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73
1973.jpg

失踪两个月前的SCP-1973-1车组成员。

项目编号:SCP-197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973周围半径100米的区域均以低压电网围起以防公众靠近。每两星期须检查电网一次。SCP-1973-1的车组人员应当在附近的住宅单元居住,并且拥有一级权限。出于安全考虑,不允许车组人员逾越周围的防护电网。SCP-1973-1本身也要被安置在车房设施中的一个封闭区域内。作为预防措施须有一名守卫进行全天候看守。

描述:SCP-1973为坐落于美国[数据删除]州的一片极度泥泞且永恒泥泞的田地。人员进入这片田地不会产生任何异常现象,但是经过多次试验已证实交通工具(无论有人驾驶与否)会在2-5小时内完全陷进地里。下陷时间与运载工具的质量和大小无关。至今为止从SCP-1973脱出的交通工具SCP-1973-1为隶属于美军第五装甲部队第三分遣队A连“黑骑士”的一辆M48A3巴顿主战坦克,在采访车组人员时发现了问题。自从回收以来从未传出过SCP-1973-1及其车组人员有任何异常行为的报告。二者皆与同龄对应的人或物状况相似。

采访记录-1973

受访者:Keiler中尉(已退役)

采访者:研究员█████

前言:作为SCP-1973-1(或者以他的叫法,“Jeannie”)的指挥官,Keiler中尉作为最适合接受采访的人被选中。在解除精神病学的评估以及其后续的抗抑制剂程序后,除了深层的次要创伤后精神紧张性精神障碍症状之外,他被认定为心理健康者。

开始记录,1103 12/07/1993

采访者:Keiler中尉……

Keiler:Ray,你可以叫我Ray啦,博士。

采访者:好的,Ray,你的名字已经被列入了战斗中失踪人员名单中,你知道吗?

Keiler:是的,我被告知了这件事。

采访者:这件事也可以解释为由于你的“经历”你不能再回到军队中或是“正常”的生活中去了,你有所觉悟吗?

Keiler:哼,是啊,他们也告诉了我这个。

采访者:好的,谢谢。现在,你能将发生于██/██/████那天的事件描述一下吗?

Keiler:好的,一开始那只不过是一场定期军事演习战斗。我们给那群低等兵提供步兵支援,我想大概是在Ben Het地区附近,啊没错就是那附近,然后就在他们召集雷公[美国空军战斗机]来收拾残局的时候,我们开始调头穿过这片稻田离开。

采访者:发生了任何不同寻常的事情吗?任何稍微脱离了常规的事情?

Keiler:没。我真没留意,我的意思是似乎根本就没啥不寻常的啦![笑]所以啊,当我们碰到那个世上一切泥坑之母的时候那真是地狱般的悲惨啊!我看到那些废物一直淹没到坦克的圆顶盖上,真是让我好一阵痛苦万分哪!天哪那个稻田真他娘的深!末端整个都埋进去了,我估计最多再来个3、4尺我们就彻底陷进去了。不过嘛,结果我估计错误了不是吗?

我们一直在下沉,直挺挺地下沉,势不可挡。就在泥巴要没过踏板的顶端而且还完全没有要停止的趋势的那时候,我扣紧了舱口,告诉他们等着出去就好了,我才不想让那稻田里的水灌进来你懂得,等个M88[武装救援车]或者别的啥的无线电通信大概就行。我们蹲在Jeannie这里面[深情地拍了拍SCP-1973-1的侧边]等了大概有多久来着,三小时?随着时间过去空气变得非常干燥,我都快开口说“跟坦克一起下地狱吧!”然后把坦克开起来了。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完全沉了下去,但是我知道坦克是真的陷得很深。接下来,突然发生了倾斜,然后就完全回到了水平的状态。于是我对那个小家伙说:“去看看外面什么状况吧。”他看了,叫我们也去看。我们看了看,天哪,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看到的东西。就像一个机修工湿漉漉的梦境一样,天啊它还绵延了好几英里。

采访者:你能详细描述一下吗?

Keiler:我、我不知道,成千上万的车子,成千上万,就像在无边黑暗中那些个该死的星群。我们在漂浮,或者是那些车子在漂浮,不过更有可能是都在漂浮。找不到参考点,只有我们和那个,诶我觉得大概是太空。耶稣啊,我们在那里面度过了漫长的时光。我不知道我们在那里漂浮了多久,但是那肯定比我能想象的更久。我们见到了那他娘的普通坦克兵一辈子都没法见到的景象,我得告诉你,那是个博物馆和科幻电影的集合体。我看见了一辆破旧的T型车,好几打雪佛兰和凯迪拉克,老装甲车还有那个东西,那个不像我见过的任何车的东西,到处都是曲线和阻力板,就像是《2001:太空漫游》里的东西一样。

采访者:真是恰当的描述呢。

Keiler:是啦,我觉得。那些车里面有人,但是他们的动作就像是在糖浆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里游泳一样,都是慢动作。然后,就像我们突然到了那里一样,我们突然开始下坠,坠落到那一大群汽车之下。我们看见有些别的车也在下落,但是它们最后只是消失在虚空中。我们不断穿过黑暗,然后突然就亮了,然后就是蓝色的[数据删除]填空,我们就像窜出地面的海豚一样。那是个美丽的时刻,我以为我再也不会见到地面了呢。

我看着他们睡着或是昏迷什么的,我是说我的车组人员,一个接一个的睡了过去。然后也轮到我了。然后就是我和你们这些人在一个仓库里面了!
[笑]真是经历了一场盛大的冒险才回到家,不是吗?

结束记录,1213 12/07/1993

结语:回收‘Jeannie’的地点被特别指定为SCP-1973,Keiler的解释说明了其他类似的‘虫洞’的存在,目前正在探索存在一个连结虫洞的网络的可能性。‘Jeannie’的车组人员(特此指定为SCP-1973-1)对于把他们监禁在site██的举动表示了担忧,但是同意了留下来。危险程度可被视作最小。

附录:由于随后的地形改变以及相关的如此大规模的物理变动所产生的危险,对于越南‘虫洞’所在地的搜寻从04/09/2001开始被推迟。对于其他可疑地点的查证也由于现况和物理上的位移而难以进行。使用示踪装置追踪试验车的移动的尝试也毫无成果,而且也无法回收试验车。

“基督啊!你们这群家伙还在找那玩意?找到那个狗娘养的稻田就跟在堆成小山一样的干草堆里找一捆稻草一样困难,你还不明白吗?”
-Keiler中尉,SCP-1973-1指挥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