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18

项目编号:SCP-201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018周围的空间应被隔离,安保人员需严加管控此区域防止公民进入。每月应有一名D级人缘被送入SCP-2018-1并带回。任何有关SCP-2018及2018-1的实验必须经过至少一名等级3的研究员批准。

描述:SCP-2018是一个在澳大利亚的[已编辑]附近存在的时空异常。上述异常由一间废弃仓库内墙上的一个长方形空间组成,每72个小时会存在1小时7分钟14秒。其另一侧是另一版本的澳洲博物馆,此处命名为SCP-2018-1。SCP-2018-1被放置在一个浮动的、半径约5km的圆地中央,其周围被高达6m的砖墙所包围。砖墙之上是与基线宇宙中类似的天空,其向四周延伸出未知距离。此大陆块漂移的原理不明。SCP-2018-1的基础构造和总体结构与澳洲博物馆几乎一致,各楼层都有一些不同尺寸的空基座存在。

SCP-2018-1进一步的异常属性只有当活的人体进入时才会显现。进入后约12分钟,一些物质与生物以及一个包含文本的金属平板会出现在空基座上,已确认这些物质和生物与进入SCP-2018-1的人类的重要记忆有关。SCP-2018-1第一层创造出的物质与生物往往基于访客童年与青春期记忆,而越往上的楼层则通常制造基于近期记忆的物质与生物。同一时间超过三位访客进入SCP-2018-1,这种异常属性将不会显现。

据观测,SCP-2018-1越久没有客人访问,其建筑损耗越快。根据给定时间内SCP-2018-1的受损程度,估计它在六个月以上未有访客时将会崩塌。需要注意的是,如果访客在访问过程中未有强烈的情绪反应,SCP-2018-1会保持其受损程度。

附录:测试日志

前言:仅记录最重要的实验结果。未删节日志需要2级使用权方可进行浏览。

测试一
测试人:特工 ██████
实验结果:生成了一只装满水的浴缸。其中有一位与特工██████拥有相同身体特征的无意识的年轻男人。
文本:用双手侵袭无辜幼儿之人不配拥有双手。
备注:特工██████声称他的姐姐在他五岁的时候企图将他溺死在浴缸里。

测试二
测试人:特工 █████
实验结果:生成了一位老年西班牙女人,她走出基座并拥抱了特工█████。她说完“感谢你救了我”后,回到基座并消失。
文本: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拯救一人的生命等同于拯救世界。)
备注:特工█████称曾救助以为与基座上女性一模一样的老人不被车撞倒。

测试三
测试人:特工████████
实验结果:生成了一个男孩,一个电视机以及SNES公司出品的游戏系统。该男孩喊出了特工████████的名字,并邀他一起玩耍。特工爬进基座与这个孩子玩了半个小时的电子游戏。这段时间内并没有发现电源。
文本:分享即关怀。朴素却真切。
备注:特工████████声称生成的男孩与他的一位童年好友一模一样。特工████████的家庭太贫穷以致于买不起游戏机,这位童年好友总是让其随意玩耍。

测试四
测试人:D-2018-01
试验结果:几位警察同时在多个基座上出现,并开始用手枪向D-2018-01开火,即使开火的声音清晰可闻,却并没有子弹被发射。
备注:D-2018-01因参与绑架、谋杀、毒品交易而被判处死刑。

测试五
测试人:D-2018-02。其被给予了有限剂量的Omega级记忆删除剂,使其的记忆在访问期间内被完全消除。对象亦有一名守卫陪同。
试验结果:数只猫与狗在基座上生成,它们在回到基座并消失前一直蹭着守卫的腿。
文本:在期待什么?我们都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备注:守卫曾经养过一些类似生成物的猫狗。

附录B:██/██/20██,一只探测队被送进SCP-2018-1以记录描绘其剩余楼层的结构。他们到达了顶层的房间,其门上写有“给探测队:请进。”打开门后,他们进入了一个巨大的房间,其中有一张摆满食物酒水的桌子。桌前有位老年的、穿着淡蓝色西装的肥胖男子,招呼他们一同享用。这些特工均没有曾与此人见面的记忆。他自称是SCP-2018-1意识的物质表现。以下是特工████与此男子(以下记录为SCP-2018-1-A)的文字记录。

<记录开始>

特工 ████:你是谁?

SCP-2018-1-A:博物馆。别拘谨,请坐下随便吃点喝点什么。

特工 ████:你到底什么意思?

SCP-2018-1-A:我的意思是,我是这个博物馆的守护神,或者说,精神守卫。我创造了这个人来与你沟通。事实上我好几个月都没人访问,我还以为我要塌了。不过现在你们每月都会送人来,我对此十分感谢。我想着该和你们聊聊。只是出于礼貌啦,至少我这么觉得。

特工 ████:这博物馆是怎么……我的意思是,你是怎么形成的?

SCP-2018-1-A:啊,我曾经是真的澳洲博物馆的守护神,我也是曾帮助守卫去保护门廊与宝物的人。如果某个守卫在工作时快要睡着,我就会戳醒他的脑子,诸如此类。作为回报,我吸收来访者观察宝物时的情感作为能量来维持我自身。我曾经很喜欢做这个,但时过境迁,我开始好奇自己能否做些别的,而不是看着人们惊叹遥远过去的事物,如今的来访者脑子里想着的和这也没什么关系。

特工 ████:然后这些想法启发你造了这个版本的博物馆?

SCP-2018-1-A:正确。作为拥有络绎不绝的来访者的地方的守护神,我体内存储着大量的情感能量,直到那天为止我都没有想过去用它。那时候我才决定离开那里去造个我自己的博物馆。
特工 ████:你是怎么知道该造什么来激发人们情感的?

SCP-2018-1-A:我能读取所有进入这个博物馆的人类的思想与记忆。

特工 ████:你还有别的能力吗?

SCP-2018-1-A:不,我能做的只有这个。

特工 ████:谢谢,我想我已经没什么要问的了,除非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SCP-2018-1-A:有。原谅你的孩子,他也许叛逆地去做你对他说的所有不能做的事情,但他依旧深爱着你。以及,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为你的在这儿的尽职尽责。

(这时,SCP-2018-1-A生成了一只带着写着“Fred”项圈的哈巴狗。哈巴狗跑向了特工████,而后者将其一把推开。)

特工 ████:你刚刚读了我的记忆?

SCP-2018-1-A:我很抱歉,我并不想激怒你,我只是想给你一个礼物。

(特工 ████和探测队的剩余成员离开了SCP-2018-1。随后SCP-2018-1因可能成为一个信息缺口而被封闭。)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