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29
1929.jpg

SCP-1929-1个体,由平民“Oresmus电影”拍摄。

项目编号:SCP-192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非人类SCP-1929-1个体将被收容于美国中西部的Site-56、-66、-76的储存收容单元。收到可能为SCP-1929的报告后应送出至少3名特工组成的收容小队前去收容。研究已确认SCP-1929最通常出现在被辨识为“沙碗”的地区,已在此派遣特工建立永久研究及收容站点。在外勤中遭遇的异常个体将被带往站点。

受SCP-1929影响过的城镇将被SCP基金会人员隔离。非授权不得进入,人形SCP-1929-1个体若试图逃跑将以水炮轰击处决。镇民将不会被告知此情况,这可能导致其刺激守卫对其发起攻击。

描述:SCP-1929是于3/16/1934发生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堪萨斯州、德克萨斯州、新墨西哥州和科罗拉多州的一起事件,从中产生了SCP-1929影响区域。最初事件显现为一场巨大而猛烈的沙暴,致使多个社区遭长时间隔绝。当前共有60件物品是由SCP-1929创造或改造而成,分类为SCP-1929-1被基金会持有。三座城镇被摧毁,其余四座遭严重破坏。这些区域构成了当前的SCP-1929影响范围。

居住在区域内的所有人类遭遇身体变化,其身体部分变为类似某种家养动物,或变成由沙尘组成。当地居民报告称其身体上受影响肢体有一种持续的“瘙痒”。居民无法进食饮水,但仍能感觉到饥渴带来的不适。失去部分肢体的个体报告仍能感受到被截去肢体的疼痛。此外,数名失踪居民似乎在沙暴中遇难,其部分身体与当地野生动物同化。自2/11/1934以来这些城镇附近2km的范围内再未有过降雨。

带入SCP-1929影响区域的食物、饮品会被沙尘覆盖包裹,并在接触人类时自动变干。在进入3小时内没有人类接触将导致蝗虫从食物中窜出。这些蝗虫会持续啃食镇民和建筑直至死亡。蝗虫群会在SCP-1929影响区内人口较少的区域游荡,有时攻击SCP基金会人员。

部分镇民的身体完全转化为沙尘、沙粒、土壤并与其接触的物体相融合。已发现过人类、猫、犬、农用器具的合体物。须提醒人员不得向这些生物提供水,这会使其被消灭。特工若遭遇人形SCP-1929-1个体骚扰可申请耳塞。

1929-2.jpg

对象的肺在尸检中被发现填满沙粒。

居民被注意到变得极为孤僻,一直留在家中,仅在被请求采访时冒险前往基金会站点。对这些人员的检查显示其外层皮肤完全被尘土覆盖,此外还有尘土覆盖在其身体内部。部分年龄极大或极小的居民因有大团沙土堵在食道和肺中而无法说话。此外,12名SCP-1929-1个体的部分身体被替换为血液、沙土和水的混合物。所有受 SCP-1929影响的人员在受伤后体内流出的都是沙粒而非血液。

其他异常事件也曾发生,通常伴随小型的局部沙暴。房屋可能在一夜间变为破损状态,或被随机移动到镇上其他位置。镇民的部分身体会变为沙后崩解,之后重新出现在其他受影响城镇。建筑可能移动到其他受SCP-1929影响的区域,或消失很长一段时间。居住建筑会突然出现又消失,进入移位建筑内的特工将被推定为已损失。在这些建筑内发现的人员报告对在出现前身处何方没有记忆。此外可能听到已被报告失踪的居民所发出的人声。要获取SCP-1929城镇内异常活动的完整列表,参见附录1929-C。

SCP-1929的效应在基金会潜伏于当地气象部门的人员接到报告后被注意到。最初其提出了与SCP-165大幅出没极其类似的事,虽然之后进一步的异常调查显示并无关联。人员在前去调查后发现数名被SCP-1929转化过的人居民,在在被要求提供证词时,居民给出了相互矛盾的报告,从看见一个人站在沙暴外到有非人形生物被掩盖在沙尘中等等。

附录1929-A:基金会特工抄录的通话记录。电话是在最初事件中从SCP-1929影响区域内打出:

<开始记录>

接线员:你好,这里是-

拨叫者:嗨,听着!有场风暴要来了,但不是-

接线员:Frank,是你?出什么事了?

拨叫者:有个人!在我屋外!

接线员:谁,本地人吗?是Jacob?

拨叫者:<因干扰造成的未知扭曲声音>

接线员:Frank?

拨叫者:他……<噪声>不……<噪声>……靠近了。

接线员:你认出来是谁了吗,Frank?

拨叫者:没!他看起来……很糟糕。我觉得他受伤了。他一瘸一拐,或者时动时停,之类的。

接线员:那就让他进门,不能让人瘸着腿在外面等风暴。

<传来噪声,还有三个模糊的声音>

接线员:Frank,你在吗?

拨叫者:<远处>[他]应该看着那条路。

接线员:Frank?

10分14秒过去,可以听到风起的声音。接线员多次尝试确认对方状况,没有回应。

未知:……呼吸,Frank。没事的。我们不需要打架。

<记录结束>

附录1929-B:对当地居民D████ ██████的采访。

受访者:D████ ██████

采访者:Boyd博士

<开始记录>

Boyd博士:能告诉我事件发生时你的状况吗?

D████ ██████:好吧……我刚从镇上回家,想找更多的活做。Mary和Albert在睡觉,但我真的不想……我太害怕睡不着。所以,我在外面走了走。

Boyd博士:然后发生了什么?

D████ ██████:(点头)我正靠在门边就听到声响。又一场沙暴,从东边来了。但……不一样。就是……比沥青还黑,声音听起来像狂吠的猎犬。我马上进屋,锁了门,在卧室守着Mary和Albert。我们等着风暴过去。

Boyd博士:过去了吗?

D████ ██████:……没有。它继续着,继续肆虐……过了好几天。没有要好转的迹象。手上头发上全是沙尘而且弄不掉、成块且凝结住,沙暴前我从未见过这等事。Albert……耶稣啊,沙子跑到他眼睛里了。看不见东西,但他告诉我们还在看,但他们把眼睛拿走了。上帝保佑他,它们把他的眼睛拿走了。

Boyd博士:它们?

D████ ██████:外面的怪人……它们要拿走眼睛、皮肤、声音……它们想要这些。我们一发痒,它们就拿走装进篮子里,留我们在沙里干掉。我们不聪明,但我还是知道那是什么。

Boyd博士:好吧,谢谢你-

D████ ██████:所以,你们什么时候才要帮忙?

Boyd博士:什么?

D████ ██████:你们要什么时候才能让这里变回原状,变回之前?。

Boyd博士:这正在-

D████ ██████:你以为我们喜欢这么活着?这些被上帝抛弃的沙尘在把所有人变成泥土!手臂像泥巴一样散掉,然后还是能感觉废渣里每一次痛苦的翻滚,你懂这是什么感觉吗,你不懂!所以帮帮我们!难道我们不是人了还是怎样?

<记录结束>

附录1929-C: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