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4
4-16-2011%20crow%20pic.jpg
在最後蛻變階段的SCP-194-1

項目編號: SCP-194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任何SCP-194的案例需抑制在Site-43的鳥籠裡。包圍鳥籠的地區需圍上圍欄,圍欄與鳥籠之間需保持至少五十(50)米的空間。SCP-194需每天以死老鼠餵食,從SCP-194掉下羽毛可以在餵食期間收集。只有未曾經歷有孤獨或內向經驗的人員方可負責餵食SCP-194。任何SCP-194-1案例需抑制在Site-43裡、被鎖上的地底卧室。卧室會使用稻草布置,同時亦會使用天花燈代替太陽。SCP-194-1需以與SCP-194相同的飼料餵食,同時必須在飼料裡額外加入SCP-194的羽毛。SCP-194-1不會有任何時間和SCP-194接觸,除非SCP-194-1完全轉化成SCP-194。任何人員禁止在訪問或████████████博士的安排以外,與SCP-194-1互動。任何人員如果與SCP-194或SCP-194-1進行未授權的互動,必須接受強制性心理評估。

描述: SCP-194外表上與Corvus corax或其俗稱渡鴉相同。牠們的行為亦與大多數渡鴉相同,不同的是比起一般渡鴉,更適應人類的存在。SCP-194不會遠離人類,除非人們明顯威嚇牠們。同時,已知在方便牠們行動下,牠們會棲息在人類頭頂。牠們的飼料和普通渡鴉不同,比起穀物和種子,牠們更喜歡吃肉。

大量SCP-194會聚集在內向的人附近,尤其是反社會型傾向或很少、甚至沒有欺負別人的人身邊。一部分SCP-194 會跟隨沉默的人身邊,聚集在他們的屋舍或工作地方,同時亦會跟隨那些人到他們的目的地。長時間和SCP-194接觸的人,會逐漸變成SCP-194-1。暫時沒有證據證明這種影響會發生在其他動物身上。

SCP-194-1會瞬速發展出反社會型性格障礙或孤立心態,視乎他們缺乏以上哪一種特質。SCP-194-1傾向忽視工作和交際,會花更多時間專注在SCP-194上。如果SCP-194開始換羽,SCP-194-1將會收集牠們的羽毛並食用。一旦SCP-194-1開始有進食羽毛的習慣,他們開始變得偏食,甚至絕食。他們的體重亦大幅度減少,即使如此,依然自願挨餓。

大約開始食用羽毛一(1)星期開始,SCP-194-1身體開始蛻變。他們的肩胛會發展出突起的骨頭,皮膚和肌肉組織亦因為骨頭的延長而生長。在二十四(24)小時後,突起的骨頭繼續生長,形成中空的骨頭,四肢接合成類似鳥類的翅膀。在此期間,『翅膀』開始明顯生長出羽毛;這些羽我亦有可能隨後才長出來。所有曾接受訪問的SCP-194-1形容蛻變是相當痛苦,同時上背部周圍出現內傷亦是相當常見,這可能與營養不良有關。.

當那個不具飛行能力、與翅膀相似的附屬肢體完全長成, SCP-194-1會開始昏睡,並且花大量時間休息。他們亦開始逐漸沉醉並模仿SCP-194,並且對人類的干擾產生敵意。SCP-194-1的體重繼續減少,並且出現更多身體上的轉變,先是脊椎急劇萎縮,然後四肢亦開始萎縮,骨頭重新塑造,最後黑色的羽毛覆蓋全身,包括之前沒有被覆蓋的部位。如果SCP-194-1能生存至完結階段(在觀察到的蛻變中,有70%是致命的),SCP-194-1會完成蛻變成SCP-194。測試表明,在將SCP-194-1與SCP-194隔離情況下,蛻變可以延遲長達六(6)個月,但是當SCP-194-1的『翅膀』發芽後,便沒有辦法暫停或逆轉蛻變,除了將SCP-194-1殺死。

訪問紀錄194-3
受訪者: D級人員6754,正經歷SCP-194-1的蛻變

訪問者: ████████████博士

前言:與其他樣本不同,6754-D是較坦率的受訪者。不過,與其他様本相同,在整個訪問以及任何一次說話中,6754-D的說話語調顯得單一。

<開始記錄,██/██/████>

████████████博士:早晨。

6754-D:(停滯)…早。

████████████博士:今天我想和你談談有關SCP-194.

6754-D:這不是牠們的名字

████████████博士:(停滯) …那你會怎樣稱呼牠們?

6754-D:牠們是我的鳥群。我的惡報。我的主人。吃腐肉的兄弟。[*4]任何你喜歡的名字,但絕不是數字。

████████████博士:為何數字不能作為名字?

6754-D: (沉默)

████████████博士:(停滯)…為何你被SCP…主人吸引?

6754-D:牠們為了我而來,牠們承認我是牠們的一份子。

████████████博士:作為渡鴉?

6754-D:作為囚犯。作為孤獨。作為…(沉默)

████████████博士:作為甚麼?

6754-D: (沉默)

████████████博士:那我們換一個問題。為何你要吃牠們的羽毛?

6754-D:這是牠們的禮物。你沒理由拒絕禮物的。

████████████博士:為甚麼你除了羽毛以外的東西都不吃?

6754-D:不再需要其他東西。

████████████博士:…你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甚麼事?

6754-D:我現在加入牠們。我會變成牠們一份子。我會變得美麗。

████████████博士:你能否意識到大部分像你現在情況的人,在蛻變途中因為痛苦而死亡嗎?

6754-D:(沉默)

████████████博士: 你能否意識到即使你能生存,你將會和其他渡鴉一樣被鎖在鳥籠嗎?

6754-D:(沉默。6754-D不再回應任何問題。在二十分鐘後,████████████博士亦結束訪問。)

<記錄結束>

結語:看著6754-D如此沉醉於SCP-194,我建議不再允許任何D級人員與SCP-194接觸。我亦同情所有變成SCP-194-1的人員,雖然我不肯定在蛻變中生還後,他們還保留多少智慧。同時,我不希望冒险看到一群有智慧、知晓基金会信息的鸟逃脱。─████████████博士

意外報告194-1:在 05/09/████的1300,一群渡鴉飛到Site-43並降落在SCP-194的鳥籠,並且在它上方棲息。其中一個纏在鳥籠入口大門的鐵絲網並開始推移門柄。接近的安全人員對聚集開火,令一群渡鴉惊飛。一(1)隻渡鴉死亡,一(1)隻在治癒傷勢後被鎖在鳥籠,及至少六(6)隻確認逃離。

意外報告194-2:在05/09/████的1500,特工Andersson進入SCP-194鳥籠的圍欄範圍,利用安全人員通行證繞過中途站。他帶著一桶死老鼠,讓其他安全人員相信他是依正常流程餵飼SCP-194。他開啟鳥籠大門並開始拿出SCP-194的樣本並釋放牠們。安全人員很快便收到回報,並瞬速壓制特工Andersson及關上鳥籠。但是三(3)隻SCP-194樣本被釋放Andersson隨後被重新指定為SCP-194-1並被遏制。

意外報告194-3: 在05/09/████的2100,指定餵飼SCP-194的餵飼員█████ ███████帶著一桶死老鼠進入SCP-194鳥籠的保安地區。他前往鳥籠外面的旋轉給料機打算填滿它。紀錄顯示███████停在給料機外近一分鐘並對鳥籠內的SCP-194目不轉睛。她隨後放下桶子並移近大門。安全人員在███████開門前壓制了她。隨後的檢查及偵訊表明她受到強大的心靈控制影響,███████沒有受到進一步的懲罰下被釋放。

附錄:████████████博士,我们期望你的工作收到比现在这样更好的效果。你應該將你的心思發在更重要的地方:找出區分SCP-194和其他鳥類的方法。我們沒有足夠的資源來測試世界上每一隻雀鳥,而且你那留住捕獲並收容的個體的蹩腳工作完全沒有用。我們需要更嚴格的東西來收容牠們,而不是用可以在『家得寶』買得到的鳥籠來收容。同時我們需要更多那些雀鳥的資料,而不是變成牠們的人的資料。 -O5-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