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994
toothhand.jpg

SCP-1994-2形成早期,图像来自Dr.Yelkov的医学日志。

项目编号:SCP-199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 所有从SCP-1994-1处回收的单位需被收容于Site-93的最大限度安全收容隔间中,SCP-1994-1当前被认为未处于收容状态下1
  • 任何从SCP-1994-2处回收的个体需被收容于Site-93的最大限度安全收容隔间中,该收容隔间内配备高容量空气擦洗系统,且需两周更换一次,个人不论以任何理由进入收容隔间必须按规定穿戴危险物质装置,以防止可能的污染。
  • 从SCP-1994-3处回收的个体残骸需被控制在Site-93的高级人形收容隔间中,任何发现的SCP-1994-3个体将被转移至Site-93以收容和观察,若有必要,应准备生命支持系统以防止SCP-1994-3个体死亡。该收容隔间内配备高容量空气擦洗系统,且需两周更换一次,个人不论以任何理由进入收容隔间必须按规定穿戴危险物质装置,以防止可能的污染。
  • 此外,位于并环绕莫斯科的基金会监视系统正持续搜索SCP-1994爆发的迹象,机动特遣队Tau-13"Oral Report"(口腔报告)接受任命并被训练控制其爆发,以及协助恢复与Dr.Rasmin Yelkov相关的附加信息。

描述:SCP-1994是发现于Dr. Rasmin Yelkov的牙科研究室中的一组现象的总称。

笔记:下方通信内容被回收于Dr. Yelkov的研究室中,翻译自俄语。

  • SCP-1994-1是Dr. Yelkov于1958研发的一种血清,对回收的SCP-1994-1进行的化学分析产生了相互矛盾的结果,某些样品含有更高水平的单氟磷酸钠,另一些则含有高水平六氟硅酸,以及其他非特异性化学成分。忽略其化学组成,SCP-1994-1似乎旨在刺激上颌和下颌牙齿结构生长,使其范围超出口腔环境(见文件1994-1)。
  • SCP-1994-2是一种类似人类牙齿的钙化结构,由于使用SCP-1994-1的结果,其在人体上的生长范围已超出口腔环境,尽管其外表与人类牙齿无异,但相比而言缺少许多基本结构。SCP-1994-2不具备牙质层及牙髓组织,相反的,似乎是一块固体釉质,值得注意的是,SCP-1994-2极易被腐蚀(见文件1994-4),其腐烂后将释放一种细小的白色粉末2感染吸入者。
toothhand2.jpg

SCP-1994-2出现在角质组织上,图像来自Dr.Yelkov的医学日志。

  • SCP-1994-3是一些被注射了SCP-1994-1或暴露于SCP-1994-2产生粉末中的个体,这些注射的目的被详细记录在Dr. Yelkov的私人日志中(见文件1994-2),对象暴露于SCP-1994-1后的感染症状将经历五个阶段:

1)暴露初期:对象通过注射方式暴露于SCP-1994-1,或吸入SCP-1994-2产生的微粒,大约两周时间内,对象不会表现出感染迹象,在这期间,对象(SCP-1994-3)将经受内部细胞的生理变化,整个身体的不同位置开始出现钙沉积,细胞结构将专注于免疫反应及身体保养,慢慢开始"重组",使系统能够集合生长釉质的必要成分。

2)突破爆发:在皮肤层下生长平均两周后,SCP-1994-2将首次从因其生长而破裂的皮肤中出现,包裹在囊肿当中,这些"痘"最初只在四肢出现,之后将逐渐扩散至其他部位,如头部,脖颈,后背,腹股沟等。对象在这些个体被触碰时感到痛苦,并拒绝任何从他们身上移除SCP-1994-2的企图3,SCP-1994-2的生长和扩散将导致对象新陈代谢水平下降。

3)成熟封装:最初接触约五周后,含有SCP-1994-2的囊肿将爆裂并露出一颗成人牙齿。一旦如此,这些牙齿将永久附着在SCP-1994-3的皮肤组织上,且只能通过外科手术4移除。此外,该阶段认定标志为爆发部位快速扩张,随着越来越多的SCP-1994-2个体成熟,囊肿将很快覆盖对象的四肢,并开始出现在软组织,如口腔上颚、内耳、肛门及阴道口、眼球组织等。

4)衰落腐烂:经过平均八周的成熟期后,SCP-1994-3全身将被一层SCP-1994-2覆盖。然而,完全成熟5后不久,所有表面上的SCP-1994-2将开始快速衰落病变。这些个体未暴露于通常造成这种病变的酸性口腔细菌之中,因此其持续腐烂的原因当前是未知的。SCP-1994-2的完全腐烂6是极迅速的,往往不超过衰落迹象出现后的七天。在此期间,SCP-1994-2将释放一种细小的白色粉末并在空气中逗留,其影响效果已在前文说明,传统的空气擦洗已被证明可有效地将该粉末从空气中清除。

5)末期终结:一个SCP-1994-2自然产生并成熟的周期之后,SCP-1994-3的身体将被腐烂物完全覆盖,对象将很快终止活动。由于大量腐烂物质覆盖身体,免疫系统削弱状态,无法通过任何方式(通过皮肤或嘴)摄取营养,对象总是在衰落开始大约两周内死亡。SCP-1994-3的尸体需被焚烧,以消除空气中残存的SCP-1994-2生成颗粒。

发现过程:1959年,全部SCP.-1994在基金会特工与GRU部门"P"的共同努力下于苏联被找到。收容时共发现了九名SCP-1994-3个体,其中七名已因其先前的病情死亡,剩余两名仍处于腐烂活跃期。Dr. Yelkov下落不明,但仍回收到了其遗留下的大部分笔记和日志。

由于本次突袭,5名基金会特工和3名GRU-P操作员暴露在SCP-1994-2空气传播的粉末当中,一旦SCP-1994的影响开始显现,这些人员将被指定为SCP-1994-3并于Site-93接受测试。

对回收到材料的分类研究显然表明,许多SCP-1994-2和SCP-1994-1个体已被转移至未知地点。


研究笔记及文件:以下文件被回收于基金会特工突袭Dr.Yelkov的实验室时。

文件1994-1:Dr. Rasmin Yelkov的私人日志

文件1994-2:人体实验001

文件1994-3:人体实验004

文件1994-4:人体实验019

文件1994-5:未标明日期的记录

相关站点: Site-93
相关收容小组: Mobile Task Force Tau-13 ("Oral Report")
相关SCP项目: SCP-478 "牙仙"
相关同行组织: GRU-P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