的。

总部:特工,情况我们了解了。继续排查周围,搜索袭击者并保持警戒。

<记录037, 通信开始: 19██/07/05 11:09>

通信开始时夹杂着儿歌《小星星》的声音。同样因为歌声模糊,无法判断歌唱者特征。

α-1:总部,这里是特工。现在我所在的迷宫结构同A栋1楼相似,但和至今为止遇到多次的一样,墙壁的轮廓有时候会模糊。但我一靠近墙壁,这种模糊就会消失。触碰它们的时候,就好像是没有棱角的鸡蛋一样。真的是非常奇妙。

总部:等一下,特工。你没有听见《小星星》的旋律吗?

α-1:从墙壁那边又传来了声音。那声音感觉就好像小孩子的哭声或者笑声。总部,我想要再次破坏墙壁,重新进行探索,可以吗?

总部:特工,你在听我说话吗?请回答问题。你能听到歌声吗?

α-1:哎?啊,我能听见。总部,我刚刚才反应过来迷宫内设置的扩音器传来了歌声。似乎是好多小孩子在一起唱。

突然,歌声不自然地暂停,又从别的段落开始。

α-1:总部,我了解了。也许是因为疲劳,时间越长,就感觉自己身上的东西越重。而且我还会时不时地感到晕眩。我认为我应该加快速度。继续进行探索。

总部:特工,你在说什[通信切断]

该次通信之后,SCP-1926-JP-α-1仅能以非固定的时间周期重复报告简单内容。

<记录062, 通信开始: 19██/10/24 09:11>

α-1:总部,难道我疯了吗?为了加快速度,我居然会在每次工具损坏后饮弹自杀。而且,自杀的时候我不会抱有任何疑问和不协调感。这很明显是异常,天啊,总部,你们能听到吗?

总部:特工,我们可以听见。请保持冷静。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们可以叫来心理医生和你通话。

α-1:那我是否可以和我的家人通话?我打给家人的电话现在也都被转接到总部了。我到底怎么了?我怎么才能走出这座迷宫?我什么时候才能从这幻觉中醒来?

总部:特工,我们无法回答这些问题。

α-1:我明白了。我会继续工作的。

<记录087, 通信开始: 19██/06/05 17:16>

α-1:报告总部,这里是特工。刚刚我穿过墙壁的洞穴后遭遇一人形实体,因对方持有武器,我不得不对其进行攻击。

总部:特工,这里是总部。请详细描述该人形实体。

α-1:对象是一比我高50cm以上的大型人型实体。因我感到危险,从背后对其进行了枪击。子弹命中了其后脑,但其死后与其携带物品一同消失了。

总部:攻击该人形实体前,人形实体在做什么?

α-1:我不知道。对象只是坐在篝火前面。现在想起来,它似乎在休息。而且它的服装我好像也有印象。

通信中传来细微的啜泣声。

总部:特工,怎么了?人形实体的服装有什么问题吗?

α-1:抱歉,我必须要继续工作了。我必须要加快速度。

<记录101, 通信开始: 19██/12/28 16:05>

α-1:总部,我感到我身上穿的东西又变重了。墙壁也变得越来越高。在墙壁上开洞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我感觉我的身体在一天天慢慢消失。而且刚才我还走在天花板上。我不懂。为什么我刚刚很自然而然地就那样了。而且明明可以无视障碍,却还沿着下面的墙壁走动。为什么?总部?

SCP-1926-JP-α-1仿佛啜泣的声音持续一段时间。

总部:特工,这里是总部。你为什么在哭泣?

α-1:我在谁的头脑之中?

总部:特工,请回答问题。

α-1:这样下去,我也会到墙壁另一边。

一声枪响后通信被切断。

<记录106, 通信开始: 19██/06/06 17:44>

通信开始后持续1分钟沉默。

总部:特工,请回答。发生了什么?

α-1:啊,抱歉,不小心打过去了。

此后,SCP-1926-JP-α-1的笑声持续数秒,并夹杂着小孩的笑声。

<记录158(最新), 通信开始: 20██/04/17 10:06>

α-1:总部,我现在在哪里?

通信中时而夹杂SCP-1926-JP-α-1仿佛啜泣的声音。

总部:特工,你现在位于SCP-1926-JP西方1050km地点。

α-1:我马上回去工作。我不想再接近那些孩子们了。我必须醒来。


备注:在SCP-1926-JP内昏倒后,特工███于1小时后醒来。由于经各项检查,未能检测出任何异常性,该特工在经过观察期间后回归工作。另外,为保持顺利交流,该信息并未知会SCP-1926-JP-α-1。

后记:19██/██/██,特工███在Site-81██发生的收容失效事故中殉职。目前未观察到特工███死亡对SCP-1926-JP-α-1的造成的任何明显变化或影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