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29
IMAG0408.jpg

收容下的SCP-2029。

项目编号:SCP-2029

项目等级:Euclid(向Neutralized转化中)

特殊收容措施:SCP-2029应被储存在一个位于12号生化研究设施(Biological Research Area-12)的4级生物安全收容区域内的填有高密度聚乙烯的密封陶瓷容器中。每天都应处理SCP-2029-1中的乙酸样本。如果中和滴定显示SCP-2019-2的体积含量超过50000ppm,则SCP-2029-1将接受如下所述的中和程序。

对SCP-2029产生的颗粒状物体的中和操作应在一双腔的4级生物安全柜中进行,该柜应经过强化以经受为使物体无效化所必须的灼烧消毒过程。在将SCP-2029从收容单元转移至合适的4级生物安全柜的过程中,SCP-2029的容器应浸泡在一个容积为1夸脱的装有23%乙酸溶液的玻璃罐中。

在转移至一个4级生物安全柜中后,SCP-2029的容器将被打开,所有累积的松散颗粒状物体将被移除。在松散颗粒被移除后,安全柜中的空气将被抽除。颗粒和抽除的空气将接受10秒的氧氰焰灼烧消毒。之后,SCP-2029将被移回容器中,浸于500ml的23%乙酸溶液中,并转移回其储存位置。

描述:SCP-2029为一个占据了一容积946ml(1夸脱)的模制玻璃罐头瓶的不明年龄的鸡蛋。以上两物体被合称为SCP-2029-1。在基金会最初收容SCP-2029-1时,瓶中含有540ml的稀乙酸溶液,并几乎被一种之后被认定为未知的硫化氢的同分异构体所充满。该物质在室温下为固态,被指定为SCP-2029-2。没有异常特质可被归因于玻璃瓶与稀酸液样本,两者随后被替换为与当前收容措施中相同的物体。

SCP-2029-1被观察到通过一未知过程以平均1.73ml每小时的速率持续生成SCP-2029-2。相同的质量或体积损失没有从SCP-2029-2上检测到,此为明显的违背热力学定律的现象。虽然SCP-2029-1的总质量变化和SCP-2029-2的表现之间缺少直接关联,但是伴随着该对象的持续溶解,SCP-2029-1的总质量被检测到逐渐下降。随着SCP-2029-1的质量减少,SCP-2029-2的产量也有微小的减少。

指定为SCP-2029-2的物质与普通的硫化氢在以下几个方面有所不同。该化合物表现出了非典型的毒性以及强烈的反应活性和腐蚀性,对乃至强芳香化合物以及惰性金属也有此表现。SCP-2029-2也会极其迅速而严重地腐蚀生物组织。

SCP-2029-2在将硫和从水分子中离解出的氢转化为新的SCP-2029-2成分的过程中表现出了催化剂的作用。这一过程的副作用是释放大量不成比例的二氧化碳,其与腐蚀或催化过程都无关。这一现象被认为与之前描述的SCP-2029-1的异常性质有关。

这一效应已被标记为导致GH级事件“死亡温室”Dead Greenhouse的潜在因素,因SCP-2029-2可能脱离受控环境与大量生物组织接触(译注:生物组织中的蛋白质含硫,可被SCP-2029-2催化生成新SCP-2029-2)。这种可能性在事件2029-1后被认识到。

附录2029-1:
一段Apth博士的报告摘录详细记载了SCP-2029-2突破收容后的模拟情形。

距突破收容的时间 SCP-2029-2的复制与生成 情形
3小时 X10 PPM 紧急收容协议生效。收容区域受损。未有不良大气反应检测到。缺少无机物来减缓扩散。
2天 X130 PPM 环境受污染。SCP-2029-2将通过有机物扩散。可能的消毒措施将被颁布以阻止SCP-2029-2扩散。
7天 X5000 PPM 局部地区非宜居化。气温与二氧化碳水平急剧上升。水受到污染,极有可能出现酸雨。光盘Clean Plate协议生效。对手污染地区的彻底消毒与摧毁将受到允许。
30天 X50000 PPM GH级情形出现。SCP将变得不可收容。所有生命体灭绝。地表遭受腐蚀。大气受完全污染,二氧化碳水平达到9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