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39
SchalecoVolksempfangerVE301W1933detail.jpg

SCP-1939

项目编号:SCP-1939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939必须被储存于一个3m x 3m x 3m米的隔音收容单元内正中央的桌子上。房间由一个密码锁作为保护措施,内部同时设有其他的家具包括两个录音机(一主一副),以及一个标准欧式插座[CEE 7/4(德用“Schuko”16A/250V)]。仅限经2级人员或者Site 76主管允许下的人员进入SCP-1939收容措施,并且该人员必须准备完全隔音措施。除非被拆卸或者用于测试,必须保证至少有一定人员用于接收翻译并且转录SCP-1939播放的所有广播,尤其是新闻广播。

描述:SCP-1939是一个大约用语二十年代晚期至三十年代初期的民用录音机。其大小为45cm x 32cm x 25cm,并且内外部零件均为德国制造。相比较于其他根据该项目外部特征而断定出的时间线内的产品而言,项目的没有任何不同寻常之处,即便如此该项目无法与任何该项目的(猜测 译者注)生产厂家的在1920至1953年,被两名USAF人员在一栋位于[已编辑]的由于北约防御扩张计划而拆除的民用建筑内找到的年份,的产品列表内任何其他的一种商品完全相匹配。该项目的内部结构与该项目的估计生产时间段内的其他一般民用收音机的内部结构大致接近,尽管内附的生产编号不与任何该时间段已知的收音机编号类型相符。所有将SCP-1939内部部分零件转移到其他收音机或电视已确认是否可以继承该项目的特异性均告失败

一旦通电,SCP-1939可以接受到一些德文站台内含新闻,音乐以及国家规划等内容,目前所有的站台都未曾或者有可能播放任何该项目所在播放的内容。无线电三角探测法未能查明这些节目源,同时在所有波长扫描中的结果都证明无法检测到该项目使用的无线电频率。尝试使用军用等级的ECM设备的干扰也未能阻止SCP-1939接收特异信号,同时把将项目深埋于无线电波理应无法穿透的地下的尝试一样以失败告终。当断电时,SCP-1939失去异常能力并停止接收任何信号传输。

所有该项目播放或者提及的音乐以及音乐家均在其他任何媒体内无法找到。随着对于音乐以及新闻事件的报道的跟踪,基本已确定播报员不存在或存在于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时空中。引起注意的新闻事件包括:阿道夫希特勒,大德意志帝国的元首于1963年的逝世以及葬礼;《Sternsegler号》的Hans Dietl与Christoph Mueller于1974成功登月,标着第一次载人登月成功;以及在1997年位于柏林和莫斯科的纪念《东边战争》胜利五十周年庆典活动。

在收听过由特工假扮的学生,以制作学生电影的幌子,带来的该项目播报出的政治研究记录录音之后,历史学家指出其带有明显的国家社会主义的主题和修辞,以及一些极具有历史意义上的纳粹党成员的引用。在1959年由一名音频工程师检查时发现的一段演讲录音证明演讲者的声纹与约瑟夫戈培尔有高达99.4%的相似度,尽管该演讲稿无法在任何其他资料库内找到。

暴露于SCP-1939的播报内容的人员的精神会受到明显影响。██████博士指出负责维护SCP-1939的管理人员在正确的遏制措施采取之前有明显较低的缺勤率以及不服从率,同时显著提高了工作满意度。

从D级中选择了对立性极强以及有暴力反抗史的人员做的对照试验中显示,有78%在长时间暴露于SCP-1939之后降低了抵抗以及挑衅性,并变得极为顺从/服从。该效应对于不会德语的对象一样有效,并且证明长时间的暴露会导致更强的特异效果。在实验终止之前并没有发现该效果的极限程度,尽管研究人员指出在取消暴露时,该效应强度以及遗留时间会缓慢下降。

此外,68%的被影响的对象将会改变其政治信仰,并开始明显程度的支持社会国家主义政策以及其信仰,对象是否拥有过政治信仰。对象会变得:明显赞同支持削减公民自由(尤其是对种族和宗教的少数民族),国家控制与私人经济活动的监管,激化了对象对于自身的种族优越感,以及使用军事力量对其他民族或族群以强加国家社会主义概念下的政治秩序。该效果似乎只发生在暴露SCP-1939本身所播放的广播中,所有其广播录音在其他的装置没有任何特殊效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