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7

项目编号:SCP-19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97必须由当地研究小队Beta-5“绿手指”(Green Thumbs)进行维持。从SCP-197之中生长出来的植物不能够在没有得到车间、 Kingsley博士的允许以及没有合适的文档之下进行移出。从SCP-197之中移出的植物要进行监控并且有必要的话要进行回收。

为了保持隐秘性,SCP-197已经被搬空并且废弃了。在当地执法部门的协助下,该建筑以及周边许多的建筑已经被定为非法。在当地的安全人员每周要检查上述房屋,并且移出所有的植物材料。对于火的使用是不被推荐的,除非是在能够促进清除所有在SCP-197之中找到的蔬菜。除草剂的应用应该建立在一个月一次的基础上,来防止未来的所有有可能的自然生长。

描述:SCP-197是一座坐落于████ █ █████████,████████,██的植物苗圃以及温室。现在该地点已经废弃,虽然之前的收容措施是想要把这里保持苗圃的原状。SCP-197的大部分异常性质都是存在于其作为温室的玻璃建筑结构之中的,但是在将其废弃之时已经进行的研究表明SCP-197有着对于周围环境的一种共鸣式的广泛影响,并且已经表现出了与SCP-197本身一样的恶化形态。

所有在SCP-197之中生长的或者是之后移植进入的植物界生物都会出现额外的属性,包括自我认知、感知觉醒、智慧出现或者是获得移动或是语言的能力,尽管它们根本就没有神经系统、大脑、感知器官、声带或者是肌肉组织。

在那其中生长的植物还会获得更快的生长速度和延长的生命。只能在一夜之中开放很短的一段时间的被子植物,在SCP-197之中就能会获得持续性的开花状态。从SCP-197之中移出的植物将会停止表现出异常的状态,但是仍然保持了它们的耐受性以及完全的生命。

移除出SCP-197而失去了它们自身智慧的植物将会在重新被移植进入SCP-197的时候以没有发生任何人格性转变的方式重获智慧。除了很少的例外,这些植物看起来并不太看重它们本身的智慧,并且总是热切地想要离开SCP-197,虽然他们不能以与它们同类生物一样方式以外的方式去感知外部的世界。

所有被SCP-197所赋予感情的植物都表现出了对于基金会人员和其他生命形式的积极个人性格和感情,即便是一株在实验197-63之中被使用的肉食性植物“西摩”也是如此。SCP-197的值班通常是作为一种奖励和疗法给予那些刚刚结束了一段压力巨大的研究或者是刚刚经历了一段创伤性的经历的特工和研究员,因为和这些被赋予了生命的植物的互动总是被广泛地描述为放松。

最近在Kingsley博士的指示之下,对于SCP-197的测试加入了将SCP-197之中种植的植物分发给周边区域的项目。在环绕SCP-着197的贫穷社区之中马上观察到了正面的影响,这包括犯罪率的下降和平均生活水平的上升,这也在SCP-197被定为非法之后观察到了逆转的效果。Kingsley博士的理论指出这应该是SCP-197自身在社区和植物之间建立了一个抚养共生循环导致的结果。

附录:对于SCP-197的测试和维持在事故197-a644之后就停滞了。Dahila Kingsley被斩首的尸体在暖房之中被发现了,她被斩下的头在被发现的时候就已经被放在一个被藤蔓所环绕的空花盆之中。Dahila是Kingsley博士的女儿,也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的植物学家,在她死亡的时候她正单独在SCP-197之中。那株藤蔓植物为这起谋杀负责,它将这个行为比作摘下一朵美丽的花,并且没有表现出懊悔,虽然它对于Kingsley博士的反应和幸福做出了担忧。所有从SCP-197之中分发出去的植物都被回收并且毁掉了,那些在SCP-197之中的植物在一被移除出SCP-197就毁掉了,除了那株藤蔓,[数据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