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83

项目编号:SCP-1983

项目等级:Keter (推定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哨站54(Outpost 54)已围绕着SCP-1983周围的土地建立起来并伪装成一个化学工厂。“厂房”建筑将作为机动特遣队Chi-13 Choir Boys的兵营使用。所有进入哨站54的入口应随时有人守卫。人员应参阅文件1983-12中的官方说法来应付有任何好奇心过于旺盛的平民。

根据Chi-13协议,所有机动特遣队人员必须有坚定的宗教信仰。所有弹药箱内必须存有银质或镀银的子弹。应一天24小时对SCP-1983-1的前门进行监视。守卫应与任何出现的SCP-1983-2实体交战。所有人员不得接近超过预定测试协议规定的SCP-1983-2的5米范围内。

更新:在事件1983-23后,已授权关闭哨站54。一支骨干小组将留下继续监视SCP-1983是否有进一步活动。用来准备对抗SCP-1983-2实体的武器已存放在哨站54的武器库。

描述:SCP-1983-1是位于美国怀俄明洲███████郡的一栋单层农舍。它于1968年在一系列表现为“撒旦”仪式的可怕谋杀后被废弃。详情请参阅SCP-████捕获记录。

SCP-1983-1的前门,当打开时,似乎拥有空间异常现象。除了SCP-1983-2实体之外,无论物质还是光线都没有被观测到从门道中泄漏出来(尽管该异常现象会发出热量)。

SCP-1983-1可以通过其他入口进入,包括窗户,后门,以及在SCP-1983-1后打开的任何入口。尽管如此,前室(front room)似乎不存在于SCP-1983-1内部。应连接到前室的门全部连接到建筑内的其他房间。在SCP-1983-1的内部和外部进行的测量数值是不一致的。从SCP-1983-1内部打出的应该通往前室的洞通往了SCP-1983-1外部附近的围墙,但是都中止于门道两端10尺处。试图从外部往SCP-1983-1的前室打洞遭遇了同样的异常现象,尽管没有观测到有SCP-1983-2实体穿过它们。由于可能增加潜在出现的SCP-1983-2实体的数量,对墙体的进一步破坏被O5下令禁止。

SCP-1983-2是一种1.8米高的双足怪物。他们拥有模糊的人形,且整个都是黑色的。他们拥有极高的侵略性并会攻击任何看到的人类。当一个SCP-1983-2实体与人类接触,他们通过伸出上肢攻击受害者的胸腔,但不会对皮肤和组织造成任何表面上的伤害。通过未知方法,他们在之后抽出受害者的心脏从而杀死了他。一旦得到人类心脏,该SCP-1983-2实体就会回到SCP-1983-1。

一边祷告一边发射银子弹是唯一已知的杀死SCP-1983-2的方法。祷告的内容和祷告者的信仰都不重要,只要祷告者足够虔诚。一旦一只SCP-1983-2被杀死,其尸体似乎会“蒸发”,只留下一层硫磺。

SCP-1983是在███████郡附近发生一系列神秘死亡事件后被发现的。基金会调查者遭遇了SCP-1983-2实体并追踪它们找到了SCP-1983-1。

附录1:一支来自机动特遣队Chi-13的小队被派遣穿过正面的门道去调查异常现象。他们没有回来。尽管如此,在他们进入后不久,前门出现了,并关上了(或者说和门框合上了,这门并不是出现在墙上)。没有再出现SCP-1983-2实体。

附录:第二支突击小队进入SCP-1983-1来确定第一支突击小队的命运。他们没有回来。门没有关上。之后不久就出现了新的SCP-1983-2,特工Morris进入了门道,在那之后不久前门关上了。

附录3:在1989年5月23日,D-14134带上了一台闭路摄像机,这台摄像机通过一根25米的绳索连接到一台监视器上。他被指示检查尽可能多的地方,并在之后试着返回。当他穿过门道后,摄像机的信号中断了。绳索被拉紧,随后崩断了。

数小时后,SCP-1983-1的异常现象消失了。在内部,发现了数名特工的干尸,以及文件1983-15,由在异常现象中的特工写下的重要SCP报告。内容如下:

项目编号:等待编号

项目等级:Keter。上帝保佑你。

特殊收容措施:你要死了,你这个可怜的杂种。

这不是一个威胁。我是特工Barclay。我就在这倒霉东西里面,我告诉你,如果你在这里?你就死定了。我可能已经死了。

所以废话少说。让我们说说收容措施。这只有一条。关上该死的门。你无法再回去。你可能已经试过了。不过我们知道他们可以出去,如果他们够努力的话。这就是我们怎么发现这个该死地方的原因。希望你进来时已经带上门了。当我们放弃离开这里时,我们就把门关上了。如果你没有关上门,那就转身回去把门关上。这是你现在的第一要务。你无论如何都死定了。至少在死前做点好事。

描述:所以,这就是故事。告诉我你已经听过了。基金会接到报告在美国的Bumfuck有麻烦。奶牛和野生动物神秘的死去。有些人失踪了。当发现了一具尸体时,尸检显示其心脏失踪了。不是切开割走的,不是撕开拿走的,就是没了。胸腔内部空空如也。

他们在附近找到一些黑乎乎的家伙在游荡。基金会的首脑似乎之前见过这些东西,知道怎么杀死它们。银子弹,并在射击时向神祷告。逐字逐句的。通过某种原理,这可以产生作用。不一定非向神祷告,不过你最好不要找比他弱的。

在见过巢穴之后,我不能再祷告了。

无论如何,基金会发现了了问题的源头。Bumfuck里的某几间房子。自从yadda yadda,谋杀,祭仪,仪式,类似的玩意儿,已经有数年无人居住在那了。主要的问题是,那些玩意儿从前门出现,一支小队进去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不过在那之后,怪物也没出现。一个理智的人会说,这就够了,盯紧这玩意儿,干掉任何会动的家伙。不过这是基金会。

无论你是来自哪个特遣队的精英特工,可能是Sequrer Nos,可能是Choir Boys,就像我。你冲开门并冲进去,这就是事实。你有大麻烦了。

起居室已经够糟糕了。那里是它们抓住O'Brien的地方。它们进入了房间,忽然他就翻身倒地,他们中的一个用……我想是爪子?拿走了他的心脏。

它们在这里不是很明显。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它们就像影子一样。远离光源。我知道那听上去很蠢,不过想想。有光的地方,影子会更强。它们有优势。当漆黑一片时,它们变得模糊。它们才很难碰到你,而且它们(又)看不清。我认为它们是通过你的影子找到你的。我不知道,我只是认为这个可能性很大,我是说真的。

你可能已经试过从门出去了,不过如果你没这么做,别这么做。它通向更糟糕的地方。那里没有怪物,不过……Jone离开房子太远,然后我向上帝发誓,他就开始融化了。某种东西从他身上弹出来,之后……你要知道的就是他没能再回来。那就是我们关上门的原因。

之后,我们开始穿过房子。当初我们维持着光源,在我们搞懂这些事之前,我们中的三个就那样死了。不过我们对周围有了一个大致了解。

这个地方?很大。它不只是个农舍。它像……它就像它们偷了很多地方碎屑和碎片,并把这些东西拼在一起。有些碎屑看起来像公寓,一些看起来像购物中心,有一个地方我发誓就像我以前的高中。一切的一切,连瓷砖图案都一样。

还有一些碎屑不是用……东西组成的。是黑的,就像影子物质,而且大部分都在照明良好的地方。如果灯光可以透过去,你就可以把手穿过去。我不建议这么做。我们就是这么损失了Torres的。什么东西抓住了他,把他拉了进去。那个洞对他的头来说太小了,不过最终他还是被拉进去了。

所以,远离光源区,但是在黑暗中注意你的脚步。

当然,无路可逃。我们也发现这点了。你找到的任何门,都只是通向这个精神病院的另一个房间,或绕回来,很显然我们无法在这里存活。所以你能做的就是等着饿死或它们中的一个抓住了你。选择很丰富,恩?

还有一件事你可以做。我没能做到,不过也许你可以。这不会让你活下来,我不这么想,不过这……我认为很重要。我很确定某些人想要,或者说某些东西想要到外面去。而且要假定每个人都足够聪明到进来时都带上门了。

所以,我找到了一个方法来阻止那些玩意儿。就是巢穴。

我只见过那东西一次,只有一小会。我们在它们中的一个拿到Denning的心脏后跟着它。它拿着心脏进入了一个我估计是这地方的中心的房间。全部都是影子一样的物质,而我想它们把一切能找到的光源都带到这里。日光灯,手电筒,蜡烛,随你怎么叫。它们中的一些在我们观察时还带来了更多。无论如何,在中间,有一堆心脏。只是被扔成一堆,但是每一个心脏都被撕开。它们把Denning的心脏扔在心脏堆上,并开始殴打心脏,心脏开始跳动,并剧烈晃动。随后心脏裂开了,而它们中的一个从心脏里爬了出来。它努力晃动着,慢慢变大并在之后开始工作。总的来说,就是它们把心脏打裂,但是心脏还在跳动。我发誓我感觉我的胸口一阵疼痛。

那地方还有影子。我不是说怪物们,我是说真正的影子,人的影子。只有那里没有怪物。他们来自心脏。在怪物孵化时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影子,并开始试着脱身,但是它没成功。

那时我开始逃跑。我受不了了,你明白么?我不是被训练用来应付这些狗屎的。我听见背后其他人的声音。我不知道如果他们让我停下,或是那些混蛋怪物抓住了我会怎么样,不过我们跑散了。我找了一个不错的,黑暗的壁橱,并躲藏到现在。我用小手电筒书写,并在听到有东西靠近时关掉灯。这还挺管用,到目前为止。

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我的枪里还有一些子弹,不过我没法再祈祷了,我是说真的。特别是在我看过巢穴之后。不过你,如果你发现了这个,你一定也是个特工。也许你比我要强。如果你能的话,去把巢穴毁掉。毁掉每一个心脏。如果你做到了,也许能杀死它们。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事了。你可能在这么做的时候死掉,不过你无论如何都死定了。所以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我会试着把报告带到起居室,并希望你会在那里发现它。之后我要确保它们不会用我的心脏来制造另一个怪物。

祝好运。Morituri te salutant(拉丁文:赴死者向你致敬)。

推定该SCP已经被D-14134所摧毁,因此他死后被追授了基金会之星(Foundation star,这是唯一授予D级人员的两枚中的一枚)。根据文件1983-15上的信息,可以推定该异常并非小范围现象,根据上文的信息,更多的资源被用于试图寻找类似事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