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83

项目编号:SCP-1983

项目等级:Keter (推定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哨站54(Outpost 54)已围绕着SCP-1983周围的土地建立起来并伪装成一个化学工厂。“厂房”建筑将作为机动特遣队Chi-13 Choir Boys的兵营使用。所有进入哨站54的入口应随时有人守卫。人员应参阅文件1983-12中的官方说法来应付任何好奇心过于旺盛的平民。

根据Chi-13协议,所有机动特遣队人员必须有坚定的宗教信仰。所有弹药箱内必须存有银质或镀银的子弹。应一天24小时对SCP-1983-1的前门进行监视。守卫应与任何出现的SCP-1983-2实体交战。所有人员不得接近超过预定测试协议规定的SCP-1983-2的5米范围内。

更新:在事件1983-23后,已授权关闭哨站54。一支骨干小组将留下继续监视SCP-1983是否有进一步活动。用来准备对抗SCP-1983-2实体的武器已存放在哨站54的武器库。

描述:SCP-1983-1是位于美国怀俄明州███████郡的一栋单层农舍。由于1968年发生的一系列与“撒旦邪教”有关的宗教谋杀,此处已被废弃。详情请参阅SCP-████捕获记录。

在打开SCP-1983-1的前门时,似乎出现了空间异常现象。除了SCP-1983-2实体之外,无论物质还是光线都没有被观测到从门道中泄漏出来(尽管该异常现象会发出热量)。

SCP-1983-1可以通过其他入口进入,包括窗户,后门,以及从SCP-1983-1的后部打通的任何入口。尽管如此,前室(front room)似乎不存在于SCP-1983-1内部。应通往前室的门全部通往建筑内的其他房间。在SCP-1983-1的内部和外部进行的测量数值是不一致的。从SCP-1983-1内部打出的应该通往前室的洞通往了SCP-1983-1外部附近的围墙,但是都中止于门道两端10尺处。试图从外部往SCP-1983-1的前室打洞会导致同样的空间异常现象,尽管没有观测到有SCP-1983-2的实体从中出现。由于可能增加潜在出现的SCP-1983-2实体的数量,对墙体的进一步破坏被O5下令禁止。

SCP-1983-2是一种1.8米高的双足怪物。他们拥有模糊的人形,并通体黑色。他们具有极高的进攻性并会袭击任何看到的人类。当一个SCP-1983-2实体与人类接触,他们通过伸出上肢攻击受害者的胸腔,但不会对皮肤和组织造成任何表面上的伤害。通过未知方法,他们在之后抽出受害者的心脏从而杀死了他。一旦得到人类心脏,该SCP-1983-2实体就会回到SCP-1983-1。

一边祷告一边发射银子弹是唯一已知的杀死SCP-1983-2的方法。祷告的内容和祷告者的信仰都不重要,只要祷告者足够虔诚。一旦一只SCP-1983-2被杀死,其尸体似乎会“蒸发”,只留下一层硫磺。

SCP-1983是在███████郡附近发生一系列神秘死亡事件后被发现的。基金会调查者遭遇了SCP-1983-2实体并追踪它们找到了SCP-1983-1。

附录1:一支来自机动特遣队Chi-13的小队被派遣穿过正面的门道去调查异常现象。他们没有回来。尽管如此,在他们进入后不久,前门出现了,并关上了(或者说和门框合上了,这门并不是出现在墙上)。没有再出现SCP-1983-2实体。

附录2:第二支突击小队进入SCP-1983-1来确定第一支突击小队的命运。他们没有回来。前门并没有关上。不久之后,由于在出现了新的SCP-1983-2实体,特工Morris进入了门道。在那之后不久,前门便关上了。

附录3:在1989年5月23日,D-14134带上了一台闭路摄像机,这台摄像机通过一根25米的线绳连接到一台监视器上。他被指示检查尽可能多的地方,并在之后试着返回。当他穿过门道后,摄像机的信号中断了。绳索被拉紧,随后崩断了。

数小时后,SCP-1983-1的异常现象消失了。在内部,发现了数名特工的干尸,以及文件1983-15,由在异常现象中的特工写下的重要SCP报告。内容如下:

项目编号:等待编号

项目等级:Keter。上帝保佑你。

特殊收容措施:你就要死了,倒霉的傻逼。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我是特工Barclay。我就在这栋傻屌建筑里面,而且我向你保证,如果你也在这里,那你同样死定了。在你看到这篇报告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了。

想从这里脱身是不可能的,所以让我们直接说说收容措施吧。其实这他妈的只有一种方法:关上那该死的门。你无法再回去。你也许已经试过了。那些东西倒是可以从这里出去,虽说可能要耗费一些力气。毕竟这就是我们发现这个该死的地方的原因。希望你进来时已经带上门了。当我们放弃离开这里时,我们就把门关上了。如果你没有关上门,那就转身回去把门关上。这是你现在的第一要务。你无论如何都死定了。至少在死前做点好事。

描述:所以,前因后果是这样的。你估计已经听过了。基金会接到报告说在美国的Bumfuck有麻烦。奶牛和野生动物神秘的死去。有些人失踪了。当发现了一具尸体时,尸检显示其心脏失踪了。不是切开割走的,不是撕开拿走的,就是没了。胸腔内部空空如也。

他们在附近找到一些黑乎乎的家伙在游荡。基金会的一些高层似乎见过这些东西,知道怎么杀死它们:用银质子弹,并在射击时向神祷告。不开玩笑,就是字面意思。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会有用。无所谓是哪个神,但是你他妈的最好认真一点。

然而在看到那些东西的巢穴之后,我就无法再祷告了。

无论如何,基金会发现了问题的源头。是Bumfuck里的某几间房子。自从一些乱七八糟的关于邪教仪式和血祭谋杀之类的傻逼玩意儿之后,已经数年没有人住了。主要的问题是,那些东西会一直从前门出来。一支特遣小队进去尝试解决问题,但再也没有回来。不过在那之后怪物也没再出现。一个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大概会觉得这样就够了,只要盯紧这里,干掉任何会动的家伙,就不会有事。但基金会显然不会这么想……

无论你他妈的是来自哪个特遣队的厉害特工,可能是Sequrer Nos,也可能是Choir Boys,如果你像我一样开门并冲了进来,那你就完他妈的蛋了。

客厅已经够糟糕了。那里是它们抓住O'Brien的地方。那些家伙进入了房间,他就突然翻身倒地,他们中的一个用……爪子?拿走了他的心脏。

那些东西在这儿很难用眼睛去分辨。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它们就仿佛是影子一样。你必须要远离光源!我知道那听上去很蠢,不过你仔细想想,在有光的地方,你的影子便会边界分明,十分明显。但当漆黑一片时,你的影子就变成糊糊一坨,不那么明显了。所以那些东西就几乎碰不到你,也看不清你。我认为那些东西是通过你的影子找到你的。但说实话我并不确定,我只是觉得很可能是这样。

你可能已经试过从门出去了,不过如果你还没这么做,别去想它。那会通向更糟糕的地方。那里并没有太多怪物,不过……Jone离开房子太远,然后……我发誓!他就开始融化了。东西不断从他身体里爆出来……总之他没能回来。那就是我们关上门的原因。

之后,我们开始穿过房子。当初我们维持着光源,毕竟一开始我们还不懂。我们中的三个就那样死了。不过我们对周围有了一个大致了解。

要问这个地方如何的话,我只能说它很大。它不只是个农舍。它像……就好像那些东西从各种地方偷来了零零碎碎的空间残片,然后把这些空间随意拼接起来。有些地方看起来像公寓,另一些看起来像购物中心,还有一个地方绝对就是我高中的一个旧壁橱!一模一样,连上面的格子图案都一样。

还有一些残片不是用……东西组成的。是黑的,就像影子物质,而且大部分都在照明良好的地方。如果灯光可以透过去,你就可以把手穿过去。我不建议这么做。我们就是这么损失了Torres的。什么东西抓住了他,把他拉了进去。那个洞对他的头来说太小了,不过最终他还是被拉进去了。

所以,远离光源区,但是在黑暗中注意你的脚下。

当然,无路可逃。我们也发现这点了。你找到的任何门,都只是通向这个傻逼房子的另一个房间,或绕回来,很显然我们没法住在这儿。所以你能做的就是等着饿死或直到那些东西中的一个抓住了你。丰富的选择,恩?

还有一件事你可以做。我没能做到,不过也许你可以。这不会让你活下来,我不这么想,不过这……我认为很重要。我确信必须有人这么做,不然那些东西迟早会跑到外面去到处祸害。

这个地方是由从各种地方窃取的空间残片拼凑而成的,因此肯定有很多其他的门。我们关上了我们看到的每一扇门,但是如果又有的门被打开了,而基金会又没有及时发现呢?妈的……基金会的人甚至根本不知道关门这档子事儿,我只希望他们能发现每当有人进来之后,那些东西就不会再出去了。当然,前提还是进来的人足够聪明,知道要把门关上。

所以,我找到了一个方法来阻止那些玩意儿:找到他们的巢穴。

我只见过那东西一次,只有一小会。我们在它们中的一个拿到Denning的心脏后跟着它。它拿着心脏进入了一个我估计是这地方的中心的房间。全部都是影子一样的物质,而我想它们把一切能找到的光源都带到这里。日光灯,手电筒,蜡烛,随你怎么叫。在我看着的时候那些东西还在把更多光源带进来。在房间的中心,有一大堆的心脏。每一颗心脏都被撕开,扔在那里被堆了起来。那些东西把Denning的心脏丢了上去,心脏便开始跳动,并剧烈颤动。然后它便撕裂开来,那些东西的新成员便努力从心脏里爬出来。它晃动着,慢慢变大并成型。贼恶心的是,心脏明明被撕裂了却还在一个劲儿跳动。我发誓我感觉我的胸口一阵剧痛。

那地方还有影子。我不是说怪物们,我是说真正的影子,人的影子。并没有实体而凭空产生的影子。那些影子是从心脏里产生的。在之前那只怪物孵化时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影子,并开始试着脱身,但是它没成功。

那时我开始逃跑。我受不了了,你明白么?我不是被训练用来应付这些傻屌玩意的。我听见背后其他人的声音。我不知道究竟是他们让我停下,还是那些混蛋怪物看到我们了,不过我们终究还是跑散了。我在黑暗处找到了一个大小正合适的壁橱,并躲藏到现在。我用小手电筒书写,并在听到有东西靠近时关掉灯。到目前为止这还挺管用。

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我的枪里还有一些子弹,不过我没法再祈祷了,我是说真的。特别是在我看过他们的巢穴之后。不过你,如果你发现了这个,你一定也是个特工。也许你比我更坚强。如果你能的话,去把巢穴毁掉。毁掉每一个心脏。如果你做到了,也许能杀死它们。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事了。你可能在这么做的时候死掉,不过你无论如何都死定了。所以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会试着把报告带到客厅。希望你会在那里发现它。之后我要确保它们不会用我的心脏来制造另一个怪物。

祝好运。Morituri te salutant(拉丁文:赴死者向你致敬)。

推定该SCP已经被D-14134所摧毁,因此他死后被追授了基金会之星(Foundation Star,这是唯一授予D级人员的两枚中的一枚)。根据文件1983-15上的信息,可以推定该异常并非小范围现象,根据上文的信息,更多的资源被用于试图寻找类似事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