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28

项目编号: SCP-2028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Site-91已在受到影响的████ ██████之宅邸周边建立。SCP-2028个体应被保存在Site-20的一个标准收容橱中。有关SCP-2028的实验必须在至少一个拥有3级权限的研究员许可下进行。

描述:SCP-2028是一组258个内容为空的雪景玻璃球。每一件SCP-2028的底部都写有“与你的朋友梦神集团1一同将脑海中的负面情绪和思想抹消。请不要在30天内使用超过三次。为防止紧急情况发生,请勿打碎玻璃。”的字样。对这些物品的结构研究并未显示出异常。

SCP-2028的异常性质在至少一名人类对象在某个个体的4米范围内进入快速动眼睡眠2阶段时产生。对象无一例外地会体验到一个生动的噩梦。在醒来后,对象会有一种强烈的如释重负的感觉。在此后的三天内,对象会报告称其感到更快乐并更愿意参与到社交活动当中。

被使用的个体内部将被对象噩梦中的景象充满。若有人拿起这个个体并摇晃超过3秒钟,对象将会体验到一阵短暂而随机的与其噩梦相关的幻觉。在使用过的个体旁边睡觉并不会产生任何效果。如果在一个使用过的个体4米范围内说出“请重置”,玻璃球内部的图像将会消失,且个体会在被再度使用时体现出其异常性质。

在30天内使用同一件SCP-2028超过三次会以玻璃开裂的形式对其造成损伤。若同一个体在30天内被使用的次数达到大约6次,或其在碰撞中碎裂,将会导致事件2028-Alpha的发生。此事件会导致被打碎的个体周边产生规模不一的局部现实重构。上述重构的平均覆盖面积为250 m²且与被打碎的个体内部“储存”的噩梦中的事件及物理法则高度相似。几乎所有事件2028-Alpha都在几个小时后消失,其持续时间与使用者的睡眠时间相等。

SCP-2028在一名来自[已编辑]的农民████ ██████无意间打碎了一个使用过的个体时被发现。其整个宅邸都受到了事件2028-Alpha的影响。这位农民称他经常做关于因为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而被歧视的噩梦。考虑到被影响物体的不可移动性,在此房屋周边建立了Site-91。以下是在这间房屋中发现的异常现象:

  • 建筑的主体缺乏黑与白以外的其他色彩。
  • 若干性质不同的书随机地出现和消失。如果捡起任何一本书,它会开始活动,长出牙齿般的增生物,并且在没能被读完时试着啃咬拿着它的人。
  • 建筑的走廊被许多常见于学校的储物柜填充。打开这些储物柜可以发现正常会出现在学校储物柜中的一些随机物品,但其中的任何笔记本内都写满了关于校园霸凌和学习的抱怨。
  • 任何进入建筑物的动物都会被转化成物品,或被从附近表面上出现的人类手臂抓住并拖拽进该表面内。以此方式消失的动物均未被寻回。
  • 若干拥有学生、教师、保洁及保安外表的人形实体会做出与其职业相关的行为。然而这些实体的特定解剖学特征常常被诸如拖把、钢笔、粉笔、书本和椅子的物件代替。这些人形实体仅通过低沉的胡言乱语来相互交流。
  • 一个与该农民完全相同的人类个体会在建筑内部随机出现,并漫无目的地在大厅中行走。任何发现该个体的人形实体都会指向那位农民并叫来其他人形实体一同嘲笑他。
  • 一个人形实体会在建筑中游荡并一边呼喊████ ██████的名字一边自言自语。它看起来像是一个背着红色书包的青春期男孩,但其手指被钢笔所替代。这是此建筑内发现的唯一有能力进行清晰沟通的实体。它自称为J███ ████████——████ ██████的一位童年密友。此实体无法察觉到上述████ ██████的复制品。

附录:SCP-2028的第一次测试于██/██/19██展开。测试所用的D级人员因拥有与████ ██████相同的恐惧症而被选用。测试中使用的SCP-2028在可控环境下被打碎。这一行为导致了一场在8小时后消失的覆盖120 m²的事件2028-Alpha。后续的测试中使用了有着各种不同恐惧症的D级人员,但引发的所有事件2028-Alpha都是暂时性的。对于████ ██████所导致的事件2028-Alpha具有永久性的可能原因仍在研究中。

附录B:采访记录

被采访者: J███ ████████,下称“J”。

采访者:██████博士

<记录开始>

██████博士:你的名字是什么?

J:我叫J███ ████████。你是谁?你有看到████ ██████吗?他看起来和我挺像的,但是比我高,有一头短短的金发。

██████博士:我是██████博士。别担心,我见到他了,他很好。

J:感谢上帝!我以为我再也听不到有关他的消息了。这里的人说话都乱七八糟的。

██████博士:你能再多告诉我点关于你的事吗?你看起来是这里唯一能清楚交流的人。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呢?

J:我不确定。也许其他所有人对他都没那么重要,所以他们说的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至于我嘛,我只知道我之前在一个和这里完全不同的地方。然后我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再然后我就到了这里。

██████博士:你最开始在的那个地方是什么样子的?你在那里有什么感觉?

J:我不清楚。那里既亮又暗,我感觉有一条温暖而潮湿的毛毯一直包裹着我。我有时候会看到听到一些我不能理解的事情,就这样。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真实多了。我知道这听起来挺显然的,但是对我来说可是个大变化。我想它可能和什么分娩的过程比较相似吧。我现在什么都看得到,听得到,碰得到了。说实话,这有点可怕。

██████博士:你还知道什么关于这个地方的事情?

J:我没法离开。我找遍了这地方的所有出口,但是有什么隐形的墙不让我或者那些其他人离开。我向上帝发誓,我就知道这些了。

██████博士:你和████ ██████是什么关系?

J: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据我所知,我是他唯一的朋友。我们会互相谈论自己的困扰,而且一起到处闲逛。

██████博士:谢谢你能回答这些问题。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J:是的。如果你又碰到了████,请告诉他没有人会仅仅因为有个文凭就比他更好。他依然是个很爱他的家庭的大好人,这就够了。

██████博士:我会的。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