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9
fern.jpg

SCP-199

项目编号:SCP-19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已在Site-19建立SCP-199的种植园,以进行研究和收容。种植园位于一个通风的收容间中,带有适合植物生长的人造光和自动灌溉系统。天花板上覆盖着一个能破坏SCP-199-2的带电加热栏。在收容间周围建造了法拉第笼,以阻止SCP-199-3的发射。

任何在收容间外发现的SCP-199或SCP-199-2都将被烧毁或用除草剂杀灭 。

描述:SCP-199是一种膜蕨科植物。SCP-199与丝状蕨类植物毫无关联,但对温度、湿度、污染和外部受损等更具耐受性。该植物的根茎可以附着在大多数固体表面上生长。SCP-199的外观与叶状苔类植物相似,但其假叶是特有的。

SCP-199的前端会形成直径约10厘米的囊状物,命名为SCP-199-2。最终,它们将充满由SCP-199产生的氢气,随后与主体分离,并飘至空中。SCP-1992-2最终在海拔一英里处漂浮,并开始成熟。在此期间,SCP-199-2将以每小时一个的初始速率发射SCP-199-3,发射速率随着SCP-199-2的成熟而逐步加快。一旦SCP199-2成熟则会爆炸,并释放其内容物。

在大多数情况下,SCP-199-2是中空的,其爆炸不会产生任何后果。在偶然情况下,SCP-199-2的爆炸将释放种子,而种子最终将成长为SCP-199的新个体。

SCP-199-3是SCP-199-2产生的无线电信号。所有的无线电信号的内容,都由一名使用普通话的高音男性,给出由SCP-199-2的观测结果和SCP-199-2本身的“状态报告”所组成的“分析报告”。通过对SCP-199-2的分析表明,由于大多数SCP-199-2个体是中空的,并不存在无线电信号源或音源。

SCP 199似乎在受污染的环境中长势良好,这意味着它高度适应生存于人口稠密地区。此外,SCP-199对大多数农药都具有抗药性。SCP-199在烟囱旁、大城市的花园和工厂中最常见。

SCP-199最初是在西安市居民报告称气球状物体与旅馆相撞,并干扰了无线电设备后发现的。SCP-199-2的来源则是在市中心的一块土地中发现的。已经在数座大城市中发现SCP-199的存在,其中包括纽约、洛杉矶、旧金山、北京和东京。

SCP-199-3:音频分析

附录:09/21/2018,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居民报告了由50多个SCP-199-2个体的集合所组成的“云”。在特遣队对此作出回应之前,所有的个体同时发生爆炸。SCP-199-2没有释放种子,而是释放出一种酸性的黏液,对一个路口造成严重破坏,并造成三人死亡。而此次事件在事后被一则持续声称“SCP-199-2来源于生物恐怖袭击”的流言所掩盖。

此次事件的源头被确定于位于伊斯坦布尔郊区的SCP-199种植地。特遣队试图用火来烧毁这些植物;然而,SCP-199与火反应并爆炸形成成酸性绿泥,五名基金会特工受伤。种植地被破坏后,经由土壤分析表明,SCP-199种植于四周前。

SCP-199的新变体已被临时命名为SCP-199-B。而SCP-199-B而在孟买、拉各斯和墨西哥城也报道过SCP-199-B的出现。

在拉各斯发现的种植地附近,部分可生物降解的塑料种子包被埋在地下。种子包的正面有一个类似眼睛的符号,其虹膜为红色,眼睛的三分之一被某种绿色物质覆盖。包的背面有一个符号,非常类似于基金会的标志,但是箭头指向相反,三个箭头的尾部与标志的内圆相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