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8
holdingcup.jpg

SCP-198目前的样子

项目编号 : SCP-198

项目等级 :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 SCP-198被放在Site-██的一间安全房内,由武装安保人员看护以防止未经允许的接触。SCP-198需要被放在一个被24小时摄像监控的,密封上锁的箱子里(规格为0.5 m x 0.5 m x 0.5 m),其钥匙需被放在安全的地方,并只能被安全等级为3或以上的人员接触。不管怎样的情况之下,任何基金会人员都不能拿起SCP-198。所有对SCP-198的拿取均需通过远距离机械操作或是由D级实验对象进行。

考虑到事件198-A以及事件198-B,项目等级被提高至Euclid,而收容协议198也(因此)被制订出来。SCP-198所在的箱子现在必须放在一个电子秤上,该电子秤连接至该房间内的,拥有备份电源的警报系统。任何质量方面的变化都将表明收容失效,Site主管须立即实行收容协议198(详见下文)。

描述 : SCP-198自从19██年被收归基金会名下以来已经变换了多种样式。自获得以来,SCP-198已经被观察到拥有数十种不同的形式,其中包括发泡胶杯,█████████牌子的玻璃啤酒瓶,███ and ████-████牌的铝制汽水罐,一个特大个的烈酒杯,上面写着“一杯龙舌兰啊One Tequila两杯龙舌兰啊Two Tequila三杯龙舌兰啊Three Tequila地板Floor”,一个上面有着撕掉一半的█████商标的塑料水瓶以及[数据删除]。这些形态通常看起来都装着一些该形态容器所应该装有的液体。

目前,SCP-198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白色陶瓷咖啡杯,外表均匀分布着纵向的蓝色条带。其当前形态并没有制造者的标记,外观也没有别的特殊细节。该物体抵御住了所有对摧毁它或是取样研究而进行的的尝试。在非活动状态下,SCP-198可以盛装如预想的240毫升(8液体盎司)液体,就像任何一个标准咖啡杯一样。

该物体平时并无反常行为,除非有一个活人拿住SCP-198。在SCP被拿住大约2-5秒钟之后,它将立即通过某种未知,但对人来说很痛苦的方式连结到持有者的手上(一只或两只)。实验对象报告说与SCP-198相连结所带来的疼痛是“烧灼的”或是“燃烧般的”感受,虽然外界的观察者或器械并不能检出任何热量。手套或是其它在物品与手之间的障碍物并不能阻碍连结过程,只要实验对象还能够握住SCP-198。拓展性测试显示连结似乎是在分子水平上的,并在持有者死亡之前是十分稳固的。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方式能打破这种连结,包括切除持有者手指或手部在内,因为任何在实验对象腕部以下造成的伤口都瞬间回复了。进一步对SCP-198对持有者手臂的回复作用范围的测试正在审批当中。

一旦连结形成,SCP-198中的任何液体都将消失,容器将莫名其妙地自下而上被一些液体或是半固体填充,直到这些物质达到容器顶端为止。该液体或半固体是因人而异的,但在迄今为止每次实验中都是某些体液或人类排泄物。这些物质包括有人类唾液、汗液、血液、胆汁、尿液、粪便、粘液,[数据删除]以及两种或两种以上这些物质的混合物。

当SCP-198被填满之后,持有者将快速脱水或/并消瘦,变得越发营养不良直至死亡,如果不做些什么来阻止的话,这种情况(死亡)将在24小时内发生。摄入普通食物、液体或是静脉注射营养物根本无法逆转或是减慢这种过程。之前的实验显示实验对象获得营养的唯一方式是服用SCP-198的内容物;然而,脱水和消瘦的稳定过程速度依然没有变化,这迫使实验对象需要通过几乎是持续不断地服用大量内容物来保证生存。在内容物被服用=或是像经常的情况-被倒出容器,SCP-198将继续自动盛满自身。实验对象曾通过服用排泄物的方式坚持了70小时,直到屈服于疲惫或是拒绝继续服用杯子的内容物为止。这必然导致了死亡。

当持有者死去之后,与SCP-198的连结将被切断,该物品再次能够被操作。在大约75%的实验当中,SCP-198将在连结切断时立刻消失并几乎是同时在一个附近的平面上再次出现,似乎倾向于出现在同一间屋子的桌子或架子上,并转换成一个新的形态。SCP-198大约有90%的再次出现发生在已死的持有者附近,但它有几次被观察到出现在另一间附近的收容室内,观察室内,以及有一次[数据删除]考虑到这种情况的灾难性后果,当处于SCP-198的收容或实验室附近时需要万分小心。强烈建议基金会人员不要把饮料或容器带到SCP-198收容室的100米范围内,即便物品并不在研究中处于活动状态。

SCP-198是被基金会在在德国的███████的一间地下掩体中发现的,该掩体此时刚刚被一群建筑工人于无意间发现。对这家建筑公司中的奇怪行为和死亡现象的报告使得这物体受到了基金会的关注。特工██████,在抵达位置之后,发现了数具极为瘦弱的尸体,有些很新,有些的死亡则已经相当久远了。由于没有注意到这些尸体的死因和可能的SCP,特工██████(仅仅)封锁了该地区并开始等待增援。在特工错误地从工地的一张桌子上抓起一瓶“未开封的饮用水”时,SCP的特性被显示了出来。当增援抵达时,他们发现,极度激动的特工██████正在呕吐,并挣扎着想把一个装着新鲜的[数据删除]的杯子从他手上弄下来。特工██████在之后的地区清理过程中自尽。

事件报告 198-A:

日期: ██-██-20██
地点: Site-██
事件描述: 在大约下午2时15分,正在SCP-198所在收容室相邻的一间观察室工作的研究员John ██████伸手去拿他以为是他那瓶冰红茶的东西,结果被连结到看似乎是SCP-198的那个瓶子上。研究员██████立即通报了Site主管,后者检查了收容室198,并发现SCP-198确实从箱子里消失了。自从上次对SCP-198进行的实验结束起,三个多月间SCP-198并没有任何反常行为。研究员██████被Site工作人员所采访,并被通过饮用SCP-198内容物的方式来维持生命达31小时,直到他最终拒绝继续饮用杯子里的内容物为止。

事件报告 198-B :

日期: ██-██-20██
地点: Site-██
描述: 在大约早上8点整,保安员Albert ████ ████停> 下工作,并开始在一间事后被证明在SCP-198收容室下方三层加两条走廊开外的一间休息室里泡一杯咖啡。在伸手去从休息室的冰箱里拿“一瓶奶精”之后,这位保安发现自己被和SCP-198相连结。Site主管被报告说可能发生了收容失效,并发现 SCP-198的箱子是空的。保安员████████接受了采访并选择自尽而不是饮用SCP-198中的任何内容物。

在事件198-B之后,Site主管立即认定项目等级应被提升至Euclid,而收容协议198也被制订出来以应对将来的收容失效事件。

收容协议 198:

在监测到SCP-198的收容失效之后,收容协议198应被Site主管立即执行。当连接在SCP-198所在电子秤的警报器被触发之后,Site-██将被封锁,所有人员应立即避免与任何饮品接触并从设施中撤出,直到SCP-198被定位并被妥善安置。

相关实验报告请参阅实验报告198-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