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12

项目编号:SCP-201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至少一名经过训练,能熟练运用通俗拉丁语(罗马帝国早期通用的语言)的人员需随时待命处理SCP-2012。提到的人员以下使用Alpha-1代称。Alpha-1必须接受罗马帝国史培训,并且应重点聚焦于罗马帝国早期的军事学说和用兵理论。另外,该人员还应配备一副符合当时境况的,只用罗马铁匠当时技术铸造的罗马兜甲lorica segmentata。同时,该人员还应拥有一副与帝国辅助骑兵队Auxilia cavalryman相符的武器装备,这些装备也应用和兜甲相同的要求铸造。最后则需要一匹与帝国辅助骑兵队大致相符的马匹。Alpha-1应接受罗马帝国时期的骑术训练,主要是如何在没有马镫的情况下骑行。

Alpha-1同时还应接受额外的罗马军事史课程,这些课程有关于公元前110年罗马入侵不列颠诸岛的事件。Alpha-1同时还应了解奥古斯特第二军团Legio II Augsta1的标识和铭刻,包括奥古斯特第二军团的军团标识(Aquila)2的重建情况。

另一名人员,指定为Alpha-2,应拥有同样的装备,但其培训应主要集中在元首政治时期的犹太人叛乱上,尤其是巴尔科赫巴起义Bar Kochba Revolt。Alpha-2应被授予日耳曼尼亚第10军团的标识和旗帜。

第三名人员,指定为Alpha-3,同样应拥有与以上2人相同的装备,但接受的培训主要集中于公元160年的帕提亚帝国战争。Alpha-3应被授予密涅瓦第一军团的标识和旗帜。

在二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时,基金会人员应封锁位于苏格兰的凯恩戈姆山国家公园周边区域,因2012很可能在此出现,此次封锁应用野生动物调查的剧本进行掩饰。

与此相同的地区还包括位于以色列的内盖夫沙漠、以及位于亚美尼亚的Khosrov国家保护区;这些地点应严密监控,因这些地点无法进行封锁。

在一次Marian事件开始时,Alpha-1应骑马到达2012出现的地点,并且宣称自己是一名来自奥古斯特第二军团的辅助骑兵队成员。同时Alpha-1还应称奥古斯特第二军团已经已经在一次伏击之中惨遭血洗,现在的军事命令是西斯帕纳第9军团Legio IX Hispana原地待命,并就地建造防御工事以准备进行防守。Alpha-1应用尽一切必要的手段让2012认为这样的军事策略是必要的。

如果Alpha-1没有在指定的10小时窗口时间内返回,基金会将部署一支机动特遣队以暴力手段收容2012。

对Alpha-2以及Alpha-3的要求亦是如此,但他们的手段应根据所处理的地区以及他们“所属军团”的不同而进行变通和改造。

不论收容手段如何,在2012出现期间基金会应时时进行监控。

描述:SCP-2012是对西斯帕纳第9军团成员的总称,该军团是在公元100年年末从历史记录之中消失的罗马军团。该军团从历史记录中消失的原因仍然是值得考究的问题。

在每年3月开始的时候,2012将会于全球的3个地点出现:苏格兰的凯恩格木山国家公园、亚美尼亚的Khosrov国家保护区以及以色列的内盖夫沙漠。这样的事件以下将会代称为Marian事件。在一起Marian事件之中,2012的成员将会出现,一般还会伴随着部队后勤追随者以及其他罗马军团中会出现的人员。这些军团成员将会对他们所处地点感到相当迷惑,但将坚信不疑他们所处的年代是公元100年年末。

2012的个体将会四处零散出现,并且有可能在一次事件之中出现在数个地点,但在世界不同地方出现的个体没有相同的情况发生。

SCP-2012-1是对█████████ ██████ ██████████的指称,他是2012的指挥官。参与收容2012的人员应与其接触,以让他确信整个军团应就地驻扎。当2012-1在某地没有出现时,收容人员应接触另外的军官以达到同样的目的。

在Marian事件开始大约1周之后,这些个体将会忽然消失,并且带走他们所携带的所有装备。2012可能在任何时候消失,这些军团成员也不会对即将出现的消失事件或是他们本身的异常情况有所认识。

不论在每次收容事件之后失去多少成员,2012每年都将出现。这些个体将不会有上一年出现事件的记忆。

自从基金会████开始收容2012起,只有在█次事件之中使用了暴力手段进行收容。这些暴力收容的掩饰剧本一直使用的是陆军军事演习。

附录:以下是Alpha-1试图搞清2012异常性质的相关对话。基金会对以通俗拉丁文进行的对话做了翻译。

SCP-2012-1:……但现在,我还是感到很奇怪。实话实说,很多士兵都觉得不对劲。你知道,我记得我在犹大进行战斗,把犹太人一个个放倒。你能想象得到吗?我一定是疯了。我们从没有在这附近驻扎,但不论如何,我还是记得我们在那里因某种原因进行战斗。

Alpha-1:可能那只是暴动带来的压力而已。

SCP-2012-1:啊,可能是吧。尽管如此这些事情还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一些该死的蛮族牧师在开战的时候在战车上对我们大喊大叫。不知为何,我看那些战车像是帕提亚重战车,因为那上面有标志性的镰刃。我必须要眨好几次眼才能把这种印象从我脑袋里赶出去。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Alpha-1:我会为了您向阿斯克勒皮俄斯(Asclepius,罗马医神)祈祷的,长官。

在另一次Marian事件之中,Alpha-2收到的命令是直接查明2012异常性质的原因。在这起事件之中,2012-1出现在了以色列的内盖夫沙漠。

SCP-2012-1:还有不论如何,我都没法将这些事情驱除出我的脑海。那些该诅咒的被皮克特族叛徒伏击的场景。我们从未在布里塔尼亚驻扎过。我几乎想不起来任何和布里塔尼亚有关的事情,就像我从不关心是否要读读其他的征服安排一样。但我还是记得那么清楚。

Alpha-2:这的确很奇怪,长官。

SCP-2012-1:你知道最奇怪的事情是什么吗?我没法摆脱那些犹太教狂信者的幻象,还有那些帕提亚步兵军团。我从没有见过帕提亚步兵军团,但当我看到那些士兵,我就无法自制地想起他们是多么地让我想到旧时的帕提亚战争。看,这又来了。我从没经历过帕提亚战争,但它对我来说就像是一场老战役。我们自从图拉真皇帝以来就没有打过帕提亚人,但在那些记忆之中,对那些标准做出改变的不是图拉真皇帝,而是另一名皇帝,但我甚至都不认识他。

Alpha-2:我会为了您向阿斯克勒皮俄斯祈祷的,长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