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8-DE

项目编号: SCP-198-DE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98-DE被收容在Site-DE30的一个5x3x3m的人形异常收容室内。进入SCP-198-DE收容室的通道安装有两(2)个20厘米厚的钢制安全门和一个气闸。对SCP-198-DE的测试必须由穿着AP安全服1的D级人员在收容室内进行。 SCP-198-DE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得与其他人类进行身体接触。在对SCP-198-DE的收容室进行维修时,指派的维护人员必须一直穿着AP安全服直到离开收容室为止。

描述: SCP-198-DE的外观形似一个有着完整的胡须的30岁的男人。它重约30kg,高1.90m。研究表明SCP-198-DE没有血液和重要器官。 SCP-198-DE似乎具有一定的智能,能够回答一些简单或略复杂的问题(可以在附录DE-198-1中查阅访谈记录)。当看到人类或动物时,它会做出非常具有攻击性和抗拒合作的反应。当SCP-198-DE与另一生物进行口腔接触时,它会变成粘性状态,试图进入并固定在受害者的气管中。如果它成功地将自身固定在气管中,它会使受害者窒息而死。在受害者死亡后,SCP-198-DE会使宿主的身体液化。该过程结束后,宿主的身体将恢复为固态,并变化为SCP-198-DE原本的外观。后续研究表明,SCP-198-DE在此过程中完全吸收了受害者。推测SCP-198-DE这样做以维持自身长期存活,因为一段时间后它的体重会减轻。

SCP-198-DE也可以产卵。尚不清楚SCP-198-DE如何产生或产下这些卵。这些卵被指定为SCP-198-DE-1。 SCP-198-DE-1个体有蓝色的外壳,其上有绿色的斑点,直径约10厘米。SCP-198-DE-1实体孵化3天后会产生外观与SCP-198-DE相似的约40厘米高的类人生物。这些生物被指定为SCP-198-DE-2。 SCP-198-DE-2个体没有任何SCP-198-DE的异常能力。 SCP-198-DE-2个体在5小时后完全长大。目前尚不清楚其如何做到这一点。在它们完全长大后,SCP-198-DE将会开始与他们进行口腔接触。一种假设认为SCP-198-DE只有在一定时间后没有发现新的受害者时才会产出SCP-198-DE-1个体。

附录DE-198-1:

受访对象: SCP-198-DE
采访者: Dr. von Gerald

前言: Dr. von Gerald通过对讲机与SCP-198-DE对话。

Dr. von Gerald: 你好,SCP-198-DE。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

SCP-198-DE:……

Dr. von Gerald:我将你的沉默视为肯定。现在开始。你有名字和姓氏吗?

SCP-198-DE: 你是说我吗?

Dr. von Gerald: 是的。

SCP-198-DE:嗯……我叫Harald, Fuchs。

Dr. von Gerald:很好。你几岁?

SCP-198-DE: 我不知道,朋友!

Dr. von Gerald:请不要叫我“朋友”。

SCP-198-DE: 好吧。对不起。

Dr. von Gerald:那么,让我们继续。下一个问——

SCP-198-DE开始尖叫并做出攻击性行为。

Dr. von Gerald:(向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发生什么事了?

SCP-198-DE花了几分钟时间冷静下来。

Dr. von Gerald:嘿!回答我的问题!

SCP-198-DE: 是-是的,你可以……继续……我只有在……见到别人……时才尖叫……

Dr. von Gerald: 好吧……我们可以继续采访吗?

SCP-198-DE: 是的,可以!

Dr. von Gerald: 好吧,你有母亲吗?

SCP-198-DE:当然!我妈妈曾经是一个有爱心的女人……

Dr. von Gerald:怎么了?她还活着吗?

SCP-198-DE: 不……我……我是如此爱她……我们现在永远在一起。

Dr. von Gerald沉默了一分钟,提出下一个问题。

Dr. von Gerald: 嗯……即使你没有器官,为什么还要吃东西?

SCP-198-DE: 为了获取能……呃……

Dr. von Gerald:为了获取能量?

SCP-198-DE: 没错!

Dr. von Gerald:好的,你是以正常的方式出生的吗?

SCP-198-DE::是的,我是。就像我家人一样!

Dr. von Gerald:好的,你知道你出生在哪里吗?

SCP-198-DE:是的,我出生在下萨克森州的一家医院。

Dr. von Gerald:你的父母有与你一样的能力吗?

SCP-198-DE:不!我是唯一可以这么做的人。

Dr. von Gerald: 你的孩子呢?

SCP-198-DE:什么?你的计算机说,我是我们“物种”中的最后一个!

Dr. von Gerald:嗯……嗯,是的,我当然是计算机!我不是人类。

SCP-198-DE: 人类?

Dr. von Gerald:这次采访结束了!我们明天再谈……

SCP-198-DE:好吧。

注意:到目前为止,基金会尚未能够使用从SCP-198-DE口中获得的信息来研究SCP-198-DE。

附录DE-198-2:
此处列出了使用SCP-198-DE进行的许多测试。

测试对象 结果 笔记
一头牛 SCP-198-DE与牛发生了口腔接触。 SCP-198-DE似乎也可以对动物使用其异常能力。
D-1242 SCP-198-DE与D-1242进行了口腔接触。 D-1242用剧烈的咳嗽抗拒了SCP-198-DE的影响。 SCP-198-DE在附着到气管之前可以被抵抗。
一根香蕉 SCP-198-DE吃下了香蕉。 SCP-198-DE可以吃掉食物,但尚不清楚是否可以对植物使用异常能力。
玩偶娃娃 SCP-198-DE试图进入玩偶的气管中,但没有成功。 SCP-198-DE似乎无法区分人类和类似人类的物体。2
越障运动 SCP-198-DE尝试越过障碍物,但没有成功。 SCP-198-DE似乎不能越过障碍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