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67-JP
yosie.jpg

████ 佳惠(照片右。1979年拍摄)

项目编号:SCP-1967-JP

项目等级:Keter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1967-JP主要异常性质在于信息危害,包括本报告书在内的SCP-1967-JP-A仅可由持有特殊安全等级的人员存取,不管拥有何种基础安全等级,任何未经认证的人员均禁止阅览SCP-1967-JP-A。SCP-1967-JP负责人员有义务向基金会人事部门每2周报告一次自身的个人信息,以判断是否能够继续进行研究。虚假的报告会导致当事人受到包括处决在内的严厉处罚。因个人生活变化导致可能满足SCP-1967-JP暴露条件者将会被调往其他部门工作。

由于仍有一部分SCP-1967-JP-A面向一般社会公开,负责SCP-1967-JP的特工人员需与政府及警察部门负责人员合作,时刻监视对SCP-1967-JP-A抱有兴趣的人员活动,并进行信息管制措施以防止SCP-1967-JP-A扩散至各大媒体。若一般市民有可能成为SCP-1967-JP-B,则立刻将其控制,并按需要进行采访或心理治疗,全天候监视其行动直至事件-1967-JP-B结束。事件-1967-JP-B结束后,当事人将会被施以β级记忆删除后释放。

描述:SCP-1967-JP是关于1980年12月15日发生的“████佳惠绑架杀人案”的各种信息(下称SCP-1967-JP-A)和暴露在这些信息之下所引起的各种异常现象的总称。

SCP-1967-JP-A指关于“████佳惠绑架杀人案”这一案件的各种信息。该案件在1980年12月18日被电视、报纸等各大媒体曝光,并被传为“不明目的的绑架”或“失踪事件”。媒体的曝光导致目前为止产生了76名SCP-1967-JP-B,均已被基金会所收容1。在基金会的信息管制之下,该案件最终被断定为是以获得快感为目的的绑架杀人,且已经侦破结案。然而,目前为止基金会扔未知████佳惠的去向及真凶。

认知到SCP-1967-JP-A的对象若满足以下2点,便会变为SCP-1967-JP-B,并经历一系列的异常现象。

  • 认知SCP-1967-JP-A时,育有未满八岁的法理上或生物学上有亲属关系的子女2
  • 十分相信SCP-1967-JP-A的真凶是与普通人类不同的异常存在3

SCP-1967-JP-B的子女将会在其8周岁生日的凌晨0点从现实世界消失。目前还未找到回避消失的方法,而消失对象的去向目前也依然未知。在其消失后,一系列事件-1967-JP-B将会发生,而事件结束后异常性质即会消失。使用D级人员的实验表明,就算在事件结束后仍持续满足SCP-1967-JP-B的条件,新获得的子女身上也不会发生任何异常效果。

SCP-1967-JP-B的子女消失1到6个月后发生的异常现象统称为事件-1967-JP-B。其开始时间的时间·空间分布并没有任何规律性。所发生的异常现象及出现物品主要有:

  • 20至30次拨打人不明的无声电话。电话通常打到SCP-1967-JP-B家中或其手机上。
  • 在SCP-1967-JP-B家半径300m之内出现子女消失时所穿的鞋或者袜子,只有一只。
  • 在SCP-1967-JP-B家中出现疑为赤狐(Vulpes vulps)的动物足迹。
  • 在SCP-1967-JP-B的钱包中出现子女喜欢的零食的包装纸
  • 在邮箱中发现用HB铅笔写有文字的报纸。详见后文。
  • 在事件-1967-JP-B即将结束时接到一通电话。详见后文。

所出现的物品的材料并不含有任何异常性质,但由于这些物品违反物理定律在突然之间出现,因此判断它们的出现过程本身便是异常现象的一环4。所出现的物品之中,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写有文字的报纸。报纸上的文字语焉不详且充满暗示,但总是含有只有SCP-1967-JP-B本人或搜查人员知晓的信息。以下为报纸上所写文字的示例。

bbb.jpg

所出现的一张报纸。用铅笔写有文字(1996年拍摄)

文字示例:SCP-1967-JP-B-2-34(1981/03/13回收)

今天 在道口里 捉迷藏
吃的年糕 后面 粘着一只老鼠
听见了 狐狸的 叫声
████5 今天是 捉迷藏的鬼
神社的后面 有一面镜子 藏着骨头
骨头 骨头 好好吃

文字示例:SCP-1967-JP-B-2-41(1981/06/08回收)

[无法辨认]
明明学过习 却不会写字了
[无法辨认]为什么
明明 天神大人 [无法辨认] 祈祷
大家 变成了 普通的老鼠
老鼠 必须要 全部咬死

事件开始1到6个月后,SCP-1967-JP-B将会在家中或者在手机上接到一不明人物打来的电话。该不明人物称作SCP-1967-JP-X。SCP-1967-JP-X的声音通常被评价为“不清晰”“仿佛电子音”,难以推测其性别或者年龄。SCP-1967-JP-X时常自称是与案件无关的第三者,然而其所有通信的TDMA框架均以不明手段加密,截止2018年基金会还未能追踪到其信源。

通话示例:SCP-1967-JP-X-48(1982/01/25记录)

<记录开始>

SCP-1967-JP-B-48:喂?

SCP-1967-JP-X:是██████6的父亲吗?

SCP-1967-JP-B-48:是的。

SCP-1967-JP-X:我和██████捉迷藏,但是没找到他。你知道他在哪吗?

SCP-1967-JP-B-48:哎? 你是谁?是██████的朋友吗?

SCP-1967-JP-X:啊,██████咬了OBOBORI7。快点来接他。

SCP-1967-JP-B-48:你是谁?██████在你那吗?在哪里?

SCP-1967-JP-X:[传来多种哺乳类动物的叫声。无法判断确切种类]

SCP-1967-JP-B-48:喂!

SCP-1967-JP-X:老鼠必须咬死。

<记录结束>

SCP-1967-JP-X除下文所述事例之外从未表明自身所在或身份,通话结束后便会单方面切断电话。该次通话标志着事件-1967-JP-B的结束,一系列异常现象就此终止。

附录1:收容时间线:1967-JP

附录2:事件报告:1967-JP-2(需4/SCP-1967-JP级特殊安全等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