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09
Mold.jpg

一个 SCP-2009-01个体,之前为D-998120-W.

项目编号: SCP-2009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SCP-2009-02样本将被收容于生物站点98的冷藏BSL-4-标准柜中。若需用作测试或采访,一名D级人员将被暴露于三克SCP-2009-02下。在暴露后,受感染人员将被收容于BSL-4-标准收容间至少九天,之后它将被视作一个新的SCP-2009-01个体. 使D级人员感染SCP-2009-02必须事先经由至少两名4级人员批准。
在测试期间, SCP-2009-01个体将被收容于一BSL-4-标准收容间内,温度保持在10° C,房间内的湿度将被保持在0%. 基金会人员在与SCP-2009-01互动期间穿着A级防护服,并在互动后接受充分消毒。在测试或互动完成后, SCP-2009-01个体将被消灭并焚毁。
医疗设施、新闻媒体和执法部门将被基金会监控以确认是否有未收容的SCP-2009个体。在确认出现并评估规模后,机动特遣队Rho-8 "蘑菇猎人" 将被派出执行收容。

描述: SCP-2009-01指一种能通过孢子方式无性生殖的异常男性人形个体。SCP-2009-01个体在基因上完全一致,在其变异前也不会有任何生理异常。SCP-2009-01个体拥有完全智能并能正常参与社交直至其产生SCP-2009-02个体为止。,所有个体均自称为"Thomas Hoang"。没有个体表现出对自己的异常性质有所察觉。所有个体共享一定记忆,包括在加利福利亚州花粉蜂社区度过的童年时期和青年时期1

若暴露于温度高过20° C 且湿度大于40%2的环境下达五天, SCP-2009-01 会开始寻找一个阴暗区域,且对人口流动频繁区域附近的高层建筑区域更为偏好。SCP-2009-01的身体会开始膨胀并长出细长的角质“毛发”。这些毛发会被SCP-2009-01用于将自己吸附在附近的墙和物体上,若有可能还会通过毛发获取养分。SCP-2009-01会停止智能活动,将其所有能量用在产生SCP-2009-02上. SCP-2009-01会持续产生并释放SCP-2009-02直至其最终死于营养枯竭。

Stachy11.jpg

SCP-2009-02

SCP-2009-02是SCP-2009-01创造的微生物孢子,能感染人类。在一段通常生产过程中, SCP-2009-01能产生55 kg的SCP-2009-02. SCP-2009-02个体可通过空气传播,并通过呼吸系统感染人类。在暴露后3到4天内,感染SCP-2009-02的人员会开始经历恶心、昏睡和光敏等症状。此外感染者会自动停止社会交往、将自己孤立起来。在5到8天内,感染者的生理特征会开始变化至与SCP-2009-01相符. 这一过程会造成不同程度的不适,程度与感染者和SCP-2009-01间的生理相似度一致。感染者会察觉到这种改变,并会频繁地表现出极度的生理紧张。在8到9天后,对象的生理特征将变得与SCP-2009-01变得完全一致,其心理状态、基因和记忆也是如此。新产生的SCP-2009-01对其在转化前的生活一无所知。

SCP-2009 最初被发现时是有报告称一种未知疾病正在████ ████████镇传播, 卫生官员在███/███1998被疾控中心派往当地. 潜伏在初始反应小组的基金会特工报告称该镇已有46%的居民因暴露于SCP-2009-02而发生严重生理改变。该镇被立即隔离,感染者被基金会监管。CDC小组和小镇居民中的其他人员被隔离直至SCP-2009性质被查明。该镇于██/███1998被摧毁,并以“反常野火”为掩护焚毁。CDC小队和未受感染的居民被施以E级记忆删除,第二天被释放。所有三个新产生的SCP-2009-01个体被摧毁焚化,其余被用于测试和产生 SCP-2009-02个体以供研究。

在摧毁████ ████████的过程中,一具SCP-2009-01个体的干燥尸体被发现在████ ████████第一卫理公会教堂的钟楼上。猜测这一个体是SCP-2009-01的最初感染者,但未知其是否是最初的那个SCP-2009-01个体.

采访记录 2009-7m 11/13/1999

受访者: D-998120-W, 一名非洲女性,暴露于SCP-2009-02后四天。采访于一阴暗的BSL-4-标准收容室中进行。

采访者: Dr. Ahmedov

Dr. Ahmedov: 你好, D-998120-W. 今天感觉如何?

D-998120-W: [沉默].

Dr. Ahmedov: 若你不想合作, D-998120-W, 我可以打开灯。

D-998120-W: 恶心。我感觉恶心。我感觉想吐。全身都疼。你们给了我什么?

Dr. Ahemdov: 很抱歉。请描述一下你最早的记忆,如果你愿意。

D-998120-W: I我-啥? 如果我说了我能离开吗?

Dr. Ahmedov: 要是你说了采访就算完成,所以是的。

D-998120-W: 好吧,我那时就五六岁。我妈妈每天工作到很晚,等她回家时就之恩那个倒在卧室的椅子上睡觉了。我觉得她已经死了。

Dr. Ahmedov:你母亲长什么样?

D-998120-W: 你什么意思?她看起来和平时一样啊? 很矮,暗黄色皮肤,圆下巴。

Dr. Ahmedov: 感谢你-

D-998120-W:等等, 这是怎么…? 不对劲,怎么-

Dr. Ahmedov: 谢谢,就这样了。
<记录结束>

采访记录 2009-7n 11/15/1999

采访笔记: D-998120-W被告知任何身体不适都是接种“恶性restricula"疫苗的结果。

Dr. Ahmedov: D-998120-W, 今天你感觉如何了?

D-998120-W: 我-我感觉不好,真的。

Dr. Ahmedov: 噢?为什么?

D-998120-W: 有很多… 噪声。就像我不是我,我是很多人。

Dr. Ahmedov: 那你是谁?

D-998120-W: Thomas Hoang. 我是说,我知道我是Thomas Hoang. 但我一直记得有些事,比如我父亲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死了,还有有一次我在艺术课上拿了个C等。但是,这些…这些不是我的记忆。我来自花粉蜂,不是哥伦布。我是说,你想听听最古怪的部分么?

Dr. Ahmedov: 请说。

D-998120-W: 我记得,一些很女生的事。就像…呃,你知道吗?没关系,我什么都没说。

Dr. Ahmedov: 我想我明白了。

D-998120-W: 就像,你知道的,我对我自己和一切事都很适应,只是…这是一回事么?

Dr. Ahmedov: 不,不。对治疗的这种反应完全是在正常范围内;大概一两天你就没事了。

D-998120-W: 好吧,谢谢你博士。
<记录结束>

结语: 于██/██/1999, D-998120-W完全转化成了一个SCP-2009-01个体,在测试后该个体被焚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