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39
valley.jpg

██-██-2003活跃状态发生后的余波

项目编号:SCP-203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基金会在研究设施-2039致力于以下两个事项:防止/最小化对该区域村庄外地区的连带伤害,并分析该现象的历史和模式。

研究设施-2039内的收容资产将被优先分配到收容或无效化SCP-2039在活跃阶段造成的连带伤害上。收容团队的次要任务是监控村庄边界,阻止平民进入其中。在活跃状态中若基金会人员判断连带伤害将可能超出村庄,收容小队将出动。对对象的直接清除被证实是不可能的;当前对象只会在与其他对象的冲突中受到物理伤害。外勤人员的努力重心将是安抚对象以防止更多连带伤害。

研究设施-2039的长期目标是发现终止该现象的方法。为此,基金会社会学/物理学专家Wilkes博士已被选中作为SCP-2039和基金会的秘密联络人。Wilkes博士假扮为一名当地医师定期上门拜访两个群体,以此收集两方团体的历史和该现象相关性质资料。由于对象有着世代定居的历史且显然无法活着离开村庄,研究员当前认为对象不会尝试离开该区域。然而一旦SCP-2039变得能离开村庄,潜在的连带伤害将不堪设想。该地区部署的机动特遣队均已被告知SCP-2039的性质,以便在必要时协助当地基金会资产抓捕、抑制对象。

描述:SCP-2039是居住在北卡罗来纳州████附近一山区中的两个人类家族。两个家族当前各居住在一条穿过两座多林小山的河流两岸。SCP-2039表现出的主要文化和行为与20世纪早期的美国西南部居民相符。两个家族各自都已狩猎和基础农业自给自足生活,使用当地材料制成的工具和武器。两个家族的成员总体上处于敌对状态,但除非遭到挑衅基本不会发起直接冲突。在采访中,两个家族的成员均宣称这种不友好状态自他们记事起就已经开始,但对这一世仇的具体起源,他们的回答大多十分模糊或极度不一致(除SCP-2039-P01给出的介绍;参见采访记录2039-P01-19获取详情)。

自基金会于1904年发现SCP-2039以来,所有这些对象均未出现衰老迹象,也没有尝试过离开其所居住的村庄。尝试强行将其带离将使对象出现极度痛苦和暴力反抗,最终因心脏骤停死亡。死亡对象的尸体在送回该区域后会在下一次活跃状态结束后复活苏醒。研究员推测,除非找到破解方法,否则SCP-2039相关现象会无限期地持续下去。

oldwoman.jpg

SCP-2039-P01在其住所,摄于1943年

SCP-2039-P是“Pike”家族,居住在南部山区。该家族有36名年龄不一的成员,居住在沿山腰而建的一系列简陋小屋和木屋里。这一家族没有明显的领导系统,但所有的SCP-2039-P对象大体会尊重家族内一位特定长者(称为SCP-2039-P01)给出的指导和建议。SCP-2039-P01是一白人女性,年龄貌似在50-75岁间。该对象自称为Dixie Mabel Pike,一般接受他人以中间名“Mabel”称呼之。

oldman.jpg

SCP-2039-W01,摄于1913年

SCP-2039-W是“Wagner”家族,居住在北部山区。不同于SCP-2039-P,SCP-2039-W的29名家族成员集中居住在山腰内一种植园式的大型家族建筑内。SCP-2039-W也有一共认的领导人(SCP-2039-W01),是一名貌为60-80岁的白人男性。SCP-2039-W01自称Blaine Randolph Wagner,一般称“Blaine”。

偶尔地,两个家族的对象会进入活跃状态,表现一种暴力倾向和试图伤害/杀死对方家族全体成员的冲动。这些对象只会在其认为家族成员遭到对方家族威胁或伤害时进入活跃状态。一旦这种情形出现,对象会变得极其不安且敌对,开始立即召集家族其他成员并使它们一起进入活跃状态。若家族内大部分成员都进入了活跃状态,它们会开始准备武器意图与对方家族展开正面冲突。这时他们所用到的武器和工具被编为SCP-2039-A。

SCP-2039-A个体在每一次活跃状态时都不相同;然而,这些个体的技术水平较SCP-2039当时所处时代而言总是时代错乱的,且一般具有异常性质。无论性质如何,使用这些武器的对象总是能完全了解其使用方式。未知对象是从家中的什么地方得到这些SCP-2039-A个体的,也不知道它们是如何具备操作这些武器的知识的。尝试在活跃状态期内观察其房屋内部将招致对象的极度敌意和暴力行为。(参见SCP-2039-A部分记录)

在活跃中的对象获取SCP-2039-A后,它们将向对方家族的居住地进发并对对方发起攻击。袭击会导致对方家族也进入活跃状态,拿出自己的SCP-2039-A开始还击。若对象在这期间被缴械,它仍将赤手空拳地继续攻击并试图以徒手搏斗打倒敌人。冲突会一直持续到SCP-2039-P或SCP-2039-W中有一方被彻底消灭(包括SCP-2039-P01和SCP-2039-W01)。在这之后,剩下的对象会撤回各自房屋睡觉,无论这是一天中的什么时候。

在12-36小时的睡眠后,所有SCP-2039-A个体都将消失,所有由SCP-2039在村庄内造成的连带伤害都将被瞬间修复,所有对象(无论生死)都会醒来,所受伤害完全消失。对象之后会继续日常生活,如同未曾发生过冲突一般。在活跃状态后立即进行的采访显示对象对之前的冲突不会有记忆,除了SCP-2039-P01和SCP-2039-W01, 这两个对象保留了自现象开始以来每一次活跃状态的记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